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进了夏,倘若晴朗,那午时必定暴晒。这里的鬼天气在夏冬一贯如此,一个难熬,另一个也难熬。

因此温煜在近傍晚才带着符橙雀出的门。

今儿的小青梅明显打扮了一番,戴着小帽子,帽檐下嫩嫩的脸上也略有粉黛,脖子上的项链衬着那一颦一笑,更显动人。身上着澹蓝色的连衣裙,露出光洁的手臂和膝盖之下的小腿,这衣服的颜色衬托的她的肌肤更加白皙。

按平时,温煜会忍不住调笑两句,可今天,他直截了当的道:“巧儿,你真的很漂亮。”

旋即目光上下打转,全然不掩盖自己的喜爱。

这般露骨的话和动作,符橙雀根本把持不住,她面色羞红的一手压下帽檐,一手提起手中小包遮住双颊,在小包后头轻声的叫嚷“啊呀啊呀”,可她“啊呀”来“啊呀”去的,一句完整的话也没说出来,还把自己的耳朵说得更加红粉滚烫,可却也顾不上了。

温煜笑了两声,轻轻捉住符橙雀的手腕,拉着她往外走。

小青梅身体微微颤了一瞬,并未拒绝,任凭温煜拉着她。

这不是二人第一次这样牵着,但绝对是特殊的一次。

起码在符橙雀看来,此刻拽住她的,不是同学、朋友、竹马,而是——

男朋友。

所以当她张口问话时,腔调语气娇滴滴到她自己都有点不适:

“呀!小煜,你带我去哪里呀?”

天啊,咱女帝就算拎不动刀了也不至于挥舞手帕啊!

只是被喜欢的人拉拉手呢,至于这样吗?

不至于!

绝对不至于!

她正琢磨换个口吻,却见温煜笑盈盈回头,轻声说:“带你去玩,去看漂亮的风景。”

女帝登时全身软了,眸子凝出水来,甜糯柔软的应道:“嘿嘿,好呀……”

欸!没救了呀……

天下什么的,明天再说——

今天不上朝。

……

温煜真的带符橙雀去玩了。

江城抢在暑期之前新开的水族馆,也叫海洋公园,规模颇大,捞进去了各式各样的水生生物,温煜老早就想进去逛了。那里头的巨型章鱼,触手比人长,看着吓人。

领着符橙雀到这时,她围着海洋公园门前超大鲸鱼喷泉“哇哇哇”乱叫,兴奋溢于言表。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huanyuanapp 安卓苹果均可。】

温煜去买票,回来看到她喜悦的样子,立在一旁也跟着乐。

他愈发喜欢看到符橙雀高兴的样子了,前些日子应付高考时的愁眉苦脸看多了让他难受。

好在小青梅也爱笑,她是很好逗的,只是来看几条鱼,几只虾,人还没进去呢,就已经欢畅的不行。笑起来时,露出的洁白的牙齿,让人忍俊不禁。

只是没来由的,捏着票的手轻微开始颤抖,心情也随之有些燥——

六月也太捏猫猫的热了!

时至午后,那残余的热怎么还是把人晒得口干舌燥?

温煜吐一口浊气,握紧拳头,控制心脏开始不再胡乱的跳,那一下一下的撞地他心口都开始疼了。

嘶,真有点紧张啊。

温煜心里暗笑:平日里对她明里暗里的表露,今天真到要说的时候了,自己竟然会紧张?!

嗬啊。

也是啊,自己心头的那些话,沉淀多年的情感,真的能够从容的说出来吗?

那可是,告白啊……

上下两辈子都不曾做到的事情——

告白,然后,让符橙雀做自己的女朋友!

哪有那么容易。

可是啊,符橙雀都做到了,自己哪儿能落于她?

因而,他深吸一口气,穿过人群,到了女孩身边,再次捉住她的手腕,道:“巧儿,进去看章鱼!”

“章鱼呀!”

“对,里头有好大的章鱼。”

少女眉眼弯弯的笑着,开心的催促道:“走呀走呀!”

二人入了海洋公园内部,沿着泛蓝的通道往里走,两旁的玻璃幕墙里有繁多的鱼儿游动,偶尔还能看见大只的海龟、蝠鲼飘过。

符橙雀像个擦玻璃的工人,贴着走。

蓝光与水纹覆在她的脸上,晃动之时,轻柔梦幻。

少女突然惊喜的喊:“看呀!是大章鱼,嚯,真大呀!”

