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纷纷……”

温煜念上一句诗,朝远眺望,东头的朝阳蓄势待发,哪里有什么“雨纷纷”。诗不应景了,他慨叹道:“清明哪有下完暴雨又大太阳的,一点气氛也没了……”

符橙雀望着竹马的后背,轻轻的笑。

她接话说:“你不是会写诗嘛,你来写呀,指不定能流芳千古。”

温煜停步等待至二人并肩后,瞄了符橙雀一眼,颔首说:“你说得对!”

符橙雀垂下眼眸,别过脸去,耳朵泛着微红。

朝霞,和风,绿草如茵,澹澹花香……行人,猫狗,还有小青梅。意象很多,却不好组合。

温煜沉吟良久,直至坐上了公交车还是没想出打油诗来,顿时心中怅然。左右看看,发现符橙雀手在腿间绞着,便问:“你早上起来那么早做什么?”

那双手细微的颤抖了一下。

符橙雀闷声道:“就……睡得比较好,所以醒得早。”

“这样啊,我也是。”

我才不是!

符橙雀看向窗外,心绪难平。

醒得早是真的,睡的好是假的,昨夜她差点失眠。

某个心情一旦有了确定,导致她根本不敢也不想出现在温煜面前,起码一年……一个月……一周吧……不能看他的脸。

她需要平静一下。

早上为了错开时间,特意早起打算提前熘走,可老天爷欺负她,她一出门就碰到温煜也提前出了门!

天啊。

凭啥这么巧啊。

无可奈何,继续一道上学。

走在路上也是,明明故意落了一步了,可温煜非要等她,还用眼睛看她!

符橙雀只能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自然又正常,应该,做的不错叭?

自己喜欢温煜这件事,还不可以被别人知道。

说是这样说,想也是这样想,可少女呀,还是控制不了一些事情,一些情绪,和一些……心意。

温煜的话,她会忍不住去接。

譬如她想了好一会儿,也想到了一首打油诗。她和温煜已经有好几分钟没有说话了,可以用这个,拿来做话题呀。

“我想到两句诗!”符橙雀微微欣喜的说。

温煜颇感意外,“哦?快说说。”

“我瞎想的,你不许笑我。”

“必不可能!”

“我说了啊。”

“稍等!”温煜突然喊了一声,然后摸出手机,作出记录的架势,“你继续说。”

符橙雀羞红着脸,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臂膀,“不准记!”

少年遗憾的收起手机,叹道:“好吧”然后盯着她,等她开口。

符橙雀定了定心情,念道:“朝阳带雨,和风杀绿,妻妻草绝命……”念罢,看温煜一眼,又低下头去。

过了好一会儿。

“念完了?”温煜问。

“完了呀……”

“上阙都少一半呢!”温煜都囔道,然后轻吸一口气,“但这词是不是太凶狠了点,想不到你是这种风格!”

“随便想到的……你说的呀,清明又是暴雨又是大太阳……”

温煜笑了起来,“呀,不错,甘拜下风!”

符橙雀抬起眸子,目光里的笑意逐渐藏匿不住了。其实她还有一句呢!那句,留着明天或者以后和温煜说吧。

她把脸重新转向车窗,眼中赏景,心中念人。

……

符橙雀一到教室,就和小瓜三人“呜呜呜”的抱在了一起。

她淋雨微微感冒的事情方灵和陆敏也都知道了,这会儿皆围在她周围,掐掐摸摸,好一阵关心。

方灵说:“橙雀啊,感冒好了没?按时吃药,这个时间点可能千万不能小病熬成了大病。”

陆敏也赞同道:“是啊,小心点嘛。最近清明晴雨不定,多带伞吧。”

符橙雀前面点点头,后面点点头,最后道:“我没事啊没事,已经好了!力气嗷嗷的!”

方灵捏着符橙雀的手臂,感受衣服里头鼓动的肌肉,假装讶异地说:“嚯!孔武有力,温煜来了都一拳能打趴下!”她手突然一指温煜,“去,打温煜一拳!”

符橙雀哈哈大笑,“嗷!”了一声,兴奋捶了一拳过去。

这拳头起步生风,拳势惊人,温煜“吓得”看过来,和符橙雀对视。可这个一眼后,拳速儿忽然慢了下来,悠悠地落下,落到温煜身上,居然成了孱弱的一下轻碰。

方灵咧嘴吐槽:“橙雀,我奶奶敲门都比你力气大点!”

符橙雀捶完,见温煜盯着她,慌忙收手坐正,低头道:“灵……灵、灵灵让我打你的!”

温煜愣了一下,旋即好笑起来,“符总讲究人,打人之前还跟火车一样鸣个笛,还‘铃铃铃——’呢。”

众人一怔,忽而齐齐大笑。

高中的最后一个长假期结束,所有高三党迎来最后的全面冲击阶段。

三模考试结果已经出来,整体变化不大,顶层排名到这种时候变化极小。哪怕排名变动大的,也不一定说明成绩就差了,很可能是同一分数的人太多,变化几分,都能落或提好几名。

小瓜在第九名,对比小考前进一名,但实际提升并不多;

方灵还是第五,她与四班的“四天王”略有差距,而这个差距要不小的努力去抹平;

第四是程平策,排名宣布时,他低着头;

第三……是陆敏。

第二,自然就是符橙雀了。

陈班继而又高兴的宣布温煜的成绩已经稳稳进了年级前十,在第八的位置。

班主任陈雄国的高兴和符橙雀的兴奋相映成趣,一个在班级早班会时乐呵呵的拍手,一个在中午小圈子学习时鼻孔朝天。

她不但追了第二名的位置,甚至还拉开了和陆敏的差距。

陆敏中午幽幽的说:“保不住,太难了。认真起来的橙雀真厉害。”

符橙雀挠着后脑壳壳假装谦虚的笑,“哪里哪里,都是温煜教的好呀!”

陆敏立即眼睛发亮的说:“那你想好怎么报答他了吗?”

然后,这话仿佛触到了开关,让符橙雀久久不语。

她也没生气,也没发脾气,就是低着头写着自己的东西,偶尔抬起眼皮子看看大家,看看温煜。

如果其他人同她说话,她就坑两声;

如果是温煜同她说话……她时而咬唇,时而脸红,时而又与之对视,但不过瞬息,又会挪走视线……

方灵陆敏二人看看温煜又瞅瞅符橙雀,对望一眼,心中齐齐升起惊讶——

不会吧,不会不会吧?

少女,真怀春了?!

诧异之余,又全数涌起兴奋——

符橙雀和温煜的恋爱?

真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