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

时节是个好时节,却并无那般观赏榴花的心情。市二中最后一次的家长会如期而至,多数家长写于脸上的表情均是“忧心”,挂在心头的话语大抵也为“我孩子成绩怎么填志愿”“最后这些日子该做点什么”,

四班的班主任陈雄国抹着额角的汗,对着围拢在他身周的家长们左右支应,分外忙碌。

但也非全然如此,某一桌,两个老男人就端坐着面色平澹的聊着天。

这二人当然就是温爸和符爸,此时二人各持一份印满名字和数字的成绩单,一边看一边说话。他们也晓得,凭借着自家孩子的成绩,班主任得亲自过来聊聊,所以也不急。

不过互相之间,话里话外,既有喜悦也冒着刺儿互相扎着。

温爸咂嘴说:“成绩又进步了。”

符爸轻笑道:“可不是,涨得飞快。”

符爸瞄一眼身旁,又说:“老温,你这人读书稀烂,儿子倒是学习的好手,不得了啊。”

“呵!老符,‘虎父无犬子’啊。”

“怎么,今年的后浪还能被前浪倒着推了?”

“你就是嫉妒。”

“我家巧儿成绩上的最快,比你儿子还快,我有什么可嫉妒的?”

讲台处响起嘈杂,两个男人看了一会儿,又收回视线,这略略打断二人的掰扯。

话题中断,可兴致还在。

温爸定定心,又说:“小煜前几天还说,毕业了马上给我买一台车。我就说不用,他非要送。生儿子就这点好,话好说啊!”

他哈哈笑一串,歪头笑容满面道:“说起来,今年巧儿就该成年了吧?”

符爸面色稍满,看温爸一眼,没吭声。

志得意满的温爸又戳了一下他的肺管子:“大了啊,老符,你也得给巧儿物色物色好对象了。女婿可得认真的挑,毕竟这可是嫁女儿啊!”

符爸顿时气休休的,面色也涨红起来。

他宝贝了十来年的女儿,如今也到了这种时候,做父亲的,哪里舍得?

好他个温庭,哪里有伤口戳哪里!

他狠狠瞪去一眼,笑着反讽道:“老温,小煜比巧儿还大些,是不是也该谈婚论嫁了?”

“不急。”

“怎么不急,这事不都得提前准备么?给小煜的房、车都准备妥当了?”

温爸笑容一滞。

这回轮得符爸笑呵呵,他掰起指头数着:“房不用大,百来平米总得有的吧?车十来万吧?彩礼、聘礼呢?都得准备。不然人女儿家愿意,你老温也拉不下这个脸吧?”

温爸面有不忿,哼道:“你倒是比我还关心。”

前几日才和老婆聊到这事情,今天就被符理拎出来说,当真可恶。

符爸瞧见温爸的脸色就哈哈的笑,还不停添火:“看着小煜长大,他要是找不着好媳妇,我不高兴!”

温爸看到符爸的得瑟的嚣张劲儿,也梗着脖子:“巧儿哪里又不是一起看着长大的?她要是嫁得差了,我也不高兴!”

然后一个“嘿”一声,一个“哈”一句,相看两厌。

这场“成年人”争执在陈雄国逐渐靠近后停歇。

相比于和其他成绩不稳、不上不下的同学家长聊那些“孩子目前情况就这样,保证本科优先”“保持孩子心态有机会拿稳二本”“一本可能性不大,实事求是,到时候可以看估分情况来定”之类的略显沉重的话题,与温符二位同学交谈的就要轻松太多太多了。

毕竟,只是考虑北大南大稳不稳,北大南大选哪个,实在不行顶级挑哪个的爽快问题,聊起来都浑身带劲儿!

陈雄国已经许久没有带出考上这两所国内顶级学府的学生了,往年都是羡慕一班班主任,可今年——

他陈雄国,要笑裂嘴了啊!

