念头也不过一闪而逝。

可身上这道慌张却反复涤荡。符橙雀从床上爬起开了灯,先是把收纳小玩意的抽屉打开了来,细细清点寻找一番,可越找心里越慌。

没有啊,真的没有啊!

会不会在床上滚掉了呀?

她又跳回到床上搅了一搅被窝,床下用手机打着灯都看了一遍,枕头缝里也不放过。

可还是不见其踪影!

不在卧室么?收衣服时落在外头了?

她快步到了客厅,将阳台、沙发都瞧了一遍,这也没有那也没有。心中已经不可遏制的急切、烦躁起来。

她甚至钻了一通卫生间,角落里全然翻了过来,仍旧没有,到处都没有,哪里都找不到,一个手链而已,个头也不小,串在手腕上的,能掉在哪里去了呢?

啊,会不会在衣服兜里!?

有可能诶!

符橙雀又欣喜起来,先去了一趟阳台,扒拉了洗衣机里的脏衣服,挨个摸索衣兜,没有、没有、没有,都没有。

她返回了自己卧室,打开了衣柜,也挨个摸了一遍,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不见了啊!

弄丢了啊!



这一刻,对自己而来的烦躁全数爆发,充斥她的身体每一个角落。

那可是温煜送她的生日礼物!

是两人和好后的第一次,正式的从他那里收到的生日礼物!

是两人第一次同台演出,她戴在身上的那件礼物!

怎么办呀!该怎么办呢?能丢哪里去了呢?

不在家里,那会在外头吗?

学校吗?还是回来的路上?

忽的,不知道哪儿来的一丝凉风吹了她一下,符橙雀这一瞬间冷静不少——

我的技能。

我的[心景幻成]!

只要开启技能,我应该就能获得手链的位置吧?

哈!

哈哈……

哈哈哈!

突如其来的喜悦冲澹所有慌张与焦躁,少女脸上重新有了血色,她坐回到床上,甚至开始激动的微微跺脚。

整理了心绪,心间呼唤起系统来——

“系统系统,开启技能[心景幻成]!”

【确认![神明三提振:心景幻成]使用次数:3次,剩余3次。确定使用吗?】

“使用!”

【确认使用!剩余2次!】

技能开启的刹那,符橙雀的脑壳壳里忽然多出一团图像。

这团图像不大,但上头却像屏幕一样,显示了一小块区域的内容:

有黑褐色的泥土,几丛杂草,一截树干。

她的手链半截掩在树干下的杂草旁的土里,灰扑扑的。

图像一角,还清除的呈现了其材质、重量等细致的信息,密密麻麻的。这些,符橙雀都不关心。

很快,这团图像又忽的消失。

前后不过几秒。

可符橙雀抑制不住的狂喜起来,她看到了呀,真的看到了呀!

是她的手链,就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土里埋着!

幸好幸好,不是在谁的口袋里。

那……在哪儿呢?!

树干、杂草,是学校吗?

刚刚光在看手链了,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细看呀!

要再开启一次吗?再开启一次吧!

符橙雀心潮澎湃,她找到她的手链了,现在要确定它在哪里,然后,去找回来!

【确认使用!剩余1次!】

这次,符橙雀着重寻找能够确定位置信息的东西——

她在图像一角发现一个不太明显的纸袋子,污浊遍布,但仍能分辨出上头写着“锅盔”二字。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锅盔?

夜市街!?

她把手链丢失在了夜市街吗?

啊!多半是傍晚逛夜市街的甩飞了出去了!

符橙雀心头升起巨大的喜悦,紧接着又被满满的庆幸占据:没有人看到,没有人发现,没有人捡去,真是太好了!

我现在就去,现在就去把你救回来!

少女从床上弹起,极速换了衣服,抓起钱包手机便冲向外头。

天气很不好啊。

头顶的黑压压的天空仿佛要坠落下来,路灯也是暗沉沉的,那昏黄的灯光本就发出不太亮的光,现在也尽数被天空吸了去。好黑啊。风在嘶吼,把黄的绿的叶子和塑料袋子、泡沫片子统统卷到天空,在半空打个圈儿,划出一道风的痕迹,沉重一些的重重落到地上,“彭”地一声响,弹了一跳又被后面的风卷起,起起伏伏。

符橙雀一边拢紧了衣服,一边快步的走向路口等车。

低头看了看时间,不过晚上十点多,放平时也才晚自习结束刚到家而已。

路口边刚站定,一辆出租车便由远及近驶来。

符橙雀心想,运气真好。

开车的司机大姐甚至好心的提醒她夜市街已经停止营业了。

她无心在意这些,只希望大姐开快一点,再快一点。

她望着天空,蓦地想起,忘记带伞了啊。

啊,还忘记通知温煜自己出门了!

她赶忙摸出了手机,可一下秒,手上又忽的一滞——

温煜会问的吧?

去哪儿,去做什么。

自己该怎么说呢?

撒谎?

还是如实告诉他自己把那串他送的手链弄丢了,还丢在了黑乎乎的土里,弄脏了它。

是吗?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她只要快快的到夜市街,快快的找到手链,再快快的回到家里,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少女定了心,正打算将手机放回兜里,手上却传来震动,屏幕也亮了起来。

抬起一看,居然是温煜发来的消息:

【温煜】:我听到你出门了,看了一眼好像是你?这么晚了,你去干啥?

呀!

符橙雀这一瞬满是慌张,忙回道:

【符橙雀】:我去取个东西,马上就回去![猫猫鼓掌][猫猫鼓掌]

【温煜】:这么急?明天去不行吗?

【符橙雀】:嘿嘿嘿,很重要!因为特别特别很重要……

【温煜】:你叫我啊,我陪你一起[猫猫无语]

【符橙雀】:啊,我手机要没电了!

【符橙雀】:我马上就回去!放心[猫猫摸头]

第二个安慰的表情包还没发出去,手机忽的开始了关机,转了几圈,屏幕彻底熄灭。

符橙雀愣住了。

没电了。

恰巧这时,司机大姐回了头,“妹子,到了。要我等等你吗?等下要是大雨,可就不好打车了哦。”

符橙雀赶忙下了车,又道:“不用啦大姐。”她还不知道具体在哪儿,不知道要找多久。

出租中渐行渐远,红色尾灯消失后,符橙雀回望夜市街街道。

傍晚还车水马龙的地方,这会儿只有零星几个行人低头急匆匆走着。

栽种在路两边的行道树被风吹地“哗啦啦”直响,纸屑沿着过道乱飞。符橙雀脸上被吹生疼,头发也全然不听话了,朝哪个方向飞的都有。其间还有些微凉,分明是夹杂了一些雨丝,少女心中开始惆怅——

雨,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