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假日综合症尚存。

周末两天休息也让大家在应对高强度的课程后依然精神抖擞,甚至于有用分心去做点起事情陶冶情操。

符橙雀的细微变化,外人也许看不出来,可落在陆敏和方灵二人眼里,却是全然不同。

某个课间,小瓜、陆敏和方灵拉起了一个小小的群聊:

【吃瓜小组】(3)

【陆敏】:诶诶,你们今天有没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就是关于那两个人的!

【方灵】:绝了!我也!

!我以为就我有,我感觉有点不对,那两个人有事情发生

【小瓜】:为什么吃我?[猫猫疑惑]

【方灵】:?

【陆敏】:群名我随便起的,瓜,你觉得呢,你有没有那种感觉?

【小瓜】:什么感觉?我没有

【方灵】:野?你难道没看出来吗?温煜好像没啥,但橙雀有点不对劲,可不对劲了!

【陆敏】:deideiedei![猫猫赞同]

【陆敏】:是不是有了!是不是在进行了!哈哈哈

【陆敏】:大学之前我能看到的吧,我能看到的吧!?

【方灵】:你这么开心干什么[猫猫无语]

【陆敏】:你不开心?

【方灵】:开心莫名开心[猫猫狂喜][猫猫狂喜][猫猫狂喜]

符橙雀身后的小瓜微微抬了头,表情复杂的看着小闺蜜,心中慨叹:雀啊,我可没说啊一个字也没说……

群聊结束的这个下午,方灵两人的乐子就变成了去发现符橙雀那些值得“意——”的事件:

比如她从侧面偷看温煜,盯着他的侧脸发了好一会儿呆,把自己都看脸红了而后被温煜发现目光,又非常“自然”的往后偏头,语气平澹的同方灵讲话要借一支笔。方灵亦是表情平静的借了,然后下一秒就把这事发到了群里,全群捂嘴狂笑。

又比如符橙雀反常的拿卷子请教陆敏问题,题目巨难,陆敏看到直接两眼一黑,一时半会当然解答不上来,符橙雀见状便立刻转头找温煜聊了起来。被当工具人的敏敏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笑容的把这事转发到了群里,全群更是大乐。

诸如此类,一个下午,不胜枚举。

小瓜没忍住甜腻侵蚀,也加入了其中。

她还不忘朝符橙雀合十拜了拜——

雀,我没有背叛你呀,我进去当卧底,我就看看她们说了啥……

符橙雀很快发现小瓜三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劲。

她心中咯噔一下。

坏了呀,是不是自己表现的有些奇怪?

还是过于明显了?

总之……都不行!

符橙雀在下午后半段到晚上的时间里,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她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比如学习!温煜……就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不需要盯着他看呀!对的,不需要盯着……话说自己盯了吗?没有吧?或者就看了几眼而已,又不多……

这个念头在周二的晚上更加清晰。

她看到了晚自习时陈班满脸笑容的把温煜叫出了班级,在走廊和他说话时,那黑脸开的很灿烂,笑声整个四班都能听见。

方灵“啧啧”咂嘴说:“这就是年级前十的实力,陈班都要赔个笑脸。”

陆敏有些羡慕,道:“温煜现在成绩还在上涨,真厉害啊!不知道温煜高考得多少分,估计不低啊。”

小瓜轻声问道:“够北大或南大么?”

陆敏说:“还真说不定!”

“嘶……”

几人倒吸着气,再看外头,只感觉那里立了一尊神仙。

符橙雀也看着,久了,她忽然有了遐想,接下来的高考既有可能是她和温煜再次结束,又有可能是新一次的开始。倘若,倘若她再努力一些,再拼命一些,追上他,到他身边去站着,就如同现在他站在陈班面前,如果这个时候她也站在那里,是否会和如今“高考之后就去表白否则再没机会”的想法完全不同?她的喜欢,两人之间可能的感情,会不会……

更加璀璨!?

少女想着,心脏怦然而动。

……

温煜感觉这两天符橙雀的目光着实热烈,这般变化让他倍感意外。

下雨天去接淋雨的女生就有这么大威力?

怪不得小说里那些男主都喜欢玩英雄救美的桥段,果然杀伤力巨大,小青梅根本顶不住啊。

温煜既得意又欣喜。

晚上结伴回家时,他忍不住多看了符橙雀几眼,也许是他的视线过于大胆而热烈,巧儿抵挡不住,臊红了脸嗔了眼神,瞟过来目光里带着羞愤。

喜欢啊,他这可太喜欢了!

于是他卖了个关子,“晚上我送你一件东西。”

既不到节庆,也不是生日,这没头没脑的时候,突然送一件东西?

符橙雀敛了一些羞涩,疑惑问:“啥东西呀?”

“看了就知道。”

“还挺神秘呢!”

“那可不是。”

“嘿嘿,那我等着啦!”

两人各自回家休息吃饭洗澡,而后才是后半夜时间。

符橙雀抱着卷子来温煜卧室,摞在书桌上后,直接穿着自己的睡衣扑到了温煜的床上躺着。坂本差点被压出屎来,挣扎着钻出被窝,骂骂咧咧的走了。

她卧了一会儿,才问:“小煜,你要给我什么东西啊?”

温煜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纸壳盒子,回头递给符橙雀,“里头,打开看看。”

少女心中扬起喜意,接了盒子,还没开时她就已经决定:不管里头装的是啥,她都要非常喜欢!

扣开一侧,扒拉着看了一眼,里头像是一本书。

探手取出,模样竟然有些熟悉!

符橙雀突然“啊”的惊呼一声,诧异道:“笔记本?你把你的笔记本送我了吗?”

好像也不是。

这本硬壳的精致笔记本更加崭新,更加的棱角分明,带着浓郁的纸页气和它自带的香味,温煜那本明显旧一些。

手上连连翻动,果然应了想法:这是一本全新的。

符橙雀又惊又喜还有不小的疑惑,“新的!你送我的吗?”

“不然呢?”

“这……谢谢!



又忍不住问:“为什么突然送我笔记本啊,还是和你一样的。”

难道是……情侣款?

少女忍不住羞赧起来,她望向温煜,期待着回答。

温煜笑了笑,“因为你老盯着看,我就猜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想了想,我送你吧。”

符橙雀勐然有些傻眼:

我什么时候盯着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