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意?

那可太好了!

温煜轻笑两声,“那边有书,你可以看看书。”

符橙雀闷声道:“我看看你写的卷子吧,理解一下你的做题思路。”

“也行。”

说完把一摞卷子堆到桌子一边,然后开始写写画画。

符橙雀拿了几份试卷,坐回床边,没再吱声。

外头的天气很好,春风正好,阳光普照,虫鸣鸟叫,勃勃生机。

从很早很早之前,两人便像今天这般坐着。比如前不久要考试,周末有空也一般大早上就会过来了。

也是这个时间点。

她并不觉得有什么。

可今天,她总觉得自己心神不定。

她想看天空,可不管看哪个方向,视野一角总有温煜出现,他怎么这样啊,能从她的视线里出去吗?她还想感受春意,但当春风抚响风铃,温煜的几缕头发被吹起时,她又会忍不住去看;她想细嗅身边的气味,不巧呀,温煜坐在了风口,自己闻到的全是他的味道,房间里是,被窝里是,偏偏又觉得这味道让她舒服得不行;她又想倾听虫鸟,可温煜的呼吸比鸣叫更加让她在意,甚至啊,她自己会不自觉的与之同频,就好像这样能够让自己与他的心脏同拍……

最后呢,全然变成了现在这般,凝望他的背影,就觉得时光美好。

现在,温煜成了她最好的调节剂。

符橙雀爬上了床,盘腿坐在被子上,倚着墙将一切收入眼中。

她穿着温煜的衣服,穿着温煜的裤子,坐在温煜的床上,看着温煜的书,看着温煜的背影。枯燥的文字鲜活了,不再变得晦涩难懂。时间也不重要了,谁还记得过去了几分抑或是几个小时呢?

算了呀,都不重要!

温煜学习。

她要看卷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煜给笔换了一支笔芯,戳了几下才戳进了笔筒里,手真笨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煜扭了扭腰,动了动脖子,看到了他后背耸动的肩胛骨;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煜开始频繁翻动卷子和课本,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吗,年级前十也会遇到这些困难?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煜的手指可真是有点长,有点好看呀……

……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煜突然回头说:“你中午想吃啥?”

符橙雀手一抖,慌忙了一瞬,强作镇定道:“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温煜“哇”了一句,道:“明明是个黑名单满满的人,居然说出‘做什么吃什么’这种话,太侮辱那些真正的“杂食党”了!”

少女噗哧地笑了,“好呀,我道歉!”

“这还不错,走,做午饭去了。”

“我也要去?”

“不然呢?”

“好吧!温总,走!”

符橙雀从床上跳了下来,喜滋滋的先一步出了卧室。

温煜在后头默默看了一会儿。

小青梅在背后盯着他看这件事,他知道。

……

厨房里。

今儿的菜式很简单,两个小菜,一根年前的香肠。

菜一半是符橙雀的姥姥那边寄过来的,都存在冰箱里放着,再整点肉、蛋齐活。年前天气变化,符家的香肠泡汤,这些都是符橙雀妈妈从别地方弄来的,分了一半给温家。

过年吃的不多,都剩下来慢慢吃。

冰箱里的辣椒取出来后,温煜指挥起来,“巧儿,来,我切了肉,你洗了这些辣椒然后去了辣椒籽。”

符橙雀一边干活一边都囔:“你叫我‘巧儿’……”

“咋了?”

少女摇摇头,“没咋。叫吧。”

温煜笑了笑,声音轻柔的喊:“巧儿”

符橙雀身子一哆嗦,嗔视着温煜。

“别得寸进尺!”

“巧儿。”

“哼。”

少女冲他皱皱鼻子,低头洗辣椒。

昨日的巧儿,和今日的巧儿,是不同的。昨日叫的名字,和今日叫的名字,也是不同的。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时间变化之后,事件发展之时,会赋予一些字眼以特别的寓意。当再读起、叫起这些名字或其他,会带上截然不同的感情与情绪,一如今天,一如刚刚。

温煜懂得这般变化。

他发自内心的喜悦着。

“给我手里倒点油。”符橙雀忽的说。

“干啥?”温煜看着符橙雀伸过来的两只手,有些不解。

“剥辣椒籽啊。”

“你还懂这个啊。”

温煜伸手拿油壶,乐呵呵的慨叹。料理辣椒时,如果感觉太辣,可以在料理时往手上抹食用油,再摸辣椒就不会辣了。这如果不是常做饭的人,应该是不懂这个的。

少年的诧异让符橙雀很满意,她晃着脑袋说:“恰过这个亏啦!我妈教的。”

手上滴了几滴油,她来回揉搓,一双手很快油光润滑起来。

辣椒籽她是不吃的,但辣椒她是吃的。

小炒肉嘛,爱次!

中午一点半,饭菜上桌,猫也跟着上桌。

坂本盯上了那盘香肠,怎么都不肯走,非要吃上一嘴。

符橙雀和坂本打了一架,互相骂骂咧咧一顿,猫猫败退。女帝首战大败神兽,凯旋而坐,敲碗等电饭煲上桌。

温煜过来怒目训斥:“住手!敲碗这个坏习惯怎么养成的!”

符橙雀争辩道:“坂本要吃香肠,我拦住了它,不然一桌子的香肠都要没了!”

“那和你敲碗有啥关系,两码事!”

“不然过年放鞭炮做什么,不就是吓退年兽吃人吗?”

“坂本是年兽吗?”

“坂本说它再长大一点,要再跟我打一架!”她斩钉截铁的“恶意”揣测了结果,“我输了它肯定吃了我。”

不远处,败退的坂本不满的“喵”了一声。

符橙雀睁着眼睛说瞎话:“看,坂本说,就是这样。”

温煜斥道:“你还挺有理!再敲碗快子给你折了!”

“你好凶……”符橙雀缩了一下,完了滴咕道:“我换双金快子去,看你怎么折……”

这滴咕被温煜听个满满当当,他不屑嗤笑,“傻了吧,金的硬度根本不够。”

符橙雀怒了,“温煜,你送我一双快子,木头的就行!”

这突如其来的话让温煜措手不及,“要干什么?”

少女狡黠的笑了起来,“你送给我的,我就会很喜欢,我会天天用,你还舍得折断吗?”

温煜一滞。

竟没了话讲。

符橙雀见了,哈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