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心情很复杂:

一半异常平静也自然,因为这个想法决定已经诞生很久了,久到今天只是水到渠成而已;

一半相当不安而激动,因为她即将做一件称得上轰轰烈烈的事情,表白啊,还是由她来做!

嗬!

额头都开始出汗,喉咙也有些干巴巴的……

说啊,简单的一句话——

温煜,我喜欢你。

如此而已!

此时,温煜忽然停了步,在湖边栏杆驻足。

符橙雀连忙收住心思,退回两步跟着靠在了栏杆上,凝望静谧的湖水。

她还在斟酌自己的心情,旁边的温煜说了话。

“我们以前来过这里。”

符橙雀四下望了望,即使乌漆墨黑的真的很难分辨来没来过,不过她也明晰的记得。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huanyuanapp. 】

“我拉着你逃了晚自习来得!”说话时,符橙雀非常得意。

“对,是那次,你跟我说了很多话。那也是很久很久以来,你第一次拉着我逃了课,说实话,我非常意外。”

“你还记得呀!”

“都记得。”温煜笑吟吟的说,“然后我们还捡到了坂本。”

“蠢猫猫,哈哈。”

路灯虽不亮,却将两人所在的区域的湖面照的波光粼粼。符橙雀一边说话,一边不由自主的看向那水面。

湖水之上的荷叶显现出两种状态:

有枯萎、发黑的一部分,这是去年凋谢后还未沉入水底的叶片,按理来说,温煜二人曾见过它们盛开的样子;

也有绿油油的叶子浮在水面,这些是今年刚长出来的,二人重新来到了这里,又一次见证。

那湖面升腾着白色雾气,朦朦胧胧。

温煜看着看着,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经也在这里,有过美好的季动。

他微微偏头,去瞧小青梅清秀的侧脸。

小青梅,如今也会有那种季动吗?

一阵风撩过,卷动符橙雀的发丝飞扬,那丝丝缕缕的清香让温煜忽然想到了自己的计划——

他也想过的,高考之后,要向小青梅表白!

眼下这环境,这氛围难道不是最棒的吗?

可以说吗?

自己那沉寂多年的情感,在今天,要直截了当的告诉她吗?

他内心翻涌着,表面沉默着,凝望湖面,沉吟不语。

……

四周很暗,可符橙雀的心间一片敞亮。

在这个瞬间,少女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幅度,那强烈的季动疯狂撞击着胸腔,冬冬冬直响。一股即将迸发的情绪向上冒着,她紧咬着唇,生怕自己一张嘴,整颗心都呕出来!

她还只能垂着头,完全不敢去瞧温煜的脸上,她总觉得自己心跳的声音太大了呀,他就在旁边,他一定可以听见!

如此,便趴在栏杆上,眼睛盯着湖水,默不作声。

深夜,浅光,氤氲着水气的湖边,树叶婆娑。此起彼伏的虫子声音,飘渺而悠远。

有这么一段时间,两人并肩站着,彼此都没有说话。

安静,特别安静。

说来奇怪,符橙雀丝毫不觉得这段无言无事的时间很枯燥,相反,非常有趣且让人安心。

她看到湖水之下的霓虹倒影,有一对彼此追逐的红色鱼儿在扭曲的色彩里嬉戏,游到近处时,其中一只偷偷吐一个水泡,水泡在湖面破裂,炸出一圈朝着岸边水草扩散的涟漪,草叶上的小虫看见掠来的波纹,急切的振翅起飞,却差点撞上徐徐飘落的树叶,它在前方的空中打了一个旋儿,再向着路灯那边撞过去,跌跌撞撞的身影飞出一条心状的轨迹。

多有趣啊,想讲给他听。

他会有兴趣听吗?

等水面的霓虹忽然晃动,搅乱了她的思绪时,符橙雀开口了。

“小煜。”

“咋了?”

“这里真漂亮。”

“江城那么多小公园里这里是很好看的。”

“我看到湖里有倒影,彩色的!而且还有鱼,红色的鱼,这是啥鱼?”

“哪儿?”

“那儿!”

“嚯,还真是,真好看。”温煜沉吟一会儿,“应该是鲤鱼,我看着有点眼熟。”

少女转过头脑袋来,她的脸即使在夜色里也能瞅见有些微红。

她用手指轻轻在温煜臂膀上戳了戳,“温总可真是红人呀,哪里都有你认识的人,大家也都认识你,这下鱼都认识你。”

“我听着怎么这么酸呢?哎呀哎呀,真够酸的。”

“我才不酸!”

她拧过脸去,又用轻柔的语气说:“我跟你说,刚刚有一对鲤鱼在湖里打闹,其中一只吐了泡泡,泡泡的波纹吓到了叶子上的虫子哦,它飞起来,差点撞到落叶,又跌跌撞撞向路灯飞去,然后……”

温煜静静听着,察觉到少女的停顿,偏头问:“然后?”

然后,它飞出了一个心形的路径。

这个,不可以跟他说。

少女面容绯红起来,转移了话题。

“温煜,大学了我们就看不见这里的景色了。”

温煜没纠结符橙雀没有的“然后”,只是点点头,说着“是啊”的感叹,又道:“不过大学也有大学的景色,好多大学自己就有小公园呢。”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啊。”

符橙雀莫名有些气休休的,她把自己挂在栏杆上,歪着脑袋看温煜。

“小煜!”

“叫唤啥。”

“嘿嘿,叫叫你。”她情绪旋即又低沉下去,“指不定以后就叫不到啦,只能隔着手机叫。”

温煜瞄她一眼,没立即吭声。

高中已经毕业,再往后,就是大学。

运气好了同在南方,火车飞机几小时能见上一见,运气不好了,那真是天隔一方。

符橙雀说:“幸好咱们是邻居,过年肯定能见一见。”

温煜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却听小青梅喊到:

“小煜。”

“嗯?”

“我有话跟你说。”

温煜望过去,符橙雀盯着他,眼神坚定表情认真。他没来由的,心底涌起一阵慌张,这慌张比之以往任何情况都要让他惶恐,有一种强烈的不确定感汹涌袭来,令他蓦然间口干舌燥。

他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符总,你突然好认真哦,干啥啊……”

小青梅转过身来,把手背在后头。她先垂眸一会儿,接着仰头,深深吸口气,双眼注视着温煜。

她脸上有好看的酡颜,眼睛也眨呀眨的,而后,在眼睛不再眨的时候,她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声音清脆语气郑重——

“温煜,我有话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