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吃瓜行动拟定在中午进行,恰巧温煜上厕所去了。

几人当即决定开始“作妖”。

陆敏先是出了教室门,在外头假装晒太阳看书,实则在群里疯狂聊天。

【吃瓜小组】(3)

【陆敏】:快快快,开始呀哈哈哈别等温煜回来了。[猫猫激动]

【小瓜】:这属于钓鱼执法,雀知道了会伤心的

【陆敏】:我准备了好吃的给她赔礼道歉

【小瓜】:行

【陆敏】:让灵说

【小瓜】:好

然后方灵捧着手机刷着,然后看似无意的说道:“啧!我这群聊有人发温煜欸!有个帖子,标题说他好帅,天啊,好像还有偷拍?!”

她的“惊呼”刚起来,外头陆敏立即倚在教室前门喊道:“灵来一下,帮我个忙!”

方灵“欸”地应了一声,然后拍了拍符橙雀的肩膀,等前桌回了头,她道:“橙雀,我出去一下,帮我看一下手机。”然后当着把手机置在了桌面,没有熄屏,似乎……确实是什么页面。

符橙雀看了看,不疑有他,点着头,“去吧去吧。”

方灵快步离开,顺道扯了扯小瓜的衣服。

小瓜只好叹气道:“我想上个厕所,一起出去。”

符橙雀左右看了看,小团队居然只剩下她孤家寡人一个。本来想和小瓜一起去厕所,但又要帮忙看方灵的手机,只好坚守岗位。

手机……

少女忽然想起了什么。

刚刚方灵好像说,有人偷拍温煜?

过分,她都没有偷拍过……

虽然她也有照片,但那都不是偷拍的。可以的话,她也想偷拍一张温煜的照片保存。

那个帖子……

符橙雀心间忽然勐烈的荡漾起来,好想看啊,好想看看别人是怎么讨论温煜的,其他女生是怎么夸他的,偷拍的图是什么样子,她都好想看啊!她既有温煜被别人发现成绩又好长得也帅的窃喜与得意,又有一丝丝不知道哪里来的酸意。这份荡漾逐渐加剧,像大钟表的摆锤,来回晃出了力量,催促着她的动作。

才刚出去,屏幕还没熄灭!

她想看!

超级想看!

摆锤晃出巨大的力量,甚至直接击碎了钟表本身。她望外面看了看,陆敏正在和方灵头凑头的交流着,一时半会应该不回来,小瓜和温煜都还没回。

天赐良机啊!

少女咬了咬牙,心里勐然发狠——

就这一次……以后再不做了!

然后……回头!

她往方灵手机上快速一凑,想要看看帖子,可上头哪有什么帖子,分明出现了自己的模样——

捏猫的!

有诈!

这捏猫的居然是前置摄像头在拍摄!

方灵的手机……居然是在和陆敏视频聊天!

左下角分明还有陆敏和方灵两脑袋挤在一起!



被钓鱼了!

符橙雀两眼一黑。

外头,陆敏和方灵忽然笑的很大声……

……

中午的事情以陆敏和方灵低声下气用糖果好一顿安慰,并保证不告诉小瓜和温煜,尤其是温煜告终。

被钓鱼的小雀姑且原谅了二人。

温煜回来就感觉气氛怪怪的,尤其是看到陆敏和方灵二人的模样就更觉得他上个厕所的功夫,女孩子之间发生了一点什么。

看这疯狂讨好符橙雀的样子,多半也是逗弄了她一下。

好在,无事。

符橙雀微微有些尴尬,她忽然有些明白——

她想隐藏的一些小东西,身边小伙伴分明都有些猜到了呀。

哎呀……

这可怎么办……

自己怎么这么藏不住呀……

……

下午仍旧是学生日常。

中午的小插曲符橙雀很快抛之脑后,根本没有影响到她的情绪。

这两天符橙雀的问题有些多,温煜一有空闲就得去教教她。教学的气氛一起来,就能完全撇开其他人,形成二人的独立小世界。

温煜总觉得,这是符橙雀若有若无的某种行为,似乎是在拉近二人的关系。

可他又能从其间感受到小青梅极高的学习热情,她并不是随随便便问,是真的在认真的学,认真的记。

就很奇怪。

下午课间,他忍不住小声赞道:“符总,你最近很用功啊,为啥?”

这话问的符橙雀一愣。

为啥?

为了成绩好,为了赶上你啊!

她把手上的笔摁进笔袋,从里头挑了一支红笔连同上课做的卷子推到温煜面前,掷地有声道:“当然是为了提高成绩呀!你看看我这几题解法有没有问题,画个圈圈。”

温煜接过笔、卷,一边转动着红笔,一边查看答桉,嘴上应道:“你以前也会努力,但这两天我感觉你很拼。”眉头一皱,红笔在卷子上画了几道线,几个圈圈,示意有问题。

符橙雀凑近了一些,忙问:“哪里有问题?”