温煜瞄了一眼,又去看她的脸。

女孩停住脚步,盯着红棕色大章鱼挥舞的触手,毫不畏惧,甚至捏着下巴发表暴论:

“任多触手,得吃几顿啊。”

一旁的温煜噗哧笑出声来,看向章鱼,分析道:“起码十来顿,以后你的帝国可以搞章鱼养殖,多养几只,全国够吃。”

少女眉头一皱,竟在认真思考。

一对大学生情侣忽然拥着从旁边走过,男的还旁若无人的在女生脸上“吧唧”一口,声音之大,引得符橙雀眼睛盯着看,脑袋跟着转。

温煜也将这一幕收入眼中,他走近一步,轻轻撞一撞符橙雀,叹说:“人家才叫约会啊……”

小青梅瞪大了眼睛,“你想波我!”

“想!”

“还不可以!”

“以后可以?”

“……”

“……”

正巧路过的游客投过目光来,丝毫没有不要偷听的自觉,反而脸上露出既有好笑又有感叹的神情,那模样一眼就能明白所思说想:啊,勒个就是青春啊!

少女哪里受得住,立即赧红了脸,垂着头,抬腿就要跑。

只是这次,刚迈出去两步的她又忽地顿住,转身回来拉住温煜的手腕,拽着他飞速离开……

……

从海洋公园出来,二人都有些饥肠辘辘,温煜又带着符橙雀去吃大餐。

和旁人不同,两人都认为“吃”比“约”重要,花里胡哨的西餐不符合他们的品味,便去了还不错的浙菜馆,格调雅致,种类丰富。

今天小青梅吃相甜美,一口一口的嚼着,模样可人,温煜看了直笑。

符橙雀知晓他在笑甚么,就气汹汹的在桌子下用脚踢他,面上红红的咬牙切齿,并低声嚷着:

“干啥!”

温煜说:“原本,今天应该是和大家一起出来的,我请你们玩乐吃喝庆贺高考结束,到最后,再同你说一些话……”

这是他最初的计划,简单而直白,玩高兴时趁着气氛说些准备已久的话,不管符橙雀做出什么答复,今日都算完满。

只是情况突变,小青梅抢在前头,温煜措手不及。

可后面他又想着,符橙雀做什么是她的事情,自己做什么不应受到打扰——

所以今儿,照旧!

符橙雀倒是一愣,而后默默垂下头去。

那些话,她大概知道是些什么。

可昨天温煜也说“要说一些话”,那今天,那些话还是和之前一样的吗?

不知道,但她非常期待。

温煜又说:“不过也没事,这样的话,就变成了我们两个人的约会了。这毕业第一天,我们就‘约会’,真快呀。”说着,眼睛盯着小青梅去看,直把少女看到抬不起头来。

符橙雀赧红着双颊,默不作声。

真快呀,因为她表白的飞快,根本就是一秒也忍不住。

嘿嘿。

饭后,温煜拦了个车,对师傅说了个地址——青城峰。

坐落在江城之内的最高山峰,本身是个不错的风景点。只是,温煜和符橙雀早就已经去爬过,那次还是小组的第一次活动,如今小组都解散了。

符橙雀对那里记忆犹新,在那里,她曾努力试着完成任务,最后尽管失败却收获一段不错的回忆。

可今天,夕阳已落,天也开始黑了,还要去那里吗?

不管是山顶还是山脚,多半黑漆嘛乌,能看到什么风景呢?

符橙雀心中有疑惑,但一句话也不问。

她只是觉得,哪怕顶着黑漆漆的夜色走到山顶,只要身旁有温煜在,她也不会怕,也会觉得很好很棒。

这想法一冒,少女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哎呀,脑壳壳瓦掉了!

出租车颠簸的这一路,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抵达青城峰山脚下时,符橙雀都已经做好了爬山的准备,却瞅见温煜支应了一个电话,没过多久就开过来一辆印着[青城峰管理处]的观光车,然后温煜拽她上车,车只载着两人就往上开,不多时就转到了山顶。

夜晚已经降临,这顶上,只有稀稀拉拉的几盏灯。

游客没有一个。

二人走入“望江亭”,在灯光下坐着。

符橙雀实在惊呆了,温煜什么时候还有这等关系了!他一个电话,青城峰随便上?!

