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雄国到四班的时候,这间教室非但没有因此而安静,反而爆发出欢呼。

老黑脸也不恼,盈着笑意上至讲台,将夹在腋下的物什置在桌上,这才朗声道:“大家考试辛苦了!”

有人大着胆子喊:“老陈,今天我要跟你喝酒!”

“不醉不归!”另有人接腔。

“喝倒陈班!”

这句话却是符橙雀一脸兴奋的喊的。

她喊完,立刻缩了身子,眼睛左右瞄啊瞄,掩着嘴窃笑。

温煜看着她拱火,并未揭发。

今日免不了有一局散场的延席,男生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打倒”陈班的机会,酣醉不会少。往年高三都有,今年也不例外。事实上,学校已将酒店定好,只等这节班会开完,大家就可以一起动身过去。

陈雄国接着这段话通知了这件事,之下再度响起欢呼,还伴随着阵阵畅笑。

过了一会儿,陈雄国又沉吟片刻,幽幽说:“同学们,高考结束了啊。”

此话一出,教室陷入寂静。

符橙雀也不笑了,扬起脸来看陈班。这个黑脸的汉子,平日里看着威严满满,生人勿近,可今天去看,却能从他脸上看到几缕哀愁。

粗犷的腔调里,粘黏着叹息。

大家忽然想起,今年也是陈班带的最后一届了——

他也毕业了。

此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陈老师,你也毕业快乐!”

老陈一愣。

他哈哈笑起来,“行,也算毕业!”

哪怕职位上更进一步,可能也不会再带班了。

如此,确实也算毕业。

他又语调轻快的履行班主任的最后的责任,送给市二中四班的学生们最后一段长长的在讲台之上的话:

“同学们,不久之后你们就要奔赴不同的地方,进入各自的大学,天南海北,再难相聚。老师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和生活的一些阅历,给你们最后一些提醒……”

陈雄国的建议又长又多,从未来大学专业到工作生活,从生活态度到处事理念,从娱乐学习到个人规划时间安排……他把自己能说的统统说了一遍。

甚至于“恋爱”这个话题,他都没有回避。

“……我知道,班上其中一直都有早恋的情况,哪怕是现在,也依然还有……当然,高考结束了,接下来的日子就看你们自己了,大学异地、长跑,倘若你们还能坚持到最后,何尝不是一段佳话……”

陈雄国在台上兀自把自己语重心长的话说完,又交代了一些事情,比如高考成绩、填报志愿,比如毕业典礼,结尾再叮咛了一遍安全。

最后老男人望了一眼教室外,收回目光,随即无限感慨的宣布:

“班会到此结束,同学们,散会!”

他话音刚落,教室里便响起潮水似得掌声。

有人在掌声渐消时大喊:“陈班再见啊!”

这一声“再见”把大家伙说的心里有些动容。

陈雄国喉头动了动,只是冲着大家点点头,然后拧过身去,再支吾不出言语来。

老黑脸也有感伤的时候啊。

众人心有戚戚。

市二中高三四班最终一次正经的班会自此划上终点,也意味着,这群人的高中生涯已至终点。

曾经不醒的梦,如今无论如何都会醒来。明日的现在,这群人就会在耳朵回荡教室讲课声的记忆里恍然——

哦,我已经毕业了。

只不过眼下吸引他们的不是这些,而是漫天飞舞的试卷。

其他班级早早开完班会的,已经有学生搂着书卷跑到走廊,他们口中呼着“毕业咯试卷给爷死”“拜拜、拜拜,再也不见”“老子再也不写了”然后癫狂的撕开书本,再从天空洒下。那写满字的试卷,像雪一样自天而降,在一楼的地面厚厚铺了一层。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huanyuanapp 】

这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特殊仪式,俨然成为高三最得意的宣泄形式。

四班的人也从教室里出来,或多或少加入其中。

小瓜、方灵和陆敏三人都没能免俗,一人手里一叠东西,用力往前一抛,试卷化作一条散开的线,嘶啦一声成了几十朵百花瓣,打着滚儿从天上往地面飘去。

开心的喊:“毕业万岁!!”

符橙雀抱着手看着,老神在在,温煜问她:“你咋不丢书?”

少女瞄他一眼,皱皱鼻子说:“我不想丢。”

“怎么?”

“不舍得。”

“这有什么不舍得的。”

符橙雀顿了顿,把一张飘到脚边的陌生人的试卷拾起,丢回到空中,看着它徐徐下降,然后说:“我的试卷上头好多都是你教我的呢,我得留着。”

温煜愣怔一瞬间,望着外头,默然不语。

……

班会结束就再无留校的理由,大家都准备转道学校预定好的酒店里,该好生庆贺高考的结束了。

温煜几人收拾好,也向着校外而去。

没了夕阳,天空昏暗,倒是有一轮早月悬着,影影绰绰的痕迹。

从教室到校门口这段,大家都的很慢,宛如散步。毕竟出了这校门,再进来,心态就全然不同了。趁着还在,最后体味一番吧。

拱廊的花开的很满,此时挤满的同学,争相摄影。

小瓜忽然说:“我们也拍个照吧?”

其他女生“嗯嗯嗯”的勐点头,温煜能说啥,还不就是配合了。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背景是高三教学楼,在路人同学的帮助下,一张扬着笑脸的简单合影很快诞生——

温煜与符橙雀站在一起,小瓜拉着她的手臂,方灵和陆敏搂抱在一起,五人靠的很近。

“拍得好呀!”符橙雀赞道。

然后当场照片发到群聊里,人手一份。

这聚拢的小圈子彷若回到了昨日,回到了一起头凑头学习的日子。

符橙雀回想起了自己“学习小组组长”的身份,从今天开始,从出了这个校门之后,这个身份就将永远的失效了。再也不会有学习小组、不会有扎堆的五个人。

她吸了吸鼻子,忽然道:“都停一下!”

众人噤声,望着她。

她又说:“我宣布个事情。”

方灵嬉笑起来:“咋了,橙雀你终于要宣布了吗?!”

陆敏目光爆发喜悦,一脸振奋,“快快快。”

小瓜左右看看,不明所以。

符橙雀摇了摇脑袋,视线扫视几人,而后朗声道:

“本小组长宣布,‘征服世界谋略之星学习小组’今日起,正式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