“解答的不理想,再改改,离标准答桉有一两分的差距。”

“唔……”少女沉吟了一会儿,故作认真说:“因为朕,想要做一个出色的女帝,要‘大帝’!”

温煜偏头瞄了她一样。

“干啥……”符橙雀被这一眼看红了脸。

“感觉有好久没听到你说‘朕’和‘女帝’了,怪想念的。”温煜说完把笔、卷推回,“改了给我看看。”

少女“哦哦哦”的点头,又嗔怒道:“以前说我什么‘中二’,现在我不说你还不乐意是吧!”

“嚯!好像还真是这样!”温煜击节道。

“鲨了你哦。”

“舒服了!”

“……”

符橙雀重新端详题目,拧着眉头试图理解温老师“解答不理想”这句话,笔帽的一端在脑壳上戳了又戳。

温煜笑着宽慰道:“慢慢来。”

符橙雀抿了抿嘴。

她心底有个小小的“符橙雀”在胡乱叫喊,说:“小煜呀,你要跟我多嗦话,我也跟你多嗦话!开心!”

似乎听到了她的心声,温煜忽然指着书上的一个名字说:“这个人有个‘女帝专用曲’来着。”

符橙雀循着看过去,发现温煜指的是俄国女大帝“叶卡捷琳娜”这个名字,是她很喜欢很崇拜的几大女帝之一,偶像呀!

不过“女帝专用曲”是个什么?

“什么‘专用曲’?”她问。

“短视频里一有叶卡捷琳娜出场,就用这首歌来配。”温煜解释道,然后打趣说,“以后你也整一个bgm,你一登场,全体放歌。”

符橙雀幻想了一下那个场面,有些傻,但好像又有点热血!

温煜又道:“这歌我还挺喜欢的,推荐你听听。”

推歌?!

温煜原来是在给我推歌呀!

哇哈哈哈……嘿嘿嘿……

少女的兴致突然在这里提至最高,她忙问:“叫什么呀!我要听!”

温煜抽了一张纸,在上头写了一串字母,然后念到:“《h?ll om mig》”

符橙雀毫不关心它是怎么念的,它只想快一点听到温煜分享给她的歌曲,她迫切的想知道温煜的听歌喜好。

双方第一次的歌曲分享值得纪念,她已决定,将今天的日期记下。

她也已瞬间有了想法,把歌曲听完,然后想好心得再认真的写成文字回复给温煜,同时呀,放一首自己也很喜欢的歌曲,推给他!

嘿嘿。

这样,话题不就有了吗?

这样,不就可以一直和他说话了吗?

哇!我超棒!

在某个课间,她搜出了这首歌,再偷偷拿了耳机塞耳朵里,趴在课桌上边看歌词边听了起来。旋律激昂,女声有力,确实非常有女性气势呀!

可歌词的怎么这样……

“我们的世界需要,

每天能有更多的爱,

它让我和你都存在,

让我们现在在此地开始……

所以,请抱紧我吧!

千万不要松开手,

我已迷恋上你无法自拔!

没错,我是如此渴望你,

请到这里来,现在就抱紧我……”

伏桌的姿态无人可以看到她的脸,可少女知道自己的脸上已是绯红而滚烫,泊泊热气呼呼向外涌着。她的心脏在狂跳,每一秒都好像比上一秒更加有力。

她紧盯着手机屏幕,上面滚动的哪里还是歌词了呀,分明成了一字一句的台词——

那是温煜要对她说的话呀!

是温煜在某个情热的夜晚,于他的卧室,拥着她时用强势的语气说下的话!

强烈!狂放!

可这也是她好像非常非常想要发生的事情:抱紧你,迷恋你,渴望你……

是她在某个黄昏,和温煜并肩走在夕阳下时她的主动,扑到他怀里,抱住他的身体,迷恋特殊的气味,渴望得到回应。

符橙雀心中呜咽起来,什么意思呀?温煜推她这首歌曲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喜欢她的意思?还是说,想要她主动一点,热烈一点!

少女微微抬头,偷瞄了一眼身旁的竹马,脸旋即又埋回,藏好自己奇怪的眼神和羞赧难耐的表情。

诶!

好难懂呀,男生好难懂呀……

……

那首歌,温煜虽然听过,但从没有关注过歌词。

他并不知道,这是一首瑞典情歌,战歌似得旋律谁第一次听会当成情歌啊!只是被洗脑了而已,于是拿来给符橙雀分享分享。

他现在想的更多的是符橙雀笔记本里的那首诗呢!

咋回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