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钟打碎了符橙雀旖旎的、粉色的梦境,她和军师在梦中暂别。

她醒的很早,异常准时准点。闹钟一响,她就强忍着被打断美梦的痛楚,并未起床,而是挣扎着做另一件事。按照往日温煜的习惯,大概比她快二十分钟起床,于是乎,闹钟被定在了这个点——

昨天说过的,“明早,要看他的模样”,所以起来了!

符橙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来的意志力,可以克服自己睡懒觉的习惯,昏昏沉沉之间也要爬起。

睡眼朦胧的支起身子,撩开了窗帘的一角,透过玻璃窗朝着那头望去。

她看到对向的窗帘还拉着。

还好没错过。

可天空不作美,灰白色的天际让这张“画片”少了许多生动,外头既无阳光也无风,听不见鸟叫虫鸣,除了绿意还算盎然,其他尽显萧索。

符橙雀斜视天空,真可惜,今天老天爷不听话呀,居然是个阴天!来日她荣登女帝之位,必定是要调整一下天气顺序,哪有这样不成人之美的。

少女恨恨的想着时,那头窗帘动了动,她大喜,也拉开了窗帘和玻璃,撑着半边身子倚靠在窗台等待。

温煜的脸露了出来。

他的神色先是一惊,旋即非常高兴,他把窗户开到最大,叫喊道:“巧儿,早啊。”

这一瞬间,灰白色的天空重新有了光彩,那暗澹的窗框画片霎时多彩,有无数泡泡从楼下被调皮的孩子吹了上来,折射出七彩的光,美不胜收呀。

符橙雀感觉满足极了。

“嘿嘿……早呀小煜。”

“你怎么起这么早了?”

少女闭着眼睛,说话都是含含湖湖的,“等你……起床……呀。”

符橙雀说完,“哧熘”滑回了被窝……

瞧见了喜欢的人,他还对自己说了“早安”,叫的还是那个亲昵的名字,女帝死而无憾矣!

少女脑袋里仿佛回荡着“巧儿早安巧儿巧儿……早安巧儿”的话语,甜甜的再度沉入梦乡。

身影又消失了。

温煜有点看愣,他还以为今天那个“小奇迹”真的出现了,结果好像也不是。

该不会是符橙雀在等他吧?

昨日的诗句?那最后一句,她说,她要在“明早”看到“它的模样”……她真这样做了?

温煜心头掠过惊异,继而又升起感动,再看向那边,忍不住轻声笑了笑。

虽无霞光盛景相衬,但她娇憨的样子也令人颇为心动了。不过这“巧合”显然也是有代价的——

早上温煜抱着早点边吃边等,早点在楼道就吃完了,她人还没出现。

符妈的大呼小叫已经起来了,隔着门都能感受到声音的震动。

温煜打开符家大概脑袋那么大的一个门缝,往里探头张望。

符妈刚好在近处给符橙雀的鞋塞鞋垫,听到声响,瞅过来,“小煜,巧儿还在收拾呢,再等会儿哈,你要是着急就别等她了,天天叫天天不听!”

温煜笑道:“姨,还早呢,没啥事。”

“早也不能这样啊,万一路上堵车不就迟到了嘛!?”符妈不悦的说,继而夸赞起来:“还是小煜你好,天天早起,你妈都不用操心。”

“我也赖床的,巧儿最近学习也累,能多睡会就多睡会。”

温煜自然是知道今天符橙雀起不来的原因,好话多说点,免得她受苦。温煜目前在家长老师们心中的份量那是足足的,他说怎么学习好,那就是标准学习宝典,谁能反对?!谁敢反对!

果不其然,符妈的骂咧当即就小了许多,可还是在絮絮叨叨,这时符橙雀也转悠了出来。

她可忙了。

一手拿着早餐包子油条,指节上还挂了豆浆,另一手还在抓弄头发、整理内衬衣服。嘴巴里嚼着,腮帮子也鼓鼓的,又烫,吃得吸吸熘熘,仰头吐出白气出来。她趿拉着拖鞋走近后,先甩飞一只,单腿跳着,穿着白袜子的那只脚努力去勾正帆布鞋。

她“哎呀呀”的轻唤,蹦达两下,反而是越跳越远了。

符妈看得气死了,把那脚一把拽到近处,边骂边给脚上穿鞋:“叫你起不起,现在搞的忙的要死,鞋都要我给你穿!”

符橙雀来得匆忙,她甚至没有注意到温煜在门边看着呢。

等符妈忙完,她一抬头,和他视线撞了满怀,脸登时就红透。

自己早起慌乱的样子被温煜全盘看光了……

这放以前,形象什么的,她根本不在乎。可现在不同了……她有颇多的害羞,可以的话,她希望能给温煜看到自己娴静乖巧的样子。

不过看都看到了那就没办法了。

符橙雀心情很好,非常非常好,连带看着外头的光景,也颇感喜悦。

天气虽然不好,但春花烂漫。

沿路开着不知名的小花朵,有白色的小蝴蝶上下飞舞,这条路哪怕走多了,也总觉得一天一个景致。

这风景,多棒呀!

温煜和小青梅漫步在这么一条上学路,哪怕什么话也不说,也觉得分外美好。

特别她明明知道他一直在盯着她看,却装作不知情,可每当转过脸时,双颊之上都飞着羞红,这种心照不宣的暧昧就令他怦然心动。温煜把直勾勾的目光从符橙雀身上挪走,抬头望着灰白天空,不管好天气还是坏天气,日子一天天翻动——

高考啊,快点来吧。

一旁符橙雀见他看天空,她也学着去看,只是眸子里的藏着的想法,温煜就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了。

……

市二中。

高三党最后一次小考上周结束了,剩下的就是五月份最后一次模拟考,五月末不再安排大型考试,所有考生全力备战高考。

抵达四班时,教室里很热闹。窸窸窣窣的讨论声很浓,花边不少:

“听说有几个保送的已经不来学校了……”

“真好,高考都不用了,现在开始放假。”

除此之外,小考成绩是讨论的重点。

“大消息!大消息!小考排名变了!



“细嗦!我看贴吧有人说,咱们班出第二个年级前十了!”

“符橙雀?”

“一定是她。”

某个人耳朵一动,得瑟劲儿已经逐渐写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