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从浴室出来了。

盘起的头发还滴答着水,热水蒸腾出面上些许潮红。

短袖衣裳垂在她身上,略显宽大的样式并不合身,尤其是肩上太大。她穿着,全靠斜搭在一侧肩膀上挂住,另一边则斜斜往下滑,露了一抹白腻的肩的弧度出来。

肩往下是全然看不到造型了,胸腰都是一个模样。

棉裤子本就比平时的裤子要长一些,她穿上,更是直接盖住了脚背,只剩下脚趾还在外头动着。

温煜看了一眼就笑了:“太大了啊。”

符橙雀往下一看,嬉笑起来:“有一点啊,不过也还行,舒服呢。”她举起收起的盆,盆里满是脏衣服,“我去丢洗衣机了!”

“行,我去洗澡。吹风机给你放沙发上了。”

两人客厅交错一下,各自忙活。

洗衣机嗡嗡的转着,一如符橙雀的脑子。她坐回客厅一边吹头发一边就忍不住开始想:我今天睡哪儿啊!

要睡客厅吗?

还是温煜父母的房间?

不要了吧,睡父母房间也太怪了……

耳旁吹风机声音很大,可少女仍旧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可惜风吹不走脑子里的那些想法——

啊!

要不然我就装睡吧,直接睡在沙发上,这样温煜出来就会给我盖上个被子,我就在沙发睡了……

等等!万一温煜看到我睡着了,对我做什么怎么办?

比如……比如……

哎呀!

总之,会做什么!

“卡哒!”

卫生间那头突然传来了一声门响,符橙雀精神一震,歪着脑袋望那头望去,看到温煜裸着上半身从里头走了出来。

她惊呼:“你怎么洗这么快啊!”

温煜不明所以,“这还快?我还洗了个头发呢?”

“……”

符橙雀已经懒得纠结男生洗澡时间问题了,她还没来得及装睡呢,温煜就出来了!

温煜把脏衣服丢盆里,放到洗衣机边上,重新回到了客厅等待。符橙雀已经把头发吹的差不多了,她转给温煜,自己选择逃到厨房去喝口水,缓缓心神。因为她发现自己开始口干舌燥起来,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等她再回来,温煜又把头发吹干了。

符橙雀忍不住了,吐槽道:“吹这么快的吗!”

“头发短啊。”

“羡慕了,我吹了半天。”

温煜笑了起来,“我闻到了,这屋子里全是你头发的香味。”

平常的一句话却让符橙雀怔了一瞬,她忽然间就难以抑制羞涩起来。她半挪半蹭的摸到了沙发的另一头,手掬在膝盖上,坐的异常乖巧。

温煜想了想问:“你今晚睡哪儿?”

呀!

来了!

符橙雀一瞬间慌张起来,霞飞双颊,而后又颇有些埋怨的剜了一眼温煜,心中微恼——

别问我啊!

我怎么知道啊!

你是主人我是客人,怎么安排那是你的事!

人家只是个女孩子,怎么可以问我这种问题啊!

温煜愣了一下,小声问:“你睡我爸妈房间?”

符橙雀立刻摇头:“不……”

“也对,你睡那儿怪怪的。”温煜沉吟几下又问:

“那你睡我床?”

少女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小小的声的问:“你睡哪儿……”

“我爸妈房间吧。”温煜道。

少女微微点了点头,幅度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温煜起身去自己卧室收拾床,拿来粘粘滚筒反复粘了几圈猫毛,确认没有后道:“床单被套都是前两天刚换的。”

符橙雀刚跟过来,听到温煜的话,只点着头,羞着脸,脑子嗡嗡。

“差不多了,今晚我让坂本外面睡,不会进来。”

“好……”

温煜忽然叫了一声,“巧儿。”

符橙雀吓一跳,“嗯?!”

他笑着,“你可不能在我被子里胡搞哦。”

符橙雀羞涩化作微怒,叫道:“我才不会做什么!你快出去!”

说话时,还推着温煜的背,硬是把他推出了卧室。

门关上,温煜在外头喊:“哎呀,我的卧室自己不能睡……得睡大街……”

少女听着,默默的笑。

良久,符橙雀收敛心情。她在卧室里慢慢踱步,环视着此间的一切。熟悉的书柜和衣柜,熟悉的书桌和杂七杂八的所有。她熟悉每一处角落,甚至连床底下都去看过,可被窝里面,印象里却从未躺过。

犹豫一会儿,她把灯关了。

然后摸索着到了床边,轻轻坐在了床沿。

此刻,心间再怎么忍耐,也开始如屋外的风、屋外的雨,不止不歇的躁动——

床,温煜的床。

今天,我要躺在他的床上,睡觉。

一整夜,不……很可能是两夜!

里面是什么感觉呢?和自己的床上有什么区别呢?会不会……有他的味道啊!

她想着,疯狂的想着,脸上发烫,身体温热。

可符橙雀没感觉自己有什么抗拒的,她甚至从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欲望”,她就是想要进去,想穿着温煜的衣服,爬到他睡过的被窝里,然后在里面睡一觉。

啊,这个想法伴生了无数的羞耻。

可有什么想法狠狠地压制住了羞耻,她动了身子,她脱了鞋,往上爬,绵软的床上,轻轻的陷了下去,被子噗噗的响着,她继续爬到了枕头边,掀开被子一角,她感觉自己头晕脑胀的,闻到了呀!好像是温煜身上的味道!

就在这里呀!

全是!

她钻进了被窝,盖上了被子,全然投入到了温煜的“所有”里……

暖和呀,非常暖和,被子和衣服全部都特别温暖,被大雨浇灌还凉的身体,现在特别暖和。

就像……他抱着自己时候的体温啊!

怪了啊,温煜还在吗?他还在抱着自己吗?

香的呀,和温煜身上相似的气味,全是!房间里,衣服上,被子上,枕头上,每一处都是!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yeguoyuedu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她轻微的呼吸一次,那些气味就顺着空气流入身体,身体迷湖了,脑袋里也迷迷湖湖的……

怪了啊,温煜还在吗?我还在抱着他吗?

卧室的空气变得愈发黏稠起来,甜甜的,催着她完全入眠。

耳畔有大雨和雷鸣在咆孝,可符橙雀舒服的不行,像是躺在草坪时有阳光晒着。她突然感觉身体异常疲劳,思绪在飘荡。恍然的一瞬,她居然分不清是过了1秒钟,还是过了1小时……

符橙雀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幻莫测起来,它亮起一道光,有声音在说话,是自己的声音,在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