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车轻轻的晃,窗外的风呼呼在响。

温煜把车窗摇到阖上,一并停歇的,还有符橙雀飘动的秀发。

这天夜晚,符橙雀辗转反侧到实在忍不住了,她找小瓜聊天,上来第一句就把小瓜惊掉下巴: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huanyuanapp.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符橙雀】:瓜,睡没

【符橙雀】:我晚上跟温煜表白了

【小瓜】:???????

【小瓜】:哇,雀,你?表白?!已经说了!?

【符橙雀】:嗯

【小瓜】:哇哇哇哇哇!你终于还是说了啊!是不是晚上你们出去的那一会儿??[猫猫激动][猫猫激动]

【符橙雀】:嗯啊,我叫他出去了……然后,说了

【小瓜】:果然啊!!我就说你们回来之后有些不对劲!哇啊,你要表白之前居然不跟我说,过分啊!

【小瓜】:诶诶温煜咋说,温煜咋回复你的?

【符橙雀】:他说“好巧哦”……

【小瓜】:哈哈哈,果然呀,你们两个,果然呀!

【小瓜】:恭喜雀和温煜成为小情侣!

【小瓜】:撒花撒花![猫猫高兴][猫猫高兴]

符橙雀沉默了一会儿,反而问:

【符橙雀】:表白完就是情侣了吗?

【小瓜】:?不然呢?

轻扣下手机,少女闭上眼睛,心中既有兴奋又有不安——

情侣?

呀?

是这样吗?这样我就是温煜的女朋友了吗?

温煜呀,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我的……男朋友?

六月九日,一如既往清朗日子。

高考之后的暑假来得无声无息,昨日还在沉在题海里,翻过一页心中的旧日历,忽然之间,笔放下了,试卷卷起,书不再开,宴席也转眼就散场。耳畔倒是还有响着同学之间的呼喊,人却是再看不见了。

符橙雀这日一直都躲着温煜,羞答答的样子叫人心痒痒。她的心态有些难以调整,一些问题总是萦绕着——

“我是温煜的青梅竹马,还是女朋友?”

“我应该怎么和他说话呀?该做点什么?”

“我叫他什么啊,小煜还是温总?”

这些问题,一个也想不出答桉,或者想了,却不敢去做。

温煜早上去喊她,符橙雀也会回以眸子,可脸上总盛满羞涩,没过两下就想要躲开。

他大抵明白是为什么,没吭声,尽力尽快的安排着自己的事情。

两个人的关系需要转变,这份变化并不只是一句“我喜欢你”就足够的。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喜欢”的告白之后,需要另一层身份的接续,那种关系,叫做——

情侣。

符橙雀多半不明白,所以才会说完就跑。

温煜浅薄的感情知识也快用完了,好在这里还够用。

既然小青梅已经勇敢的走出了最重要的一步,那么他就要把这不算完满的一步继续走完:他也要向她告白,还要和她成为情侣!

仓促的表白不够隆重,他想要盛大一些;

值得回忆的点不够多,那么他还想要创造更多的闪光;

他还没来得及说的话、做的事,叫小青梅打乱了的计划,正好用自己的方式重新来一遍。

九日的晚上,温煜饭后熘达到了符家。

客厅不见符橙雀父母,他也没管,径直敲了符橙雀的门,等里头响起一声无防备的“进来呀”之后,推门而入。

符橙雀穿一声单薄的睡衣,趴在被子上,脚儿高高翘起,裤腿卷着积到膝盖窝里,还在轻轻的晃呀晃。她完全不知道进来的温煜,以至于第一句话头也不抬的问:

“什么事情呀?我忙着呢。”

“忙着干啥?”温煜突然问。

“呀!”

少女吓一跳,扭头望来,惊呼:“你怎么来了呀!”然后面红耳赤的翻过身去,再朝着床的里头爬。

温煜欺前一步,坐在床沿,瞅着慌里慌张的女孩,歪着头笑吟吟地说:“今天没事做啊,我啊,来看看‘喜欢我’的女生。”

这调侃的一句,惹得符橙雀俏脸赤红不已,她憋了一口气,圆了自己的脸,眼睛盯着温煜,羞赧到缩进被窝。

末了,可能又觉得自己这模样太过于女孩家,一点也不“女帝”!便气休休地从被子里伸出脚来,蹬一腿在温煜的背上,羊怒道:

“再说鲨掉你哦!”

她踢完,却也没收回脚去,反而踩在温煜的背上,似乎是打算阻止某人的不知道有没有的“更进一步”。

温煜轻笑一声,“明天去不去玩?”

少女眼睛一亮,“去哪儿呀!”

“约会。”

“……”

符橙雀红着脸垂头,口中伊唔伊唔的嘘唤,想说点什么出来,又被“约会”二字惊地不行。到最后,只能偷偷瞥一眼面前的男生,用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见的声音“嗯”了一声。

温煜哈哈的笑,又说:“嗯……就是想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那里的风景,然后呢,我也有一些话要给你说。”

“哦哦哦。”

“是啊,明天傍晚,我带你去,你不用准备什么,晓得吗?”

“晓得……”

“你晓得个屁。”

“哇!大胆,你凶我!”

“凶哪里够,你信不信我现在还干做点其他的!”

“……”

符橙雀气气的。

给了小军师太多阳光,如今他灿烂的不行了嗷。

虽然她很喜欢温煜同她拌嘴,但……等到明天,明天约会完……啊呸,明天出去玩完,再琢磨怎么从他哪里拿回主动权!

这天下,终究还得是橙雀女帝的天下呀!

六月十日,清晨屋外头朝霞漫天。

温煜把身子探到外头感受清风,也拂去一宿因激动而生起的燥热。

吃着早饭时,电话在响微信在响,一阵接一阵发好不忙碌,但当接二连三“确认没问题”的消息回复过来之后,他又长舒一口气,转而望着阳台之外的天空,轻轻笑起。

该做的事情也都做了,小青梅打乱了步伐但并不要紧,甚至有些锦上添花,让他的所作所为更像是某种庆贺。

如此,反而更加美了。

狂风吹落了五月的好花儿,夏季的日子未免太过短暂,所以温煜决定,要用一场还算浪漫的告白装点彼此回忆——

让她的长夏永不凋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