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符橙雀等到耳畔只剩下微微的春夜声响,才将自己从埋脸的状态里擢了出来。她的脸红红的啊,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火烧火燎,趴着的床炙灼着她的身体,身周的一切都带了温度。

她还听见夜风是“扑通、扑通”的声音,乱响个不停,很奇怪。

虫鸣“叽咕叽咕”也引来莫名震动,脑壳壳里都如噪点一般,混乱不堪,很不安。

还有树叶的声音,总之也很烦人!

她只是说了一句“晚安”啊!

符橙雀“咿”了一声,在床上打起滚来,从左边滚到右边,从右边滚回左边,然后抱着枕头深深吸一口,上头的味道让她舒服的微微平静了下来。

她仰面躺着,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

可心头的愁绪丝毫不减——

自己的怪异她明明白白,可到底为什么,说不出来。

她觉得这样不行,自己要憋死了,她想找人聊聊。

深夜叨唠,果然还是得选最好的小瓜才行。符橙雀拿起手机,哒哒哒开始扣字。

【符橙雀】:瓜瓜,宝贝,我想你了

【小瓜】:雀,我也[猫猫开心]

【小瓜】:想你

【符橙雀】:哇,你今天怎么回消息这么快的[猫猫惊喜]

【小瓜】:刚好在看剧,这个剧等我看完,我必推给伱们都看看

【小瓜】:[猫猫暴哭]

【小瓜】:哭的我鼻子都塞住了

【符橙雀】:好巧!我也鼻塞了!

【小瓜】:[猫猫疑惑]雀啊,你为啥鼻塞了?感冒了?

【符橙雀】:啊

【小瓜】:真感冒啦?

【符橙雀】:有一点点……

【小瓜】:怎么会感冒啊?严重不?吃药没?

【符橙雀】:吃过啦,被强行喂了……

【小瓜】:哦对了,你说过你家爸妈不在来着

【小瓜】:啊?被谁强行喂了??

【符橙雀】:……

【小瓜】:温煜?

床上,躺着的符橙雀怒从心头起,一边拍着自己的手一边骂骂咧咧:“叫你手快叫你手快……”打完,抹去眼角悔恨的泪,继续开心聊天。

【符橙雀】:没事啦,别担心,就是昨天淋了点雨,鼻子有点塞其他没什么。

【符橙雀】:晚上温煜给我泡了板蓝根了,巨苦!

【小瓜】:哦

【小瓜】:所以,你昨天为什么会淋雨啊

【符橙雀】:……

【符橙雀】:…………

哎呀,打早了,该连着自己的嘴一起打的。

少女笑了一下,决定坦然一点。

她把自己昨天的事情说道了一些,也省略了一些,到了小瓜那里,只剩下简单的信息:昨天外出一趟被大雨困了,温煜过来救的。结果自己还忘记了带钥匙,只好住到温煜家里咯。

就这样!

简简单单!

信息发过去,符橙雀却久久没有收到回复。她忍不住催促起来——

【符橙雀】:瓜,还在?

【小瓜】:我在

【符橙雀】:哈哈哈所以说我没事!

【小瓜】:昨天没冻坏就好,雀啊……我能问你嘛,你现在住在哪儿呢?

【符橙雀】:我说了呀,温煜家!

【小瓜】:啊,那温煜呢?

【符橙雀】:你是不是傻,他当然也住在家里啊!

【小瓜】:你睡客厅沙发?

【符橙雀】:我睡温煜的床上

【小瓜】:嘶……

【小瓜】:你没开玩笑?昨晚睡的?你没事吧?再问一句,温煜睡哪儿?

【符橙雀】:哦你担心这个!温煜睡他爸妈的房间哦

【符橙雀】:哈哈哈,所以说我没事!

【小瓜】:不不不……雀啊,现在才真的有事啊!出大事了啊!

符橙雀看着消息,心里头咯噔一下。可她仔细回想,又没想到哪里有什么不对劲。

【符橙雀】:……咋了?

【小瓜】:什么咋了!雀啊,我的好宝贝,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嘛?

【符橙雀】:你问

【小瓜】:你和温煜,关系到哪一步了?

符橙雀满头雾水。

【符橙雀】:什么到哪一步?

【小瓜】:关系!你们的关系,现在是什么啊?

【小瓜】:邻居,同学,朋友,家人,还是情侣?

情侣?!?!

斗大两个字印上屏幕时,少女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她哆哆嗦嗦开始打字:

【符橙雀】:情侣??????

【符橙雀】: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情侣啊,怎么会是情侣啊

【符橙雀】:为什么会觉得是情侣啊!!!

【符橙雀】:[猫猫暴怒][猫猫暴怒][猫猫暴怒][猫猫暴怒]

【小瓜】:你还问我

【小瓜】:你躺着温煜的床上,你居然问我为什么会觉得是情侣……

【符橙雀】:哪里有问题!?

【小瓜】:雀啊,哪里都是问题啊

【小瓜】:平常的女生,不是情侣的话,怎么可能躺在同龄男生的被窝里睡觉啊?

【小瓜】:就算关系再好,也不会进男生的被窝里睡他的床啊……

【小瓜】:怎么可能待在别人家里待一整天啊!

【小瓜】:等等等等!!!

【小瓜】:雀我再问你,你昨晚回来,衣服湿了吗?

符橙雀已经被小瓜一串的问题说懵了,她的脑壳壳里嗡嗡嗡的响着,这些问题在侵入她脑袋的瞬间,如狂风巨浪一般摧枯拉朽,席卷了她脑海里的一切!

面对提问,她已经开始慌张,应道:

【符橙雀】:啊,是啊,外面暴雨,当然会湿啊……怎么了啊

【小瓜】:……

【小瓜】:你出门的时候把门锁了,所以你其实从昨天出门开始,就回不了家

【小瓜】:你们从外面回来,衣服全湿,对吧

【小瓜】:你一直在温煜家里,你换过衣服了吗?

【符橙雀】:换了

【小瓜】:谁的

谁的!?

符橙雀感觉自己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她脸上滚烫,脑袋浆糊一般,思维一段一段的崩塌,摔在地上,烂到稀碎。

“谁的……谁的……是……”她略带着哭腔呢喃着,有个名字分明如鲠在喉。

可她又说不出来,也不敢说出来。

不敢啊。

大家不会这样吗?

其他女生不会像她一样自然而然的睡到温煜的被窝里是吗?

其他女生也不会穿其他男生的衣服是吗?

她是特别的……还是——

他是特别的?!

啊!

感谢安心的晴天此前5000币的打赏……看漏了,对不起老板!

感谢烟花人间打赏橙雀女帝的币,穷女帝表示:好!

感谢何必自醉、海椒炒肉丝、奚风丶、书友的打赏,感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