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爸看到了,符妈也看到了。

符爸沉吟一下,正想开口,桌子底下,符妈勐踹他一脚,踢地老男人龇牙咧嘴,“嘶嘶”吸气。

符橙雀听到了,止住羞涩,好奇抬了头,问:“爸,你咋啦?”

符爸咬着牙,看了看老婆,又瞅了瞅女儿,接着还瞄了一眼温煜,最后闷声道:“你妈下黑手,搁菜里放花椒,我吃到一粒。”

符橙雀“哦哦”的点着头,符妈拿快子敲一敲汤碗,憋着笑说:“喝汤,可以堵住你那张辣嘴。”

符爸黑着脸挪近汤碗,擓上一小半碗,咕都咕都的喝了。

符妈的目光从老公身上挪开,转到温煜身上,笑吟吟的问:“小煜啊,你喝汤吗?”

温煜左右看看,勐点一下头:“喝!”

符妈拿过新碗,舀了一碗汤推到温煜面前。温煜也不客气,端起碗来就喝,汤鲜味美,吸嗦的很大声。

他表面喝汤,汤碗盖住了脸,可桌子底下,却若无其事的轻轻踢了踢符橙雀的棉拖鞋。符橙雀吓一大跳,她微微偏头脸红红的望上一眼,瞧见温煜喝着汤呢,又赶紧低头扒饭,生怕被父母瞧见自己的端倪。

她晓得,温煜绝对是故意的!

“嗝——”

碗放下,温煜打着响嗝,又说:“姨,这可太香了!您回头得教教我妈怎么弄。”

符妈笑得很快怀,作势要继续拿碗盛汤,却被温煜报着碗躲了开来,她见状羊怒道:“咋了,喜欢喝不多喝一点?长身体呢!”

温煜忙道:“姨,不能再喝了,喝完吃不下这碗饭了,回头我妈又骂我。”

“该骂。汤要喝,饭也得吃。半大小子,一碗饭两碗汤就吃不下了……”

“欸不行不行,我回去吃饭了。”温煜赶忙端着碗起身,临走时拍了拍符橙雀,“巧儿,笔记本我给你放这儿了,我喜欢你最近写的,你记得看啊。”

这一拍,差点没把符橙雀的魂儿给拍出来。

她面红耳赤,手也吓得抖了一下,饭粒飞出去几颗,想说点什么,嘴皮子直哆嗦,“知知知、知道了!”

说完就后悔了,还不如不说!

余光打量一眼爸妈,见他们面色古怪的看过来,顿时有点麻。

呼吸间,她急智突起,旋即装作生气的冲温煜骂:“你拍我做什么,吓我一跳,我饭都洒了!



这么一说,才舒一口气。

温煜回头看一眼,嬉皮笑脸的道:“你挨批,我跑路,走咯!”

符橙雀忍不住心中大叫一声“好!”,不愧是小竹马,接得好啊!然后转身就冲着父母告状,“妈,你看他!

我要去跟姨告状去!”

她气休休的要端着碗过去,符妈“诶诶诶”的喊,“干什么干什么,吃饭呢!”

于是乎,这顿饭变成了符橙雀表面装生气的扒饭,内心羞得不行的同时还感到颇为刺激,而那本笔记本就放在餐桌的一角,静静躺着。

饭后,符橙雀默默的拿上笔记本,慢悠悠回到卧室。

餐桌前,符爸符妈还在慢吞吞吃着最后的一点饭。

符爸等女儿的声音消失在墙的转角,听到关门声后,连忙低声问:“老婆,巧儿和小煜……”

符妈闷声打断:“吃饭。”

“我吃完了!巧儿和小煜……”

“喝汤!”

“我喝了啊!巧儿和小煜……”

“吃花椒。”

“……”

符爸看着一脸平静的老婆,神色复杂。他看了看女儿的房间方向,又回望着看不见的隔壁,轻叹口气。

行吧……俺也不是反对,就是……

大家都不吭声算个什么回事啊?

……

符橙雀卧室的门一关,她一个勐子直接扎到被窝上,一边“啊啊啊”的叫,一边疯狂打滚卷起被子裹住自己。少女明白了啊,彻底的明白——

“我喜欢你最近写的。”

什么最近!

分明就是下午写的!

温煜,他看懂了!

他不但看懂了,还迫不及待的主动过来撩拨她了!

在父母的眼皮底下,用脚轻轻踢她,故意拍她!这也太大胆了,他要死啊!可是……可是……

少女抬抬头,从被窝之中冒出绯红的脸:

可是,她好喜欢温煜这样的撩拨。

……

温煜洗完澡时,是哼着欢快的调调从卫生间出来的。

嵩哥早期苦情的歌曲不少,但近段时间的都愉快多了,比如《有桃花》——好在这个世界这点没变。

温爸正在卫生间外头收拾脏衣服,见儿子心情很好,笑着问:“儿子有啥好事情啊?这么高兴?”

温煜哈哈大笑:“快大学了嘛!”

温爸“唷”一声,停住手头的活儿,慨叹道:“是啊,你也要是大学生了,就是大人了啊。真快啊!”

“就是啊,大学了啊。”

“怎么,期待大学啊?”温爸笑了起来。

儿子看着比以前成熟,可现在一看,到底还是个孩子嘛,还是个高三的学生,还是会期待大学,期待踏入为之辛苦十年的地方。

温煜点点头,“期待!”

“快了!”温爸拍拍儿子的肩,郑重道:“再坚持两个月,大学向你招手!”

他乐呵呵的笑,又聊天似得问:“大学了想做什么?我听说大学创业不错,不够也不能放松学习啊……”

“我想给你领个儿媳妇回来。”

“……”

客厅里,坐着的温妈全程听爷们两个对话,听到这里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她大笑,拍着腿喊:“小煜,你爸不吭声,但我可等着了啊!”

温煜又往客厅走,同时去应自己的老妈,打趣道:“妈,您对儿媳有什么要求吗?”

温妈眨了眨眼睛,“这儿媳……最好还是看点距离。”

温煜也眨眨眼睛,“近点?”

“近点。”

“多近啊?”

“这我哪儿知道,看你。”

“好,那儿子我记下了。”

“哈哈……”

小屋子里的温馨顺着暖色灯光向外溢出,猫猫瞧见了,可猫猫不在意。

它蹲在卧室的门口,等待着小主人的开门,好让它第一时间进入温暖的被窝。

温煜回到自己卧室时,看到对面亮着灯,窗户开着,可窗帘拉上了。朦胧的光从窗帘的布的后头漏出,他收拾了一番,然后在窗旁喊:

“巧儿。”

没回应。

“巧儿呀!”

依旧没应声。

“我的巧儿!”

“谁是你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