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决定尽量少说一句话,所以当有问题时,她选择以“嗯、啊”应对。

怪是怪了点,但比早上的情况好多了。

她甚至可能腾出脑子来开始想些有的没的。

她发现,温煜习惯于上午学习,并且会有很长的准备工作。他在准备时,会看似稀奇古怪的乱写乱画,一般会用两种颜色的笔来画……

真好奇,想问问你脑袋是不是缺根筋。

她看到,温煜中午做饭时,不爱戴围裙,可他也不怕油,冒着白烟的滚油,他敢丢带水的大蒜爆香。对了他不爱拍蒜,喜欢压蒜……

真胆大,迟早烫你个泡泡。

她瞧见,温煜会拖着小板凳坐在下午的太阳底下撸猫,像个悠闲的老爷爷。他喝水像喝茶,多半是想喝茶不愿意泡……

真好玩,以后的生日送你一个摇摇椅。

她发现,看温煜这件事本身……

就真的很有趣。

……

符橙雀有时候离的近,有时候离的远,保持着一些距离。

就这样度过了周日的白天。

傍晚时分,父母已经有消息快回家了,符橙雀这边也得准备。晒在外头的衣服已经干了,她把自己原本的衣服换上,免得傍晚父母回来了问东问西不好解释。

然后抱着膝盖坐在温煜床上,慢悠悠等着。

或者,和温煜简单的说几句话。

缓慢而平静。

可她觉得非常舒服,呆在这间房间里,比任何地方都要舒服。

她怪吗?

还是……

真的喜欢温煜?

过道传来的声响干扰了思绪,温煜去偷偷猫了一眼,确认是符橙雀爸妈回来了。再过一会儿,符橙雀就可以溜出温家,然后以“我出去玩了一下”为名头回家,天衣无缝!

事实也是这般发生的。

她回家不久,温爸温妈也回来了。

他们担心衣服,担心阳台的花草,担心猫,唯独不担心儿子。儿子很受伤,老妈表示今晚做顿好的犒劳温煜的持家有方——二老从乡下搜罗了不少食材,芋头、荞头、腊肉、板鸭之流……总之,很珍贵,能补脑,大补!

车马纷纷白昼同,万家灯火暖春风。

……

这个晚上,两家都其乐融融。晚饭之后各自听着父母清明见闻,聊聊天,纷纷休憩。

符橙雀把自己缩进被窝之中,她小脑瓜子一天都没停过,转的非常快,思考的问题非常多。可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兜兜转转,好像,都汇成了一个答案:

“温煜,我好像真的喜欢你呀。”符橙雀轻轻的说。

无人听闻,亦无人回应。

少女自言自语的呢喃投入夜的湖水里,波澜不惊。她在被窝中,一动不动也没什么想法。脑海里偶尔闪过生活的片段,都是些和温煜一起发生的无关紧要的日常,吃吃饭、聊聊天,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啊。

可她能回忆起饭菜的味道,聊天时温煜的语气和表情,都记得很清楚。

这便是“喜欢”?

真的吗?

这真的就是吗?

符橙雀思路“嘣”了一声:如果不是话,那些事情,我为什么会愿意去做呢?

对呀,我不喜欢的话不会说话,我不会送礼物,我不会在意情绪,我不会去看着他。喜欢才会踏进那里,安心的住下,穿起他的衣服,亲昵地在沙发上一起躺着,晚上睡他的被窝,这都是喜欢才会愿意做的事情啊!

所以——是“喜欢”?

符橙雀轻轻颤抖了一下。

她在黑夜里伸出五指,空气黏稠的顺着指缝轻缓流淌,那是一种奇异的触感,裹着香甜的芬芳,浸润在她的身旁。她的呼吸毫无阻滞平缓自然,耳朵甚至也能听到更细微的声响,被子与床单摩挲的窃窃私语,夜风拂过树梢的欢快交流,而这都幻听成了某个人絮絮低语于她的耳畔……他说,他说……

“巧儿,你喜欢我?”

她说,她说:“对呀,我喜欢你!”

眼睛再次阖上,许久都未睁开。她五指仿佛在黑夜里抓住了什么一般,置在心口。

其实除了心中的讶异,什么都没有。

这份讶异平淡中透着欢快,原来——

“我喜欢温煜啊。”

“我喜欢他呀!”

少女躲起来,哼哼唧唧着。

温煜不在这里,可身边全是他的气味,好像他就在这里。

她忽然想起自己曾经的想法:如果喜欢上某人,就要主动出击,大声告诉对方,自己看上了他,喜欢他!她一定要去做,而且要先做,像个女王一般桀骜、自信,就像现在这样,像她对手链说的,对着被子说的,跟无处不在的空气去说的——

“温煜,我喜欢你!”

高考之后,她要去表白!

……

其实温煜这边也有些难眠。

符橙雀关注了自己两天了,其实他是知道的。也隐约能够猜到那代表着什么——纵使他前世毫无这方面的经验。

前日的大雨浇淋了少女的心,他那般突然从天而降,是个女生都会有所感动的吧?从符橙雀那干脆利落的飞扑到他怀里就能看出来了。至于其间到底是个什么情绪……他并不算很懂情窦时期的少女情怀,无法百分百揣摩。

温煜起身拉开窗帘一道口,坐在椅子上,眺望夜空。他的眼睛在几道星云纹路上勾勒,画出的却是隔壁少女的脸——

符橙雀啊符橙雀,自己的小青梅,对他的态度是可见的变化了非常多。这股变化剧烈到他自己都有措手不及。

少年忽然问自己:那我呢?我对符橙雀是个什么态度?

温煜沉吟片刻,心中很确信——

他喜欢符橙雀,并且,喜欢的是现在的符橙雀。

所有关于“符橙雀”的记忆都和天真活泼的青梅有关,爱喊自己是女帝,容易“嗷唔”一声喊的符橙雀。

喜欢她!

所以……

接下来呢?

他该做点什么?

理智的去想,应该稳一点。高考临近,重心优先高考显然是最重要的。不单单是他,还有符橙雀也是。

然后呢?

高考结束之后呢?

迈过“成年人”的第一道门槛,该想做什么做什么了吧?

“我想做什么呢?”温煜喃喃自语。

今夜星光不明,可温煜心里却开始透出光来。

他想做什么?

他想要去和符橙雀表白!

沉寂了许久的疯狂冲动,即将迎来最佳机会,不管结果如何,他都应该去试试,起码说出自己的话来。

他喜欢符橙雀,又有机会说,该说了,必须说了。

所以……

“说吧!去说吧!”

温煜忽地轻笑起来,装着成熟的内里,可也藏着少年心性。

就这样决定了,高考之后,有些事情,得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