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陷入奇怪的幻想好一阵子,窗外骤起的声音将她陡然惊醒,她连忙搓了搓脸恢复平澹神色。

转头望去,温煜在窗旁笑吟吟的盯着她,她小声问:“做什么?”

温煜将手探出窗外,感受了一下屋外的气温,然后问:“四月春凉,夜晚气温低得很,你睡觉冷不冷呀?”

“嗯?”

聪明的女帝敏锐的察觉到军师的“无事献殷勤”,果不其然,他下句话便昭然若揭——

“你冷的话,其实可以叫我的。”温煜指了指自己,笑容纯良,“都说男人的体温要比女人高,被窝也更加暖和……”

温煜眼睛转到符橙雀的床上,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床的一角。

然后指头调转方向,继续说:“你那个被窝,其实我可以勉为其难的进去给你暖暖。”

符橙雀“哦”的也笑了起来,她抓住一个点,“‘勉为其难’呀?”

“鼎力相助。”温煜改口。

“要这么费劲儿么?”

“乐意之至!”温煜拍桌道。

“呀?进我的被窝居然只有‘乐’吗?”少女狡黠的笑着。

“我望眼欲穿了!”温煜怒道,“说好的让我进你被窝的,都过去多久了!”

“多久了?”少女羊装失忆。

“3天!”

“这么久呀!”

“可不是吗?明明说好马上马上,结果都3天了,今天不让我进,明天难道能有吗?没有!3天又3天,什么时候才能躺进去啊!巧儿!”

“哈哈哈。”那头的少女抱着肚子笑,在自己床上打着滚。

温煜看着羡慕极了。

“今晚能去吗?”

“你自己都说了‘明天没有’,那当然明天之前都没有啦。”少女眨眨眼睛。

温煜:“……”

符橙雀捶着被子笑了一阵,爬起来问:“你不怕被我爸打断腿啊?”

“到时候我会跪下去求他,看在我爸的面子上,他老人家怎么也得留一条腿给我爸打。然后我再求我爸,他会想方设法留半条。”

温煜说完,更乐了,又说:“赚半条,不亏!”

符橙雀笑的更厉害了。

笑完在窗户后头冒了半个头,笑嘻嘻的说:“想进被窝可还不行呢!等着吧,等我做好了心里准备,就让你来。”

温煜忙问:“多久啊!”

那头的窗玻璃忽然关到只剩一条缝,窗帘也拉上。有个声音从缝里漏了出来:

“3天!”

“……”

“欸!”温煜重重的慨叹一声,望着夜空皎皎孤月,怅然若失。

他语气“低落”的念叨:“没有小青梅的被窝钻,没有温香软玉在怀,与凄冷月光共眠,人生没劲儿。”看一眼对面。

“罢了罢了!”再看一眼。

“睡也睡也!”

最后看看,小青梅还是没有出来。

又叹一气,窗帘一拉,哧熘进了被窝,鬼天气,忒冷。

……

符橙雀躲进了窗帘后头,听着对面发癫的胡咧咧轻轻“呸”了一嘴,再偷看着温煜“失望”的表情匿笑一会儿,转头继续写诗。

臭温煜,太嚣张啦!居然敢逗弄她,现在没有缺点硬写也得有!

言归正传,缺点是什么呢?

比如呃……比如吹自己不够多!身为军师,不时刻拍女帝的马屁,这就是缺点!

欸对!

就这个!

符橙雀忽然就开心起来,手下刷刷,竟快速的添了半截在后头。写完端详一阵,分外高兴——

“好诗呀好诗,好就好在它极烂!”符橙雀喜滋滋的自说自话。

合拢笔记本,点灭小台灯,翻滚到床上。

她在躺下前从窗帘缝里张望了一下对面,心中也期望着那头亦会看她,可惜没有。但可惜只维持一瞬,她又高兴起来。便是没有又如何,至少她明天还能见到的。脑袋陷入鸭绒的枕头里,一身的重也随之沉在床上。她又想到了温煜的床,那里没有自己的软乎,可她也喜欢那里,还想去躺。惆怅的是近来找不到什么理由。

让符橙雀念想的不止隔壁的床,还是温煜这个人。刚刚聊天前的一通遐想,让她愈发觉着,温煜他真的好好啊,对比之下居然满身都是优点,好像比谁都要好!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喜欢异常正确异常有价值,异常的……合适。

那样的话,她的告白就将是一场“正义执行”,谁能反对?谁敢反对!

