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符橙雀从卧室推了出来,温煜在门口都囔了几句后慢悠悠踱步到了客厅,他坐在沙发上,望着自己的卧室房门微微有些出神——

那里头有个女孩啊,是隔壁的自己的青梅。

是符橙雀。

今晚,她将在我的床上沉入梦乡。

她会喜欢自己的床吗?会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吗?

她会想什么呢?她会做什么呢?她是无梦还是会有纷杂的想法?

也许这些都不重要。

温煜心间泛起旖旎,有个女生睡在自己的床上,这难道不是一件令男生们兴奋的事情吗?

仅仅是这个就足够让他今夜胡思乱想个足够了。

脑门忽然一凉。

有细风漏了进来,温煜顺着风道摸索,将窗户闭紧。人又转回了客厅,可没有坐下,他开始四处熘达,脚步在自己卧室那里盘桓了一圈,检查一番门窗,继而重新回到沙发的原位坐下。

屁股终于黏住沙发时,他心中忍不住对自己轻哂,干什么呢自己。

说来好笑,但必须坦白的是:他想进去,非常非常想。

他想和进去符橙雀一起躺在自己的床上睡觉。

温煜的脑子里在打架,有些邪恶的想法不断诞生——

比如半夜假装走错了门,试试能不能进去,如果能,那就直接进被窝抱住……

比如熬到深夜,看看能不能和起夜的符橙雀弄个“凑巧”,相逢在卫生间那种别致奇葩的场合,解锁个什么玩意……

多坏啊!

多可恶啊!

可是好想干。

坐在客厅的这短短时间里,理智和欲望互相打的鼻青脸肿,谁也不肯让谁。温煜决定把这事情交给天意。

他左右环视一圈,没见着自己的“签筒”,便轻轻叫了一声:“坂本。”

细微的叫喊声被敏锐的捕捉,坂本牌“签筒”忽的从某个角落里跳了出来,跃到沙发上蹲好,望着温煜,眼神好似在说:“叫老子干嘛?”

少年嘿嘿一笑,假意顺毛,却迅雷般出手,揪了蠢猫身上一小撮毛下来。

坂本显然始料未及,它甚至没有痛感,但反应过来后看着自己的毛子毛孙,仍旧不满的“喵”了一声。

“借你两根毛用用,半个鱼罐头。”温煜道。

坂本舔了舔嘴,对交易很满意。

“单数我就进去,双数我就去睡觉。”温煜说,又看向坂本:“你作证啊。”

说罢,便“一、二、三”的开始数了起来。

数到大概一半时,温煜用力一吹,将剩余的猫毛通通吹飞,嬉笑着说:“不数了,睡觉!”

“喵!



坂本的叫喊声更大一些,那语气和眼神温煜瞬间就懂了:你是狗啊,拔了我的毛还不数完!

温煜哈哈笑着起身,“给给,罐头还给!去洗你的脚,然后睡觉了。”

少年回望一下紧闭的卧室,又看了看外头黑黝黝的夜。雷声还偶尔发作,倾泻的大雨卸去了不小的威势,变成一会大一会儿小的雨,风还是很强劲。

风雨雷都冷,今夜该温暖一些。

他拍了一把猫屁股,“快点,累了,我要睡觉!”

坂本“得得得”地颠颠跑着,并不在意。

……

符橙雀这一觉睡到有些头痛。

其实她睡的很好,特别特别好,浑身舒服。可睡的又很不好,脑子从未停下思绪,人在床上,但脑子累了一整晚。

很矛盾。

醒来时,她窝在床上好久,这床很舒服呀。软软的,暖暖的,有让她安心而沉醉的味道,像一个拥抱,搂着她睡了一整晚。

她就这般醒了睡,睡了醒,反复多次。

直到身体觉得该起床了,她才慢悠悠爬起。

宽大的短袖自然垂下,遮住了上身。昨夜的辗转反侧,让本就不合身的衣服乱蹭,最后齐齐卷在了腋下。

裤子也是,腰线太大,她只舒服的轻轻、轻轻打了几个滚,棉裤便顺着腿往下滑,第二天全然堆积在了小腿上。

唔。

睡得很舒服。

符橙雀起了床,提起裤子,脑袋迷迷湖湖,整个人跌跌撞撞往卫生间去……

本该是个不错的睡觉天气,可这晚温煜睡得并不好。

醒在父母房间的瞬间让他有些恍忽,甚至他的梦都还没有正儿八经的结束,梦里残存的绵软令他忍不住想继续闭眼。

符橙雀穿着他的衣服裤子,躺在自己的被窝里睡觉这件事让他难以平静,他脑子里反复幻想她的身体与自己的衣服亲密接触的画面——

以致于他十分后悔吹飞了那撮毛,他该数完的,然后听从天意的安排。

他想继续旖旎的梦,可醒了就是醒了,再也睡不着了。

窗帘拉开,日头已经高升一截,今儿是万丈晴朗。

温煜起了床,打着哈欠到了卫生间,对着镜子迷迷湖湖的开始洗漱,然后……他看到了符橙雀睡眼朦胧的走了进来。

挤着牙膏停滞,温煜愣愣地看着少女……

这姑娘,头顶着凌乱的头发,耷拉着眼皮,一手揉着眼睛,一手探进衣服里挠肚子,走起路来晃晃悠悠,她全然未知,他就在面前……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符橙雀转进到卫生间,立在了温煜边上,开始找牙刷,迷瞪的找了半天,越找越迷湖。

“我牙刷呢……”

温煜在旁边笑出声来,唤道:“巧儿,醒醒!”

符橙雀望了过来,微滞瞬间后恍然起来,“啊,温煜!哦对……我住你这儿了,睡懵了我。嘿嘿……”

挠肚皮的手悄悄放下,少女把羞赧压住。

温煜低头从柜子里翻找出一个新的牙刷,递给符橙雀,“用这个。”

少女接了,拆开,清洗一下,找了牙膏挤上。

然后身体撞了撞温煜,“让我一点地呀,我都没地方刷牙了。”

“你就不能让我先刷完。”

温煜看着身旁的还穿着自己衣服的女孩,忽然笑了笑,挪了一步,慢悠悠刷了起来。

符橙雀“嗤啦嗤啦”刷着牙,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和竹马,心情很好,特别特别好。只是少女不知道的是,有一簇特别的情感,只差一丁点的春风雨露,就会疯一般的破开泥土蔓延生长,它抽发的枝芽,叫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