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低语反而把她自己吓的不轻。

符橙雀用被子盖住脑袋,“哎呀哎呀”的不停叫着,一边叫一边摇脑袋。过了一会儿,嘴里不断冒出否定的话语,说什么“不可能呀绝对不可能”“我我我……我不应该啊”“青梅竹马呢只是青梅竹马”“温煜……很好……哎呀说不清总之不对呀”,如此种种,都蒙在被窝里说着。

可脑子根本不听话,总是在想些有的没的。

她一会儿想到和温煜平日里的时光,互相看对方的眼神,一会儿又想起起小瓜的话,开始联想着奇奇怪怪的内容。

过了很久很久。

某个瞬间,她突然看见温煜朝着她走来,将她拉起,轻柔的挽起了她的手,转眼到了楼下,两人在星光迷蒙的树林下柔情绵绵地牵手漫步。温煜的步子又远又长,走到她的前面去了,她着急忙慌的跟上却撞到他的怀里,仰头的时候,温煜竟也闭着眼睛俯身下来要吻她的唇,她羞怯的也闭上眸子。这个吻没有任何细节,甚至没有任何触感,她甚至回忆不起其间发生了什么。再睁眼时,她站在了床边,缓慢躺下。星光摇曳夜空,随后渐渐熄灭,她游离在现实与虚幻的交界处,迷惘的梦让少女沉醉,直到困倦令她入眠……

温煜回了爸妈的卧室,熄灯躺下。

他心里忽然有些怅然。

真可惜啊,这两天多好的机会,父母双忙,住在一房,睡我的床,心里直痒。

被符橙雀的空头支票诱惑住了,门一关,他还能破门而入不成?

罢了罢了……

但他没有直接睡,而是歪着头看窗外,想着一些事情……

……

也许是前日的大雨把天上的水都漏干净了,周日一大早,艳阳高照。

很不巧,青梅和竹马又同时在卫生间撞上了。

温煜在里头刷牙,符橙雀抓着头发往里走,声音让她脚下一顿,看清面前人后,二话不说转头就坐客厅去了。

然后,少女就大把大把的开始后悔了。

哎哎哎!昨天还能正常一起刷牙呢,今天突然看到就跑是什么情况?

温煜肯定会有想法的吧?

明明就是没什么!

她对温煜没有那种想法……绝对没有!!

符橙雀一拍腿,又重新回了卫生间,挤上牙膏,依旧如昨日那样撞了一下温煜,道:“让点位置给我呀!”然后蘸湿牙刷,“嗤啦嗤啦”的刷了起来。

温煜从镜子里看着她,倒是没感觉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或者说,她本就该这样怪怪的。

他想到了其他事,便问:“你身体怎么样了,还鼻塞吗?”

“好……了……”符橙雀满嘴的泡泡,说话糊的。

温煜盯着观察她的气色,还没等他发表结论,符橙雀先扛不住了。

少年的目光很平常,甚至有些平淡。可她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承受不了他的视线,视线落在哪儿,她哪儿就开始发烫,他只是看了几下脸,她却感觉自己脸蛋已经火烧火燎的不行。她强忍着逃跑的想法,只微微撇过脸去。

她转,温煜也跟着转。

最后温煜急了。

“你让我看看啊。”

符橙雀一惊,回正了脸,可面上更是红的滴血,“看……看什么呀……”

天可怜见。

她想气呼呼的吼一声的,可那声音一到嗓子眼,就没了气力,出口居然软绵绵的了。

但她无心想这些,快速的刷牙,眼睛盯着手上的牙刷,将注意力分散开来。

如此,才终于搞定一切,她再坚持不止,哼唧道:“我好了,先出去了……”

温煜看得心中满是怪异,却也接话:“行,去吧。”

出了卫生间,符橙雀拍了拍胸脯,长舒一口气。

这不是好好的刷完牙了嘛,根本没事!

不多时,温煜走了出来。他一边换着出门的衣服,一边问:“吃什么,我现在下去买。”

“一样!”符橙雀大声道,这一瞬间,她为自己的语气感到高兴,又说:“就是……”

“豆腐包子、半根玉米、酱香饼、茶叶蛋还有一杯豆浆。”

符橙雀愣了一下。

“对了吗?有要换的吗?”

“没……”

“走了!”

大门关上,少女呆立原地。

温煜下了几级台阶,没有听到背后再有昨天那般的告别语,忿忿不平——

才一天,小青梅甜甜的“我在家里等你”居然就没了!不行,必须提醒提醒!

转身,上楼。

温煜的脸居然重新出现在眼前。符橙雀因此吓了一跳,惊醒过来,忙道:“咋了咋了,忘记带钱了?”

“不是。”温煜摇摇头。

“那?”

“没听到话。”

符橙雀不太明白,“什么话?”

温煜笑吟吟的说:“伱昨天说的话,就是我出门的时候,你在屋里喊的。”

“啊?”

“对,你再说一遍,我就去。”

“……”

符橙雀回忆了一下,应该是“早去早回呀,路上小心嗷,我在家里等你!”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有什么特别的吗?

她脑子里反复咀嚼着这句话,心间多念了几遍之后,面色居然不可抑制的绯红起来,什么“早去早回”啊!什么“我在家里等你”啊!自己为什么会对温煜说这种话啊,听着就不正常啊!其他女生根本不会说这些话的吧!?

少女张了张嘴,“啊……”发出了一个无意义的音节。

“啊什么,说啊。”温煜催促道。

可符橙雀杵在原地,面红耳赤咬着牙,不肯说。

温煜等了一会儿,等不下去了,挥手说:“走咯”转身下楼。

此时,背后终于声如蚊蚋的一句呢喃:“早去早回……路上小心……我在家、家里等……等等你……”

温煜大乐,哈,好听!真好听!

下楼的脚步更加欢快了。

符橙雀鼓起巨大勇气说完,腿差点软了,可她没有听到“听到了”的回复。

少女莫名感觉失落,过了好一会儿,忽然听到楼下传来温煜的声音,他高呼:“听到啦!!”

她“噗哧”一笑,心情忽然又畅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