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瓜三人抱着瓶瓶罐罐回来时,黑板已是擦到反光,黑黝黝的瞧不出曾有过甚么痕迹。

这间教室会一直如此,上头的字留了又去,去了又留,台下的人和故事也是这般,一段续着一段。可温煜和符橙雀已经留下属于他们的痕迹,残存在旧日时光之中。对青春有了值得回味的念想,往后的日子也会斑斓一些。

小瓜摇动手中的两瓶子饮料,问二人:“蜜茶还是清茶?”

符橙雀说:“我喝蜜茶吧,温总不爱喝甜的。”

她心道,我都叫“温总”了,你们总没有地方揶揄我了吧?

可谁想,那三人互相对视着,脸上笑容又浓烈起来,调着嗓门开始“哦”的发出怪声音。

方灵说:“啧啧,温煜不爱喝甜的啊?这我可不知道,欸呀,真不知道……”

小瓜说:“这谁能知道。”

陆敏掐着自己脖子,羊作喘不上气来,断断续续说:“雀、雀雀……知道!”

这番调笑符橙雀却意外的受了下来,她气气的说:“你们就拿我逗吧!将来我成女帝了,挨个点你们的名字,算账呀算账!”

方灵好笑的问:“怎么算,帝帝?”

“抄家!”

“我家穷。”小瓜哈哈一笑,指了指陆敏:“雀,带我一起去扫荡敏敏家!”

符橙雀喜滋滋的点头,“没问题!温煜也来,我带你们两个好腿子发大财!”

陆敏哈哈的笑:“我家哪来的大财。”

温煜去拿了扫把重新扫地,边顺手摆正刚刚撞歪的桌椅,边说:“我不去了,我肯定有重要的事情啊。”

符橙雀端视温煜,“哎呀”的唤一声,啐道:“好你个军师,这会儿居然不和朕勠力同心!”

“哪里,女帝您去抄家,后方空虚,万一有贼人趁虚而入怎么办?”温煜笑道,“再且了,你抄了天下第一富商,钞票能填满长江的陆相府,不得有人在后面帮你清点赃物?那不就只能我来监督,您信得过别人吗?”

陆敏听完,“哇”一声后叫道:“突然我就是钞票填满长江的天下第一富商了,什么时候还给我升了‘相’,真是太黑了。”

可女帝一听,诶!是这个道理!

大喜,过去拍肩笑说:“好!不愧是军师,朕会记得你的功劳,到时候分赃多你一份!”

“分红。”

“分红!”

温煜握着扫把作揖道:“感谢帝帝记住我,功劳不敢当,能为帝帝分忧解难就是最大的荣幸……分红分赃都不需要了。”

符橙雀好奇的问:“那你要啥?什么都不要的臣子谁敢用哇!”

温煜说:“我自己拿。”

方灵捧腹大笑,指着温煜说:“哈哈哈,最大的贪官在这里!”

小瓜也咂着嘴说:“怪不得要后头监督呢,全督进了自己府里。”

陆敏抹泪说:“我陆家百年基业,尽毁于我手……我与军师不共戴天!”

温煜诧异,指着自己问她:“又不是我抄的你家,符橙雀抄的啊。”

“你是奸佞之臣,你唆使橙雀做的,她现在和以后估计眼里心里都是你,上下左右都听你的。你哪里是军师,你才是皇帝。”

“胡说,你把帝帝说的太不堪了!”

小瓜赞同陆敏的话,和她抱在一起,对着温煜口诛笔伐:“敏说得对,雀一定会听他的!”

方灵坐下来休息,听到这话题忙不迭加入,拍桌笑道:“哈哈哈,将来橙雀和温煜必共治天下!”

温煜顿时投去赞赏的目光。

方灵又说:“橙雀治天下,温煜治橙雀。”

小瓜和陆敏二人一愣,然后齐声大笑,连连称赞“好好好说的好”。

这下温煜都有点招架不住了。

符橙雀立在一旁,听着话题从未来忽然转到自己身上来,越说越过分:什么心里眼里都是温煜,什么和军师共治天下……

她听到面色涨红,自己都完全不知道是该害羞还是该生气。

憋了一会儿,把面前的一本书卷成筒子,羞怒道:“都想继续挨打了是吧。”

三人当即噤声,可旋即,又“噗噗噗”地窃笑不已……

……

今天回家的早,两家人都各自吃饭。

温爸温妈在饭桌上聊着天,话题都是“老家的那块地该怎么样怎么样,政策变了,要不要建个房子或立道墙免得被左邻右舍蹭地皮”“要不要再按揭一套更大的房子,将来小煜长大了好结婚用”“或者还是等小煜大学之后稳定了再看看要不要买”诸如此类,尽是生活里可大可小的事情。

温煜忽然想起自己老爸琢磨多年的私家车,便问:“爸,你喜欢啥样的小车?”

温爸把目光从菜上挪到儿子脸上,怔了一瞬后动作恢复,把菜塞到嘴里,嚼完说话:“咋,你打算毕业了给我买啊?”

温煜笑着说:“是啊,你想要吗?想要啥样的。”

温爸看向老婆,温妈回了他一个暖笑,他又笑呵呵的说:“儿子真长大了,有这想法好啊!”

“可不是好啊,有了车你到时候载着妈到处旅游去。”

温爸盯着头顶的灯畅想了一下,咂嘴说:“是挺好。”

可儿子成年都没成年呢,哪里能懂赚钱的艰辛?

就算他高考很好,离大学毕业赚钱也还远得很呢!

夫妻二人不忍打击儿子的信心,交换眼神后温爸笑哈哈的说:“你毕业五年内,能买下车子,我和你妈就去旅游还送你一套房子结婚用,这叫什么?礼尚往来。咋样?”

温煜也跟着哈哈一笑。

然后他一脸严肃的说:“可说好了啊,我毕业五年后能买下车子,你们去旅游。”

温爸毫不在乎的忙不迭点头,“是是是,说定了,你妈也同意我也同意。”这才高三呢,大学四年,毕业五年,起码得十年。

远着呢。

温煜心中暗笑不已:我晓得你们说的毕业是大学毕业,可我说的,是高中……

大学了,自己能赚钱了,买点东西给家里,不过分吧?

融洽气氛持续一段时间。

温妈忽然想起什么,她笑吟吟冲的冰箱努努嘴,对温煜说:“亲戚送了点枇杷来,挺好吃的,你待会送点过去给巧儿家。”

温煜朝着那边看了看,“噢”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