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录的出现,深深撩动大家心底的离情别绪。

出校门时,符橙雀一步三回头,连带着小瓜几人话也少了些。直到各自挥手告别,说的词也从“再见”变成了“明天见”。

回家的公交车摇摇晃晃。

这趟公交,温煜和符橙雀坐了三年,寒来暑往,不曾缺过。

符橙雀用手把住前面座位的靠背,倾着身,目光在车厢里游离。

车停在某一站点,一个老人到站后颤巍巍下车,后头的西装男焦急的等着;前头又上来几个嘻嘻哈哈的小孩子,讨论着各自手上的纸牌玩具。这一车人会在人生的某一瞬间交错,相交的点可长可短,但一上一下之间,该分别还是会悄无声息的分别。

符橙雀吹一下自己的刘海,收回目光,歪着头对温煜说:“好烦。”

温煜明白她在烦什么,“嗯”一声,没说太多。

高中的分离会在大学复刻,但初次萌发的金色青春不会。这便是高中的特殊之处,也是最让人怀念的地方。只是梦在黎明之前,所有感触都最为真实,美好仍旧是美好,可夹杂在其间的痛苦和愁绪也触手可及。

车子颠簸着把两人摇到家里,倒是把符橙雀忧愁颠散了。

现在就是这样,所有高三的学生都在“不想和小伙伴分开高考好可怕”和“想去大学想体验全新生活”之间的矛盾心态里反复摆荡。

上午难过,下午开心。

中午温煜做饭,她便在一旁择菜洗菜,顺带聊天。

“温总,中午吃啥?”

“泡椒鸡杂,水煮肉片,还有你手上的小炒时蔬。”

“我不吃鸡杂!”

“我吃。”

“噢,好吧。”

“叫我‘小煜’,巧儿。”

“聒噪!我爱叫哪个叫哪个!”

“哦吼,没有肉片了。”

“小煜”

“野!肉片又有了!”

“哼。”

符橙雀丢下洗一半的蔬菜,跑客厅拿了一包香葱小饼干,哒哒又回来,叭叭叭的嚼着。

“垫垫肚子,今天好饿。你吃不?”

“算了,等下吃饭。”

“那我自己吃。”

她喜滋滋的说,脑袋一仰,忽然又问:“小煜,大学了是不是就有钱下馆子了?”

温煜“卡嗒”的拧开炉灶,红蓝色火苗窜起,他手脚麻利的开始做菜,同时还不忘回复符橙雀。

“看情况,家庭条件好的,你天天吃都可以。”

“不好嘞?”

“吃食堂。”

“噢对。”少女恍然,“大学有食堂呢!哈哈哈,好呀,我爱吃啥就可以吃啥了。”

黑名单满满的女帝总算有了条件不被逼着吃好些个不爱吃的东西了,爸妈再也吼不着她了。

她眉眼弯弯的笑着,看着面前忙碌着的少年的背影,忽然心中一动,咀嚼饼干的动作慢慢停滞。

“小煜。”

“嗯?”

“大学了,是不是我们一学期都会住在学校里,天天吃食堂?”

“应该是这样没错。”

说话间,温煜做好了水煮肉片,满满当当的红汤散发出诱人香气。洗锅时,他看了一眼符橙雀,笑问:

“你不想吃食堂?”

符橙雀哭丧着脸,盯着温煜,惆怅的说:“我想一直吃你做的饭……”

温煜一愣,偏头看着她。

她又说:“大学了,就不能像现在这样,每周都能吃一次了。”说完重重叹口气:“我不想上大学了。”

温煜轻轻一笑,说:“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好让我天天给你做饭吃吧?”

“哇!朕在夸你!”

“你夸啥了?”

“以后你当不成军师了,还可以给我做御膳呀。”

“做不了御膳,我还可以去养猪是吧?”

“你养猪干什么?”

“做猪食。”

“捏猫猫的!

!”

周日下午,两人认真程度比以往更甚,调笑打闹都多不了几句。最后一次模拟考近在迟尺,两人虽没说,但都有各自的追求。

温煜仰望着校园第一的位置,能不能坐上去,他自己心里也没谱。只能说,他已经尽力将自身能做的做到最好,到时候实在不行,也无可指摘。

符橙雀追着温煜的身影,她对排名并无念想,能到如今的成绩,每前进一步都不亏。只是希望离他更近一些,越近越好。她还有系统给的超级强力加成,她还有机会!

四月末的天空,灰蒙蒙的。

进入模拟考的一周,一场雨从夜晚蛰伏到白日,将上学路上没带伞的学生们浇了个措手不及。幸好阳光快速跌落下来,冷倒是不冷,只是高三们的状态再透过雨淋一淋,总叫人担心。

老师们来回奔走,一面疏导着学生们起伏的心情,一面哄着已抻着脖子朝着校园外面天空张望的学生专心高考。

连陈班都反复出现在四班外头,生怕这群学生们出什么幺蛾子他来不及照应。

他也顺便说了模拟考的事情,之后还有一次更加重要的家长会。届时谈论的就不再是学生们的平日,而是未来。当然,这些话,他是不会同学生们说太多的。

周一、二那两天,片刻闲暇也用来写同学录,该说的都说,不该说的也说。那沉默许久的早早滋生的情愫通常也会在这个时候爆发,权当和烦闷的日子做抗争。

可重点不会变:高考,还是高考!

周三,时间正式进入五月。

天气转暖,这月头一天就是一场骄阳,晒得前两日地面的水蒸腾起朦胧雾汽来,高一高二的学生便欢笑着冲进操场上体育课。

和高一高二的欢快相比,高三已经到了喘口气都满是紧张与烦躁的地步。

高考驱赶最后一匹名为“模拟”的蛮横野兽带着低沉嘶吼的声音,急惶惶冲撞过来。这种时候,连对高考说声“放弃”都需要莫大的勇气。每个人的心都是鼓鼓胀胀的荡来荡去,不安其位,不得安适,可即便如此,最终的模拟考也得顶着这样的压力继续下去。

符橙雀考前那日,望着天空说下一句:“我觉得天空又悲又美。”

肯定不是诗情画意,那就只能是惶惶不安了。

周五,考试结束,考生们还未来得及舒口气,周六的家长会如期而至。哪怕不挂心高考之后情况的考生们也隐隐约约晓得这次家长会的意义是什么:

老师与家长们聊的内容将会从学习态度、成绩起伏,变成上什么大学,读什么专业,去哪个城市,以及——

定个什么样子的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