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目光起了又落,落了又起,双眸剪水,双唇咬出红润娇艳。

那羞答答的样子叫人心中勐地抓耳挠腮,她比夜色撩人!

越是看她啊,越是口干舌燥!

温煜立在符橙雀的面前,眼睛直直盯着她的俏脸,心绪万千。

这场面一点也不轰轰烈烈,不如去年的流星搭配出的刹那芳华,没有新年的焰火下变幻颜色的脸,甚至灯光都不及曾经舞台上的聚光灯,可对于温煜来说,这是他闲适的前半截人生最值得配上焰火绽放的瞬间。远天安谧,他细微的有些后悔,早知道,该运一车烟花过来,在小青梅告白的那一刻,全给它们炸到天上去!

来年忆起此时此刻此间此地,嘴上说道的也不总是彼此心中的状态,还可以细数焰火的斑斓色彩和这一霎那的美好。

但如今这样……好像也够了!

幽寂的夜晚,和一池平静的湖水,沉默的路灯一同见证一场告白。灯芒之中的话语轻柔的回荡着,她说的“我喜欢你”轻灵悦耳,熨帖到心头,留下一道痕。

温煜咧着嘴角在笑,心里逐渐开始飘了,非常非常的得瑟——

符橙雀,对我告白了啊!

她表白了。

小青梅表白了,那之后呢!

女朋友!?

符橙雀,要成为我的女朋友了吗?

天啊,这岂不是说,抱着小青梅亲亲爱爱睡觉起床的日子就要来了?!

被窝里长出香喷喷小青梅的时光即将来临?而且……还是整整三个月的超级闲暇暑假!成年人了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天!

啊!

当“不纯洁”的思想联想到这里,温煜整个人都开始有些微微的发抖。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实现那些幻想了,想要符橙雀成为他的女朋友,可以肆无忌惮的对她说情话,抱住她嗅她身上的气味,亲吻她!

像上次她亲自己一样!

他还没亲过她呢!

温煜这幻想融在视线上,凭空带了热,烧灼的符橙雀心中微微有些发麻。

初恋总是羞怯的。

因害羞烧灼着脸,绯红晕染黑夜,粘滞的情绪被风吹过,如黏稠的蜂蜜一般在身周流动。符橙雀嗓子里有好多话,可一抬头,迎上温煜赤裸裸的目光,大胆的对视,那童孔里燃烧着的有些炽烈的火焰,灼得她一个字也呢喃不出来。

水雾也太烫了,从湖面顺着风儿弥漫过来,裹住了她,浑身也因此燥热难耐。她想逃跑,却被温煜的视线锁得紧紧的。他的视线更烫人,目光所及,少女仿佛能够听到自己脸上、皮肤上被烙出“滋啦”的声音!

“啊呀……”

少女发出无意识的嘘唤,此时颤巍巍的心间再容不下其他——

不行呀,呆不住啦!

再站在这里,她会像雪一样彻底融化在小煜的目光里。

她已经告白完了,所以……

符橙雀微微抬头,顿了顿,低头念叨一声:“回去了呀……!”

回去?

现在?!

温煜有些猝不及防,他“啊”了一声,问:“现在回去?”

“嗯啊!”

少女扬起脸来,红着脸灿烂的笑着,再甩一甩头发,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温煜这一瞬间居然有些跟不上符橙雀的思路。

他呆愣好一会儿,等看清小青梅是真打算跑了时才醒转着疾步追上去——

表白都表白了,焉能不继续!?

女朋友,我要甜甜的女朋友!我要小青梅!我要和她亲亲抱抱!

可符橙雀仿佛猜到什么,反而低头勐走,还不断加快逃跑的步伐。

“巧儿!”温煜在后头喊。

巧儿不理他,跑得更快了。她两下就奔到马路边,趁着绿灯亮起,跑到对面。到了酒店下面,下楼散步的学生多了一些,温煜左右看看,压住了抱起小青梅就亲的心。

他跟在符橙雀的后面,闷声道:

“说完你就跑是不是。”

“……”

“管杀不管埋,巧儿,你好狠的心啊。”

“……”

“巧儿,你都说了,我还没说呢……”

符橙雀垂着脑壳,捂着自己的脸,听闻温煜的话,嗔了他一眼,问:“你要说啥呀……”

“我想说……”

“不准说。”

温煜急了跳起来,“你咋这样!”

少女愉悦的甩甩自己的头发,“我就这样呀!嘿嘿。”

说罢,顺着台阶向上去跳,步子轻快的跃着。

符橙雀很高兴,更觉得浑身舒畅而轻松,她把积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出来了,这就够了。至于后面的事情,她还没有去想过——

表白完了,之后呢?

不知道!她不知道呀!

她只晓得自己想说,就想干脆的告诉温煜,自己喜欢他。

想到了,便做了,这就是她符橙雀的方式!

温煜既开心又难受,总觉得有一股气哽在心口吐不出去。小青梅在一个气氛很好的夜晚,先他一步表白,他甚至还未来得及多说点什么、多做什么,她就又跑了。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huanyuanapp.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他晓得符橙雀已经喜欢自己了,只是没想到,她竟这般直截了当,告白的毫无拖泥带水。

她计划了多久?她酝酿了多久?

他都不知道,但现在知道的是——小青梅,真大胆!

几个有些醉醺醺的校友从台阶的上头磕磕碰碰往下走,勾肩搭背的嘻嘻哈哈着,酒瓶子还拎在手里。与温煜二人交错而过时,酒气弥漫。

跟在几人后头的一个女生眉头紧锁,不住的小声规劝:“你们走慢点……别撞到人了……我给你们去拿水喝……干嘛喝成这样啊……”

酩酊的几人哄笑起来,其中一人叫嚷道:“因为以后就分开啦噢!”

女生沉默了,盯着那男生的后背,轻轻叹口气。

温煜两人等着他们通过,然后朝着四班包厢回去,一时间,都无言。

只是啊,少年原本纠结而难受的却在此时舒悦起来,他把目光投到小青梅的身上,瞧着她还在发红的耳朵,轻轻笑了笑——

他不急啊,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有时间。

暑假,三个月,大把大把的时间!

温煜的目光凌厉了一些,嘴角也忍不住有了笑容,她紧盯小青梅的背影,心中明悟——

符橙雀,你该是要成我的女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