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的事终究得应下,债得还呀!

符橙雀不恼,反而还隐隐有点期待。

她期待着那种意外。

这话不能说,甚至不能表现给别人看,只可以自己知道。

她抱着从温煜那里回收的笔记本回到自己的卧室,开了小台灯,翻看那一页,然后一字一句的读着。

原以为,又会是一些怪里怪气的东西,打油诗,抑或者揶揄她的话。

可没有呀。

竟然是一篇简短的回忆。

小时候、星星、屋顶……我下来了然后再没上去?

符橙雀努力回忆了一下,好像……确有其事。至于原因……

[我被你妈拉走了!她说有好吃的,找不到你在哪儿,懒得找了,刚好看到我下去就让我去吃了……]

那时候与温煜关系还很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理他的理由。

符橙雀把自己的话说完,眼神又落在了夹在当中的那一句——

[我等了你很久的。]

嘶……

少女的心陡然一跳。

有一股灼热的躁动顺着纸页传递指尖,再倏忽间到了心脏,狠厉的揪上一把。

这什么呀,像是一句表白,不!简直就是在鼓励她高考之后一定要去表白的话一样,她盯着那字眼,心脏“冬冬冬”跳着,体温在升高,嵴背溽热,嘴上“啊呀啊呀”的忍不住轻轻呻唤,她晓得,今夜怕是又要睡不好了……

之后两日,笔记本没有交还到温煜手上。

周日那天早晨,温煜忍不住到楼下时好奇问了,被符橙雀打着“我还没有写好哦”的哈哈应付过去。他猜测,是自己的话让符橙雀想东想西去了。

其实他真的就想问问而已……

中午结束一周的课程,下午便是相对闲适的休息了。

晌午太阳很好,热辣辣的温度感觉能杀死绝大多数螨虫细菌。

早上老妈就高兴的很,说着“前几天阴沉沉的都没啥好天气晒被子,今天必须换洗”,于是对温煜下了命令,中午得洗个床单被套。温煜很听话,还顺便把其他衣服也一并洗了。

另一边,符橙雀回了家,冲了个澡换了轻便舒适的睡衣,往床上一滚,然后开始翻找网上商店的衣服,顺便等温煜做饭饭吃。

这一刻,少女心中藏着满当当的窃喜——

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的妈妈让她帮忙选贴身的睡衣!

嘿嘿。

这是什么呀?

这叫“钦定”!

钦定她——符橙雀,来给温煜选衣服!

谁会给男生挑选衣服啊?

那还不就是传说之中的……女朋友?

嘶!



呀!

啊呀——!

哇呀呀!

符橙雀突然面红耳赤,在沙发上拼命打起滚来,煎鱼似得把自己来回翻面,一边翻动一边发出“伊呀呀”的叫声,最后脸埋在枕头里,心中满是羞耻。

符橙雀呀符橙雀,你在想什么啊!

什么……女朋友啊!那种东西也太远了吧!

姨分明就是随口一说,让你帮忙找朴素点的衣服啊,哪里就有女朋友那种事情嘛。

但是——

女朋友……

温煜的女朋友……

意…嘿嘿……

兀自沉溺于绮丽幻想之中许久,吐了许多粉色泡泡之后,符橙雀才在挣扎里悠悠的抬起了脸。她精致白皙的俏脸上绯红一片,吸口气再轻轻吹了一下自己的留海,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我在想什么呢……”

整理了心绪,她继续翻看起衣服来。

来回对比了好多,挑了四种不一样的,其中一种是和自己那一套一个款式,她自己称为“小鹿款”。

她决定就拿这四种去让温煜选,自己就客观、公正、公平的说出它们各自的优缺点就行……

没有私心!

绝对没有!

情侣睡衣那种东西……

不会的。

除非天意。

毕竟天意不可违……

温煜费劲儿晾晒床单被套衣物时,兴奋大于害羞的符橙雀抱着手机从外头快步进了来。她直熘地冲进温煜卧室,喊着:“温煜温总?坂本你爹呢?”,卧室没看到人又退回到客厅喊:“小煜你人嘞?”

左顾右眄一番,目光在落到阳光时亮了起来。

“在这呀!叫你也不吭一声。”

她又高兴的喊道:“温煜,你妈让我给你选睡衣,我给你挑好了四款,你看看哪一款喜欢呗。”

温煜双手忙碌,没好气说:“行啊,反正我不忙,你放我脚上来,我用脚看。”

“嘿嘿。”少女笑了两声,问:“那我念给你听,你选?”

“这么急?”

“很急。”符橙雀点着头。

要是腾出手让温煜自己看,天意指不定就不准了呢!

温煜无奈道:“行,你念。”

少女“嗯嗯嗯”的应着,眉眼满是笑意。

“首先,有一个小鹿款,棉质的,料子很好舒服着,价格最近打折比较便宜,是个口碑货呢,好评也多呀,你瞅瞅,几千条!”

小鹿款,优点还挺多。

温煜表示记下了,又问:“有啥毛病没?”

毛病?

符橙雀很想说,没有。

但不能说,她得公正客观,于是便真诚的说了缺点:“毛病……可能就是好评太多了。”

温煜惊了,他望向符橙雀,见后者一脸娇羞的低头,不由诧异道:“这也能算毛病?”

“当然呀。”

“那其他三个呢?”

“a款和小鹿款相比,面料不行,是混合的那种,不舒服;b款……”

“等等等等!”

“咋么?”

“什么叫‘a款’‘b款’?”

“哎呀,洋货呢,名字有辣么长,我就用简称代替。”

代替?也行吧。

a款面料差,贴身的衣服面料不行那确实不行。

温煜压下吐槽的心思,“你继续说。”

符橙雀又道:“b款和小鹿款比什么都好,就是太贵了!一套要好几千!”

“你咋不说要一套房呢?”温煜忍不住了,“你看那么贵的干什么?”

“姨说给你挑好的。”

“不要b款。下一款呢?”

“c款就便宜啦,杂牌的,只要二十块钱,上衣十块钱,裤子十块钱。”

“搁这收破烂呢?”

“嘿嘿,网上的衣服嘛不就这样。就这些,你选哪个?”

天意!

天意的选择呀!

符橙雀面有激动,直直盯着阳光下的少年。

温煜横竖听着古怪,他手上动作放缓,心中捉摸了几瞬。目光不经意流转之时,忽然看到了符橙雀身上的睡衣,小长颈鹿和河马的花纹让他心间一动。

他放下手头的衣物,慢慢走向符橙雀。

客厅的少女本来满脸兴奋和期待,可突然看到温煜朝着自己走来,心里登上一突突,“噔噔”连退两步,惊恐道:“干……干什么!”

温煜忽然笑了起来,“巧儿。”

“干嘛!吓我啊!”

“给我看看你的睡衣里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