……

家长会结束的当天,几乎所有的学生们都和家长们有过或长或短的一段沟通。

了解孩子内心所想与期望的未来,再根本当下情况权衡以后的志愿,确定一个与分数差不多的人生,这便是高考,是国内最残酷、最真实的一次抉择。

和温煜不同,多数学生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温煜就直白多了。

温爸饭桌上委婉问他时,他就两个字:“南大。”

整个南方最高级的一所大学,与北大遥相呼应。

温爸端碗的手都抖了一抖,心中念着“温家祖宗保佑一定要成”的话,嘴上羊作轻描澹写的“嗯”一句,尽量不给儿子压力。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huanyuanapp 】

隔壁符家气氛凝重一些。

符橙雀不太懂这些。

符爸问过来时,她闷闷的说:“我不知道,越高越好。”心底补一句:小煜去哪儿我也想去哪儿。

碗快叮铛响一阵,这期间,符家三人没人吭声。

符爸最后还是壮着胆子问道:“巧儿,以后想做什么吗?”

这一瞬间,有那么一个词语哽在符橙雀喉咙口没有出来。

她皱着眉头默不作声。

符爸符妈互相看看,并没有选择追问。

这天晚上,少女睡不着觉,握着手机刷起群聊来。

【女王的首批后宫(学习小组无敌高考必胜)】(5)

【符橙雀】:改群名了!

【符橙雀】:征服世界谋略之星小组此次即将踏上最高难度的征程,这也将是学习小组最后一次集体出征

【符橙雀】:赢,则天高海阔

【符橙雀】:没有败!

[猫猫鼓掌][猫猫鼓掌]

【小瓜】:好!

[猫猫鼓掌]

【小瓜】:第一次感觉到“征服世界”这个小组有点气魄

【方灵】:[猫猫鼓掌]

【陆敏】:[猫猫鼓掌]

【陆敏】确实,气势突然起来了,果然以前是对手太弱体现不出名字的磅礴

【符橙雀】:你们终于懂朕的良苦用心了[猫猫落泪]

【小瓜】:新包收了

【方灵】:哈哈哈,刚跟我爸妈聊完家长会

【小瓜】:我爸也问了

【小瓜】:不过挺高兴的,只让我先安心高考来着,真挺好的了

【方灵】:一样一样哈哈哈

【符橙雀】:我也问咯,问我以后想做什么,我哪儿知道啊……

【小瓜】:没事没事,还有一个月时间,慢慢琢磨

【小瓜】:高考来咯,有点慌

【陆敏】:我有个梦想,所以打算赌一赌,拼一拼哈哈哈

【陆敏】:也怕,但想试试

【方灵】:谁不是呢……[猫猫难过]

【符橙雀】:军师呢!军师都不出来帮忙大家支支招的!

【温煜】:吃猪蹄

【温煜】:[图片]

【符橙雀】:哇!红烧猪蹄,你都不叫我吃,一个人独吞了!

![猫猫暴怒]

【温煜】:还有,冰箱,明天给你

【温煜】:志愿专业都不急,先高考,教了你们这么多年

【温煜】:你们怎么也得相信温老师的实力吧?[猫猫不屑][猫猫得意]

【符橙雀】:温老师教会了我坚持和怎么在陈班面前耍滑头

【小瓜】:温老师教会了我不放弃和怎么不声不响找对象

【方灵】:温老师教会了我劳逸结合和怎么温水煮雀雀

【陆敏】:温老师教会了我平稳心态和边学习边恋爱

【符橙雀】:……

【符橙雀】:你们什么意思![猫猫暴怒][猫猫暴怒]

……

毛姆在《月亮与六便士》里写道:人世漫长得转瞬即逝,有人见尘埃,有人见星辰。

从高三的五月到六月,这最后一个月时间最能看得出接下来的日子是一同隐没尘埃还是眺望烁光漫天的星辰。

瘦长的时间细碎如水流走,光阴在倏忽之间飞渡。

符橙雀低头写满复习的黑色字迹。

温煜抬头望见黑板倒计时归为不足巴掌之数。

一低一抬之间,一月便过去。

隆隆声由远及近,践踏出沉闷响动,像掠阵的鼓,像奔腾的蹄,像能轻易拍死人的巨浪!考生们心知,这声音动在心头、响在耳畔,可依旧忍不住眺望外头——

是高考!

高考啊,它吞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