但越是这样她就应该忍住,因为“早于高考进行这类行为,属于不正确,就不‘正义’了”,少女忽然脑补了一个“温煜”,并让这个“温煜”在她脑海中说了这段话。

说完,她藏进被窝窃笑起来。

这段睡前畅想简直是最棒的助眠方式,比什么白噪音都管用。

迷迷茫茫之间,她又隐约想起了自己的系统,自己的还未完成的任务。没有惊慌,没有诧异,甚至没有从半睡半明之间醒来,她就那么任凭思维自己跳跃。

温煜、破诗、笔记本、我符橙雀、女帝的未来、记不得的任务、该拼命的高考、小小的藏着的喜欢和既喜且忧的表白计划……

驳杂的内容里,好像有一个点,又好像没有,她没抓住,它闪光般消失在梦里。

再睁眼,天已透亮。

睡得很好,脑袋清明。甚至能够接续昨晚的思路,她起床前又望了望对面,看到温煜已经起来了,才“哎呀哎呀”的赶紧爬起来。

如果让温煜等自己太久,他不耐烦的走掉了事小,因此讨厌她的话……

那多不好哇!

所以……起床咯!

符橙雀出门时,温煜已经在等着了。她第一时间递上笔记本,喜滋滋的说:“今晚你再看!”

温煜停住要翻动的手,乐道:“咋了,搞神秘啊!”

“本来就不长,得今晚看完今晚回复才有那个感觉。”

温煜点点头,“有道理,那我先放回去。”转身往卧室走去。

符橙雀眼睛盯地紧紧的,不放心的喊着:“可不准看啊,我看着你呢!”

“知道啦知道啦。”

少年挥着笔记本,随意的应着。

温煜自然不会去看的,这一份小小的期待,承载着一种特殊的乐趣。他和符橙雀仿佛成了上世纪那种“笔友”,明明有更加先进的沟通手段,却仍旧使用纸上的交流。

昨晚就有这般的感觉。

这种不见人只见字的方式,比之电子屏幕上冰冷的方块,更具活力。

看字的人可以从文字的大小、间距里了解彼此的心情。

反之亦然。

他忽然觉着,自己送的这笔记本,还真不赖!

符橙雀看着温煜的背影,确保他没有偷看。一旦他看到了,那自己在纸上画的“小飞虫温煜”不就暴露了吗?

今晚再回复,可就没有猝不及防的效果啦!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任务……哎呀,这两天又是考试结束的诸多事宜,又是想东想西,自己已经完全忘记了任务这回事!

时间还长,可抽空也得琢磨琢磨了……

但她不急,甚至颇有自信。

谁让她也是亲自的、主动的完成过任务的高手了呢?

她可不是什么小白咯,其拥有能够看穿系统任务虚伪表皮,直抵真实视界的“真眼”!

任务?还不知道怎么搞!

但,随时出手!

哇哈哈哈……

……

清明之后晴了几天,可今天云层又阴恻恻起来。不黑,应该是有一阵的细雨。

前两日大雨过后草木都飞速的绿了起来,去公交车站的这段路,春意盎然,走在其间,都忍不住想要驻足欣赏、感受。

可符橙雀发现温煜一直在搓脸,对这番美景是看都不看。

她凑前看着,一张小脸颇为得意:“呀!温总,少见的没睡好呀。”

温煜瞄她一眼,少女快速低头避开目光,他“啊”了一声应道:“是啊,天冷啊,家庭贫困被子薄的很,一晚上冻的我哟,瑟瑟发抖!”

“我让姨给你加被子!”

“有劳了,还不必。”

“干嘛,不是冷嘛?”符橙雀笑意盈盈,“冷干嘛不加被子嘛,冻坏身体,我可是会心疼的。”

“你很嚣张很膨胀啊。”

“哼哼。”

“是不是感觉自己昨晚拿捏住我了?”温煜咬牙道。

符橙雀把“我就是这么觉得”写在了脸上,走路都是闭着眼睛,她昂着头,把最怂包的台词说出了最狂妄的语气:“我不敢呀”

“当真不敢?”

“当真呀!”

“那我今晚去你屋里睡你的床。”

“不行。”

“真干脆。”

“对头。”符橙雀重重点了一下头,然后笑了起来:“哈哈哈……”

拿捏住温煜的感觉让她浑身舒畅,比之四周美景,春天的轻风,被浇淋之后晒到的阳光还要让她舒坦。

温煜看了看他,乐呵呵起来,等着她笑完。

公交车由远及近,就快到站了。

符橙雀哼着调子,温煜突然说:“我记得你之前还答应过给我捶背。”

刹那间,风云变色。

符橙雀瞪大了眼睛瞬间甩脸过来,那惊恐的眼神里分明在说——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了!?

可旋即她就想起来了,上个任务,为了完成上个任务,她付出了一大堆,其中就包括给温煜当半个女仆!

“那我不是当……”

温煜笑容灿烂,“捶背和我体验昏君,那是两回事。何况你没捶呢。”

“……”

少女忽然感觉,天塌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