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挪到四月中旬,晴雨交替的时日多了些。

早上出门那会儿,天际还好,只是没那么亮。当温煜二人从公交车转车时,该有的日头久不露面,甚至云都开始灰黑。

符橙雀盯着云远眺,忽然问:“小煜,你带伞了嘛?”

温煜拍了拍包的侧面,“带了。”

她又说:“雨好多啊,下不完的感觉,一如我滴心情呀”

“快谷雨了。”温煜也望天,又看向身旁的少女,“你啥心情?”

“愁呀。”

“愁啥?”

“我的成绩,我的青春,我的未来……”符橙雀幽幽的说,她看了一眼温煜,心道:还有我初春的恋情。

他带伞了啊。

真好!那样的话,骤来的频繁的雨不会淋湿他,不会感冒不会生病,不会让人担心。

真不好!这样的话,她足以容纳两个人并肩走的伞下,就找不到理由也让他一起进来了。

她想着。

车来了。

两人前后上了车,车上惊喜的遇到了小瓜。

小瓜一人坐在车窗边,符橙雀跳过去拍她的肩膀时她才惊醒,然后喜悦的互道早安。

温煜立在一边用手机翻阅英语单词,两个小姐妹开始聊天。他偶尔也看看这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彭慧给他的感觉变了,不再那么……

怎么形容呢?

就好像半年前的彭慧是夏天的那种雨,冒冒失失却也热烈。

如今更像是春天的,多了几缕想法,内心更加细腻而丰富一些。

其实符橙雀身上也有这种感觉。

但可能他平时更多是在小青梅身上投注视线,“变化”的感觉并不明显,所以如现在这般目光投到彭慧、方灵、陆敏身上时,就会感觉她们变化极大。

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高三嘛!

随便来点动静就够这群学生喝一壶的,譬如这周的小考和即将迎来的最后一次模拟考。

温煜几人已经少关注排名了,尽自己努力,保持当前水平考到最好才是。

符橙雀在早些课间中二病又犯了,她挥着手说:“此之小考与模拟考,昭示着我们高中时代的终焉,也预告着我们即将到来的新生!兄弟姐妹们呀,路途坎坷,但我们已然冲了过来,所以即使接下来手折了,腿断了,眼睛蒙尘,浑身乏力,也要用牙齿咬着草根,用下巴勾住地面,用耳朵听终点的哨声,竭尽全力,绝对要攀上巅峰!”

她说完,眼睛瞄向温煜。

温煜第一个响应,他大叫:“好!”然后鼓掌。

方灵笑嘻嘻的说:“说错地方了呀橙雀,这话你上次在誓师大会上说就好了,肯定有劲儿。”

陆敏也道:“最近橙雀也看了不少书呀”

符橙雀叉起腰来,很得意,“谁说不是呢,排比用的好,高分少不了。”

小瓜抿抿嘴,没说话,手往抽屉送。

方灵瞧见这动作了,又把目光落回的符橙雀的脑壳壳顶上,心中“哎呀哎呀”的叫唤。

中午饭后,雨下的淅淅沥沥,在天空中串成串,窗檐滴着水珠子,有时候会“吧嗒”的响,和因此而寂静的校园形成对比。

走廊没什么人。

小瓜在教室外鼓着腮帮子吹好了充气锤子,然后冲教室里喊了喊:“雀,来一下!”

符橙雀一边“咋了咋了”的问,一边到了教室外,见小瓜在看雨,跃到她身边,俏生生、笑嘻嘻的喊:“瓜卿!”

又问:“叫我做什么哇,我正让温煜教我数学呢,他……”

她话没说完,就见小瓜拿出一柄充气小锤子,在她脑门上快速敲了一下,发出“布”的一声闷响。

符橙雀吓一跳,随即又开心起来。

“哇!瓜,你哪里来的气球锤子,哈哈哈!借我玩借我玩!”她说着,伸手就要拿,“我拿去敲温煜!”

小瓜退了一步,用更大的力,狠狠敲了一下符橙雀的脑壳,发出“冬”的一声响。

符橙雀捂着脑门,喊道:“瓜,你打我干啥!”

小瓜严肃的说:“你该敲一敲。”

符橙雀动作缓慢下来,她望着小瓜板正的表情,愣愣的。

她问:“发生啥了么?”

小瓜摇摇头,把手上充气小锤子转着圈儿,反问:“雀,我问你,你刚刚出来,念叨了几次‘温煜’。”

温煜?

符橙雀疑惑的“啊”了一声,然后怔住,思绪顺着想到话头,可她却记不得自己说了几回,只怯怯的说:“没……没说几次吧……”

复又有些脸红的羞愤,“干嘛!”

小瓜又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壳,这次动作很慢,符橙雀也没躲。

小瓜说:“你说了三四次!才出来这么一会儿,还是我叫你出来,结果你心里眼里嘴上都是‘温煜’!你喜欢温煜,而且已经很喜欢了,对吧?”

少女勐地羞臊难堪起来,她垂下眸子,哼哼唧唧的说:“哪有啊哪有……”

一边说着,一边往后躲。

小瓜看着符橙雀,有些无语,什么哪有啊,谁都看出来了。

不止于她们这几个关系好的,甚至是那些坐在周围的同学,都晓得了。

她拉住符橙雀的臂弯,让她没法跑,把语气转换的更加轻柔,说:“雀,其实呢,我们都支持你。”

符橙雀抬了抬头,红着脸,眨着眼睛看小瓜。

“对啊,我、灵灵和小敏,都知道呀,我们支持你的!”小瓜说着,把小锤子放到一边,“但是啊雀,我觉得你现在关注温煜的时间太长了,真的太长了。”

少女又垂下头。

小瓜把符橙雀的身体掰向自己,轻快的笑了笑,然后道:“雀呀,高考就剩一个多月了,你更应该全神贯注的去复习啊!温煜他呀,又不走又不跑的,就住在你旁边,高考之后全是看他的时间,你可以随便看,随便的瞧,全天冒泡泡,对不对?”

少女沉默许久,最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小瓜很满意,又叹气道:“可你不能像我一样啊,搞错了重点,成绩一落千丈,你晓得我爬上来多难吗?”她说着,见符橙雀抬了红脸开始看自己,又恢复笑容,低声问:“认真讲,雀,你难道不想跟温煜上同一所大学吗?”

符橙雀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