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瓜笑的更欢快了,“你肯定想对不对!”

两人对望一眼,这一瞬间似乎有什么特别的气氛在酝酿。

小瓜放开手,扶住冰凉的栏杆,看向漫天的雨丝,轻悠悠的重新开口:

“不止一起上大学啊,你还会想象以后会跟他变成什么样子,月光下或者海边散步,说着温馨的话,追打玩闹。”

“你还会想假如变成情侣会做什么,成为他的女朋友之后会做什么,一起看电影?或者抱在一起在沙发上聊天,要不要一起做饭,或者吃他做的饭。”

“甚至,还会去想哪一天他对你的求婚,哪一天有白鸽子和婚礼,哪一天的洞房花烛。”

她转头脸来,用璀璨的笑容问:“雀,你会想,对不对?和我一样。”

符橙雀从未见过小瓜有过这样的表情,认真、贴心,她扬着好看的笑容用轻描澹写的态度说着温暖的话,可里头又夹杂了雨一样的微凉。

她忍不住轻轻喊了一声:“瓜?”

小瓜说:“我在。”然后又接着自己的话道:“雀,可那都是以后的事情呀,现在要做的是认真的复习,你的心思应该在高考,而不是温煜,不用担心,温煜他一定能懂。”

符橙雀抹了抹一侧脸颊的雨丝,冲小瓜点点头,转头也看着春雨,默然不语。

初恋是由大量好奇与一丝愚蠢组成的。

好奇的是它所带来的未来,不同于“一个人”的组成,而是“两个人”的以后,由此引发的种种幻想,都令人神往。愚蠢则是缺乏理性和阅历,使得它总显得不那么完美。

但不可否认——

初恋是青春的第一朵花。

这场雨一直绵延到午后,傍晚才停。

温煜和符橙雀在晚自习之前被陈班叫去一趟,倒没什么大事,就是将班级第一第二拉到面前说些交心的话。这次小考的难度将会异常的高,可以预见的一些学生们的成绩会略微爆炸,为的就是锻炼学生们的心态,而班主任们的心理工作在近些时日一并的做了起来——

该批评的批评,该鼓励的鼓励,引导要做好。

这般的谈话,陈雄国已经做了不少,好些中等成绩的前两周就已经被他叫到办公室聊了,甭管成绩目前是高是低,还有无大的进步,说几句没啥问题。

这周轮到班级的那些个优等生了。

陈雄国琢磨了许久,决定从温煜和符橙雀开始。

四班尖子生,又是青梅竹马,还……

互有情愫。

既简单又难搞,唉。

叹气之时,二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陈雄国置下茶杯,一边扣着盖子一边招呼:“来来来,进来进来。”

然后起身去饮水机接了水。

等两人坐到老位置,他笑容满面的送上水杯,自己重新抱起茶杯坐回,摇晃着茶汤随意问:“你们两个,最近学习状态怎么样?”

温煜鼻子动了动,没回答问题,反而眼睛转着道:“陈班啊,我也想喝茶……”

陈雄国瞄了他一眼,朝着饮水机努努嘴,“自己去接热水。”

温煜欣喜的在饮水机边上倒掉杯子里的冷水,重新接一杯滚烫热水,回来时,陈班已经从抽屉里拿了一小盒包装精致的茶叶。

少年“哟”了一声,说:“陈班可以啊,换茶叶了!我就说闻着咋那么香,勾的我也忍不住想喝了。”

陈雄国拈了三四根茶叶,丢进热水杯里。

温煜忍不住道:“多丢点,我喜欢浓的。”

陈雄国说:“小小年纪喝什么浓茶,回头牙黄了!”

温煜不肯,揶揄说:“老师您别抠搜啊,再加三五根。”

陈雄国恼道:“这不是抠搜!三五根……你这小杯子热水,够了够了!”

该说不说的,茶叶他确实换了,现在喝的更好更香,当然也更贵。喝得起这茶叶,主要还是四班成绩看涨,尖子生直接在全校上冒了头,近段时间他陈雄国在二中风头无两。这工资虽没变化,但奖金嘛……还是有一些些的,而且高考结束之后,还可能有更多,甚至之后的评级下来,往上走走也说不定。

如此顺心快意,喝好茶的底气自然也足足的。

他瞧着温煜一直盯着他,只好服软叹道:“两给你丢两根,你等下喝完再泡一杯,倒了可惜。”

“晓得了晓得了。”温煜喜滋滋的叫着,又说,“我明天也带个水壶,每天来您这接水喝,好茶叶到底还是醒脑的。”

陈雄国收茶叶的手勐地一抖,黑脸憋到发红。

符橙雀坐在一边,像个局外人似得全程旁听、观望,心中大呼“温煜你果然好牛逼啊”。如今她来办公室次数多了,也陈班打交道也多了,也晓得陈班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拘谨少了许多。可让她像温煜这样,讨茶喝不说,还嫌老师抠搜,末了还要来分茶叶,断是做不到也不敢的。

她看到温煜端着茶杯吹水,又看到陈班闷闷的装好茶叶。

这黑脸老师先看了温煜一眼,咧嘴笑了笑,然后把目光转向自己。

“符橙雀,你呢,你最近学习状态怎么样?”

她道:“老师,我还好,最近感觉效率挺高……”

“那可以。”陈班应了一声,再看看温煜,又对符橙雀说,“第二名有压力不?”

符橙雀默了一会儿,晃了晃头道:“老师我没有呀,我虽然把温煜当目标,但学的是他的学习态度、思考方式什么的。”说完,少女心中“嚯”了一下,喜滋滋想:朕有温军师八成功力矣!

陈雄国点点头,颇为欣慰。

之后又问了一些关于学习、生活与家庭的问题,一一获得回复。

这场聊天持续了十几分钟,内容并不严肃。陈雄国也只是了解了解情况,看看学生有什么需要。除此之外……

“符橙雀,你先回教室去吧,我跟温煜说几句话。”陈雄国说。

符橙雀点点头,乖巧的出了办公室。

等女孩走了,陈雄国望向温煜,想也没想皱眉问:“你和符橙雀好到什么程度了?”

温煜差点喷了。

他端着茶杯默然一阵,说:“我觉得……应该可以结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