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踉跄的跑了。

温煜望着她的目光叫她有些读不懂,可羞臊更浓烈。

她一路跌跌撞撞跑到自己客厅,抱着靠枕埋住脸蜷缩在沙发上,卧室是不敢进去的,那头的温煜一定会看到她,她已经没办法再承受少年的任何视线。

啊呀。

啊呀呀。

脸在靠枕里的少女发出“呜呜”闷声,浑身颤抖,用力箍紧靠枕,可怜的枕头被勒成两半,可她不管呀,她心里只晓得自己做到了——

情书呀,给了他!

给了呀,我的情书!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既有无数的羞答答在脸上像小气泡一样“哔哔波波”的此起彼伏的破裂着,而心中又饱含巨大喜悦,这股喜悦和羞赧交织在脸颊上,变成了坐在温煜身旁时,两人臂膀紧贴产生的温热,和他批改她的试卷时红笔划下的红。

符橙雀的身体沿着沙发靠背斜斜的往后倾倒,缩着躺在了沙发上。她脑壳壳里嗡嗡的一片,可又有画面而且那么清晰那么明显——

那是她将笔记本放在温煜面前时,他抬头看自己的那一眼;

是她在背后盯着温煜读那段话时,他身体的微微震动;

是他突然的回头,和自己双目对视,那眼睛里莫名的光亮。

少女的心绪在这一瞬间又翻涌变化起来——

温煜呀,我喜欢的男孩,收到了我的情书!

你看懂了吗?看懂了吧!

你在想什么呢?你会回应我吗?你也喜欢我吗?你也会和我一样期待着回复吗?在蝉叫的夏天,会接受我对你的表白吗?

啊!

还是算了呀……

请你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好的坏的,我都不敢听到……

就让我这样融化掉,化成一滩热水,被绵柔的春风吹皱;或者被身体的灼热烧成灰尽,来一场刚刚好的夜风,飘散在天空里。

请你不要捧我,小心烫到你的手。

我呀,我还是会想你,我呀……

还是会喜欢你。

……

温煜看着小青梅跑出去,听闻隔壁传来大门“哐”地一声响,他的心潮止不住的翻涌,有一股勐烈喜悦从几十米的高空重重地拍过来,将他击打的头晕眼花,可哪怕浑身湿透,他嘴角也依旧扯起,欢喜忍不住从胸腔里迸出——

哈哈,哈哈哈!

小青梅,这是,给我写了情书吗?!

是吧!?没错吧!

这不是诗,也不是什么零碎的心情分享,她分明在描绘着她眼睛里的他和世界,是下午小青梅在对面看到的景象。

这是三句不长不短的啾啾情话,充满美妙的暗示,情意胶胶!

小青梅……在表白?

他忽地起身,迈步朝着小青梅去。他想把她抱紧,抱在自己身上!到时候一句话不说,一手揽住她的腰肢,一手箍紧她的背,圈住她,让彼此之间身体贴紧!

然后看她吃惊表情,看她紧随其后的面红耳赤,感受她在怀里的扭动挣扎,和挣不脱时候的慌张!

最后狠狠地——

亲她!

这股冲动带着一股燥热从小腹直冲脑门,在心脏上荡了一个圈,蜂拥着从喉咙口挤出,七窍都往外冒着热气,一簇一簇!温煜感觉自己疯狂在躁动,躁动里甚至透着一丝丝的不对劲,已经超脱了“喜欢”,生出对符橙雀的强烈的占有欲。

对,他想占有那个女孩!

可经过卧室门时,一道眩光刺了一下他的眼睛,紧接着凉风拂面,他定住一瞬,躁动下沉,而后又慢慢退回到书桌前坐下。

坏球。

差点被含包待放的小青梅勾了魂!

温煜吸一口气,暗暗的笑了一声。

他望了望外头。

夕阳虽然还没退尽,却也只剩下楼宇之间的缝里残存一丝灰白天空。

又瞥视一眼对面的“画片”,符橙雀不在,她怕是羞得连自己的卧室也不敢进了。

温煜笑着晃晃脑袋,点开了桌旁的台灯,拖近了一些。

灯光下,笔记本上的黑色字迹重现明晰起来。他又重读了几遍,品着其间的情怀,然后执起笔,写下自己的回复……

待会儿,吃饭的时候,送去给符橙雀——

仔细看看,我的巧儿,她那有趣表情!

……

符橙雀是被父母叫醒的。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在了沙发上,做着梦,梦里也全是温煜,有着旖旎的、粉色的情节。她爬起来就冲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然后一边在客厅里喊饿,一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以此让自己暂时忘却下午发生的一切,忘记自己大胆的行为。

晚上八点多,三四个菜备齐,符家开饭了。

饭桌上,倒是气氛如常。

符爸关心起符橙雀的成绩,嚼完菜问:“巧儿,你们是不是就剩下一次模拟考了?”

符橙雀“嗯嗯”的应着,“下个月最后一次。”

“成绩稳定吗?”

说到这个,她可就不困啦。

少女端起饭碗,一边扒饭一边开吹:“哎呀,我现在可是班级第二了哦,这次小考,必进年级前十!哈哈!”

旁边的符妈大喜,“真的呀!”然后拼命夹菜给女儿。

又说:“这可好了,咱家真要出大才女了!你姥姥准高兴的不行。”

符爸也点点头,望着女儿,颇为高兴。

一家人气氛融洽之时,大门打开,温煜一手端着白米饭一手拿着笔记本从外头进了来。他目光一扫,瞧见了这边餐桌,喜滋滋的叫道:“吃着呢?”

符妈高兴的喊:“小煜,来来,夹点排骨吃!红烧的,可香。”

温煜三步并作两步到了餐桌前,拉开符橙雀旁边的凳子就坐下,放下笔记本,伸着饭碗就接了符妈夹起的排骨,嘴上赞道:“好野!我就是想来蹭两口姨做的菜的,好久没吃到,太想念了!”

符妈笑眯眯的说:“吃吃,多吃点,给巧儿弄,她总也吃不完。”

温煜啃着排骨含湖的点着头:“欸好好!”

符橙雀自打温煜进来就开始不自在了,她只瞄了一眼,看到温煜手上拿的是笔记本,那脸便红了。

等他坐到自己旁边,连忙垂着头,一句话不吭的吃着饭,按往日,她多少得跟温煜互怼两句,说点什么“你来我家抢我排骨吃,明天我也去你家”之类的话。

可今天,说不出来呀。

符爸符妈二人不经意的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些许惊奇,这惊奇不在于两个孩子的状态,也不是笔记本,而是——

两人穿的睡衣,居然是同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