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窗外的雨已经大到无法看清远一些的景色。

司机大哥在前头侃侃而谈,“小伙子,这么大雨还出门呐!江城这两年真少见这样的大雨,我得开慢点……”

温煜半边耳朵听着。

他不记得前世清明有过这般大雨,但看到这雨已然是生不起气来,更多的是担忧。

听闻大哥的话,他催促道:“大哥,得快点,我接个人。”

自己那个脑袋有坑的青梅,这会儿大概是缩在夜市街哪个屋檐下躲雨呢!

“欸……行!”

车速比之寻常慢了一点,但也够快了。

到了夜市街口,温煜结了车钱。又摸出100元的钞票,道:“大哥,您在这等我半个小时成不成,半小时内我没回来,您可以直接走。”

那大哥憨笑着说:“钱不用了,你快去,我在这抽口烟等你。”

温煜也不二话,丢下100元下了车。

这雨大到他刚出车门到撑开伞的一会会时间里,直接淋湿了他半身衣服。

四月的雨哪里又会温柔啊,狠厉的冰凉彻骨的寒,风微微一吹,寒毛直竖。

温煜吸着气,用力支住雨伞,也不顾鞋湿了,径直踩入水洼,朝着夜市街里去。

他沿着一侧的屋檐慢慢向前,时不时也眺望一下对面的屋檐下,尽力搜寻符橙雀的身影。可是雨太大了,光线又暗,他甚至不太能看得清一道之隔的对面。

但按照[远梦聆声]的提示,以及今天的行程来看,温煜断定符橙雀就是来了夜市街,很可能是找东西来了。

眼下雨势如此之大,多半困在了哪个地方。

雨声“噼里啪啦”。

雷声“轰轰隆隆”。

间歇性还有强风把一些东西吹到高处,“哐”一下的砸到地上。

滂沱的大雨让屋檐之下都不方便走人,那汇聚起来的水柱子过于粗壮,冲击力太大了。道路两旁,人行道槛下已成了溪流,齐齐朝着下水道口奔去,那口子又小,所有水都旋转着吸入泻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温煜已经放弃了下半身的保护,尽量不然上身淋雨即可。

往前走了一截,还是没有找到符橙雀。

他本想喊一喊,可呼啸的风和勐砸的雨比他声音还大,只得放弃。

又往前摸索了一段路,温煜估摸着到了夜市街的腰部位置,他抬眼向前,忽在看到一道屋檐下有一个隐约的影子贴着墙。

是符橙雀吗?

他欣喜地迈步往前,把地面的水踩成炸裂的一朵花。

可近了才发现,哪里是符橙雀,分明是一个长桶,里面盛满了水啊。

“是桶啊……”

温煜呢喃一声,视线越过水桶再往前看,蓦地又看到一道身影挤在屋檐下,微微在晃动。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他这次慢了步子,缓缓靠近。

走的近了,这才发现,好像真是个人!

那人背对着他,穿着单薄的衣服缩紧了身体,极力避雨,却湿了半身。

温煜脚步忽的轻快起来,脸上喜意盛开,他走了几步,隔着些距离,定了身子,撑着伞儿,喊道:“巧儿?”

……

符橙雀心头呜咽着。

明明都四月了,可好冷啊。雨也冷,风也冷,什么都冷,冻得她直打哆嗦。

这雨非但没有小,反而越下越大,大到躲雨都困难了。

鞋子成了水鞋,裤腿子湿了衣服湿了,头发也湿了……

她想回家,想洗个烫烫热水澡,想穿上绵软干燥的棉拖鞋和睡衣,躺进暖烘烘的被窝里。她不想缩在这个角落里,风揍她,雨揍她,叮铃哐啷的什么都能吓她一下啊。

之前的一股脑变成了此刻的哀怨,继而少女又开始心头犯起酸来——

很倒霉。

偏偏是今天丢了东西。

特别倒霉。

偏偏是今天出了门,手机没了电。

非常的倒霉。

偏偏又是今天下了暴雨,把她困在这里淋。

一切都仿佛是凑巧了来气她的。

这酸气浓郁到了一定程度,肚子里便再也盛不下了,“呜哇”一下涌上来,从喉咙,从嘴里,从鼻子里,也从眼睛里冒出,成了哭腔,成了啜泣,成了眼泪。

“呜啊……”

符橙雀低声的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又自我安慰起来:温煜送给她的手链,没丢呢。

这大概是今天唯一的一个好运……

“巧儿?”

突然,背后传来一道叫喊。

符橙雀身体一震。

这声音……

她勐的回头,望向叫喊她的人——

一个大男孩,他撑着伞,站的不远不近的灯光下。脸上有雨水,嘴角挂着笑容。那雨水顺着下颌线滑下,勾勒出一道熟悉的容貌。

他是温煜!

是温煜!



呜呜,温煜来了,他找过来了!

少女心头骤然间爆发出强烈的酸楚,这股酸楚刹那之间席卷全身,麻木了她的大脑,有一种冲动在催动着她往前,然后,扑到他怀里去!要让他抱,让他摸头,让他安慰自己。她有一万种委屈想要述说,想要被倾听。或者什么也不要说,像上次那样箍抱住她就好……

可她冷的甚至有些动不了。

温煜近在眼前,她忍不住喊了一声:

“小煜……”

符橙雀一张口,就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眼泪鼻水便混着雨水往下流。她撸起湿漉漉的袖子,抹了一把,可一瞬,又“呜哇”的更大声了。

温煜看不下去了,走近安慰道:“没事吧?”

少女边哭边摇头,又喊:“小煜……”

便是这么一喊,也不知从哪儿提了气力,跃了一步,扑到了温煜身上,把自己塞到了他的怀里。

温煜怔了一瞬,也伸出一只手,轻轻抱住了她。

……

温煜拥着符橙雀,感受着她从微微颤抖到渐渐平息,箍抱的双手从由紧到松;她被雨水浇淋的身体从冷凉到温热,啜泣声也在此间停了。

符橙雀把自己靠在温煜身上,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暖意,慌张荡然无存,凄惨也烟消雾散。她只是觉得,什么也不怕了。

这一个拥抱,比之上次,比之风,还要轻柔一些。

这其间的旖旎,比之上次,比之雨,都要寡澹的多。

而它蕴含的情愫,却远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热烈,比之雷电,还要勐烈……

此物来时若无,手把青伞,雨开两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