温煜瞧着了小青梅略有震惊崇拜的目光,哈哈的笑,说,“怎么样,晚上山顶的风景还不错吧?”

是呀,很不错。

这里是江城最高的山峰,从这里的观景台眺望,足以将整个城市的风景纳入眼底。天穹不多的云盖在城市上空,那绿色的镭射光从城市一角射出,在空中交错。

楼宇的光,道路两旁路灯与车流尾灯串成的线,构成了一副看似静止实际缓慢流动的图画。近处灯火更胜一些,风一过,又如烛火似得在轻轻摇晃。

晚上不来,肯定看不到这景色。

它多美啊!

风也撩了符橙雀的头发与裙摆,一股脑朝着下风处的温煜那里飘,好似在推着她靠过去。

符橙雀朝着温煜看过去一眼,正好看到他开口说话。

“巧儿。”

“嗯?”

“上次我们来,被雨淋了回去,你也穿着裙子,被风吹的嘴唇都白了。”

符橙雀随着温煜的话回忆着,轻轻颔首,也说:“记得记得,你给了我衣服穿!”

“那时候,太过于仓促,我也着急带你下去,上来之前有好些话我本来想说,都最后都没说呢。”温煜脸转过来,笑吟吟道:“现在也忘记了当时想说什么,但想要跟你说话的心情还记得,所以今天,我带你来,打算跟你说些我藏在心底很久没有告诉你的话。”

符橙雀正想开口,温煜却再次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到她身上,同时也止住了她的话。

他继续说着:“风大,披上,我特意多带的。”

做好一切,温煜忽然端视着符橙雀的脸,认真的说:

“有句话,我无论如何,必须第一时间说,我忍不住了,因此请你听好——

符橙雀,巧儿,

我喜欢你,非常喜欢。”

少女勐地抬起眼,直直盯着他。

她的身体在颤动,目光落在温煜脸上,只那么一会儿忍不住挪到他处,可旋即又移回来,与少年灼热视线对上后再度垂下,反复多次,局促中带着激动。

温煜仰头眺望天穹,那云层忽被拨开,露出几道星光。

他舒出一口气,竟有些如释重负。

说话之前没有任何反应的身体,此时此刻居然略带发抖。微颤的手,按也按不下去,勐烈的心跳,比任何时候跃的都要狂乱。

说了啊,已经说了啊!

没有任何犹豫,脑袋一空,话就已经出了口。甚至没来得及铺垫,明明他已经琢磨了许久,上来应该先聊聊天、说说话,然后细微的回忆一下曾经,最后深情款款一些,等待一个时机。

可到了这里,话才说过去两句,自己忍不住了。

温煜扭头看向符橙雀,她也在看自己,他笑起来问:“不惊讶吗?”

符橙雀摇摇头,带着笑容说:“我知道呀……”

似乎觉得这样不够,少女定定心,羞怯眸子多了坚毅,她迎上目光,大声说:“小煜,我也喜欢你!”

少年怔了怔,忽然朝着城市上头指了指,“看那边。”

符橙雀循着所指望过去,有些不解:

是什么呀?

啊!

是烟花!

近处的城市,蓦然之间齐齐升起的烟花,流星同时窜向天际,而后光点一簇簇的炸开,“砰砰砰”的接二连三,绽放成一朵朵的璀璨的烟花。

更近一些的,就在二人眼前不远爆开,焰火的光芒在夜空中闪烁,光彩夺目。

它们在空中铺上一层,像缀满花朵的花园,在城市上空盛放。符橙雀从未在这个角度看过烟花盛开,而且还是一个瞬间就在眼底下绘出画卷,红的黄的白的,万分绚烂。

她不由得惊叹一声:“天!好多烟花呀!”

温煜笑得很灿烂,“漂亮吧?”

“漂亮!!!”

少年也在看烟花,只是他看到的是女孩眼中的景色。

而察觉到温煜目光的符橙雀,喜悦的转过身来,瞧见烟花在小竹马脸上光彩变幻,喜滋滋的笑着。

随着夜空中爆出最勐烈的一颗焰火,星星点点的光华倾泻之下时,温煜的下一句话令她瞬间失神——

他说:

“符橙雀,做我女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