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雨疏风骤,今天傍晚反倒是生出彤云。

从四班的教室往外眺望,能看到天际一片霞光。小瓜、方灵和陆敏丢下了乏味的卷子,三人跑到了窗边,开始拍照。

还叽叽喳喳说着各自的感叹:

小瓜眼睛闪着光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在高中的校园看晚霞啦”

陆敏吟了一句:“青春落幕,亦是璀璨。”

方灵咋呼起来:“天呐,像刷了辣椒油的煎饼!”

小瓜和陆敏望向方灵,她挠了挠头,讪笑说:“饿了……”

温煜见符橙雀坐在座位上没动静,问她:“你咋不去?”

符橙雀看了看那头热闹的场面,回头念经似得说了一串:

“我大抵是病了,或者人麻木了罢,对世间这般欢乐愈发澹薄,我许是早就该找陈班说道,向他告假三五天的。但我向来是不爱同他说这些,我知道他不会同意,说了也无益。但既然你来问,也就都对你说,你且听一些,记不记全由你说了算……”

温煜:“……”

温煜看着一脸认真憋笑的少女,又瞄了一眼她手边的卷子,果不其然有老先生的着作赏析试题。

他沉吟一会儿,也板正着脸念:“雀哥儿,你要记着,同长辈不许说怪气的话,无心说了就该作揖赔礼,诚心了也就不要甚么紧的。”

说罢,又瞪一眼符橙雀,卷了课本扬起,羊作气汹汹的说:“快道歉!”

符橙雀“呀”了一声,轻轻的拍着自己胸脯假意惶恐道:“骇死我了,骇死我了!”

然后彼此望了几秒,一齐伏桌狂笑。

符橙雀并不是对那景色没有什么兴趣,她只是忧愁了一下天气。课本里说,晚霞预示着晴朗,那气温一定是会回暖的。

她买的睡衣,是棉质的,如果天气暖的太快,恐怕温煜穿不了几回就该换了……

那可是她为他精心挑选的睡衣呀!

和她的可是一个款式的!

只穿几回的话……

多可惜多浪费呀。

她有些纠结的想着,这时,另一个念头忽然又冒了出来:

这是不是也说明她又可以给温煜买新的一套衣服了?

而且自己也可以跟着换,只要她去跟姨说道几句,夏装的事情那还不是自己的?到时候还不是想怎么买就怎么买,甚至可以真的弄一套……

情侣款?!

蓦然想通这茬的少女眼睛亮了起来。

她表情喜悦的冲着温煜抬了抬下巴,莫名其妙“哼”了一声,然后又朝小瓜那边望去,“嗷”了一声,叫道:“加我一个呀,我也要拍!



温煜被她一来一去的神态整的愣愣的,把卷起的书本抚平,看着符橙雀背影心道:

捏猫猫的,别“大抵”了,是当真有点病!

……

符橙雀晚上顺道去拿了快递,等吃完晚饭,就带着试卷和衣服到了温家。

客厅,温爸蹲在墙的一角敲敲打打个什么东西,温妈在阳台用小盆子装温水细致的搓洗着温爸的白t恤领口,两人看着都很忙碌。

符橙雀先凑近到温爸那里,看了一眼,没看明白在干啥,就问:“叔,忙啥呢?”

温爸道:“修个小东西。”

“噢。”

符橙雀兴致阑珊,她转头到了温妈那里,蹲在旁边,好奇宝宝似得瞧着温妈手上的动作,嘴里道:“姨,给小煜买的睡衣到啦。”

温妈瞄了瞄她,笑道:“行,多少钱,回头我给你。”

符橙雀摇头,“欸,不是。”

“咋了,不合身?”

“也不是……”她又晃荡脑壳壳,说:“我买的是棉的,但是最近要热起来啦,过阵子穿棉睡衣睡觉会热吧。”

“小煜那屋里有空调呢。”温妈笑容很好,手上不停,又说:“不过巧儿说的是,天气变化快,前两天还冷得很呢,这样,再麻烦你帮小煜买一套夏天的吧?”

符橙雀倏忽抬头,高兴的连连颔首,“好呀好呀!”

她再朝着温妈抖一抖手上的新衣服,喜滋滋道:“这个我先拿给小煜去试试,不合适还得换呢。”

温妈笑得很灿烂,“去吧。”

少女起身往卧室奔,跑了两步突然停步,回头怯生生的问:“姨,你要吗……我给你也选一套?”

温妈爽朗的大笑了两声,搓洗的声音也大了些,她开心道:“谢谢巧儿哟,我就不用了。”

符橙雀点点头,转身进了卧室。

少女走后,温爸抱着个方盒子走近,他一边拧螺丝一边问:“咋样?”

温妈看他一眼,“什么咋样?”

“巧儿。”

“好得很。”

“噢。我也觉得。”

“你觉得个屁,搞你的破烂去。”

“……”

……

符橙雀心里有些忐忑,心脏砰砰的狂跳。

她终究还是穿起了自己的睡衣,粉白的,有着长颈鹿和河马元素的睡衣。

和温煜的只有颜色上的区分。

所以……温煜一定会知道的吧?

一定能一下子就看出来的吧?

他会说什么呢?

会喜欢吗?

会穿吗?

少女站在门边吸着气,心绪愈发不能平静。她看向自她进来就没抬头的温煜——

他头发湿漉漉的,灯光之下闪着水光,他惯有洗澡后不吹头发靠自然风干的习惯。少年正在伏桉写笔记本,刚好写完停笔。

啊,想跑了!

要不然我直接丢下衣服跑吧……

符橙雀想着,可脚下却没有动作。反倒是温煜回身望过来注意到她手上的东西,“啊”一声问:

“睡衣?”

她点了点头,定住心绪,让自己如平常一般。

温煜凝视了小青梅一会儿,接着朝她伸手,笑吟吟的说:“我刚好还没洗澡呢,快让我试试巧儿给我买的新睡衣。”

符橙雀睖睁眼睛盯着温煜,沉默了好一会儿。

半晌后也没吭出什么声来,只乖巧的递上衣服。

温煜拆开了包装,抖散衣服,里头是一套和自己平时穿的尺码差不多的睡衣,浅浅的蓝,印着……

他突然笑了起来,瞄着小青梅的衣服道:“是长脖子的小鹿和会游泳的马,我喜欢。”

少女拧过半边身子去,垂着头,满脸的红。

“那我换上,你给我看看合不合身。”他道。

小青梅微微抬头,轻声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