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归家时间晚上八点半,正是万家炉灶生烟之时。

温煜刚进客厅,就嗅着满屋子肉香,他循着味道钻去,瞧见坂本乖巧地蹲在厨房门口冲里头张望。它见温煜过来了,屁股一挪,腾了半边位置出来。

“上道,今晚开个鱼罐头给你。”温煜乐呵呵的说着。

温爸停下择菜的手,转过脸来,“哟”一声说:“回来了,今天去哪儿玩了,这么开心?”

温煜搓了搓脸颊,松弛完僵硬肌肉问:“我看起来很开心?”

温妈这时也望过来,笑道:“嘴咧到天上去了,小煜有什么开心的事,跟爸妈说说?”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huanyuanapp. 安装最新版。】

“哎呀没啥,小事。”

温爸呵一声,“小事这么开心呢!”

“行,那是大事。”

温爸拧着眉头,“多大的大事?成绩也还没出啊。”

“儿子要结婚了!”

夫妻两对视一眼,噗哧笑出声来,温妈笑骂:“说什么呢!”又说,“炒个青菜,准备吃饭了。”

温爸也干笑两声,并不在意这个玩笑,他倒是说道其他事情来:“小煜,明天和隔壁巧儿他们家一起吃个饭,你们高考完了,得庆祝庆祝。”

温煜点点头,问:“一起吃啊?”

“不然呢。”温妈道,“肯定一起啊。”

“不上班吗?”

“都请假了。”

温煜嘿嘿笑一笑,再不作声,倚在门框上,打量着爸妈在厨房操持。锅盖揭开,油烟机呼拉拉将白烟吸熘进去,沸腾的酱红色汤汁咕都咕都响,阵阵肉香弥漫开来。温妈用锅铲铲起,撒上葱花,冲着一旁还在发笑的儿子喊:

“还笑呢,就有那么开心?端出去,再洗个手,准备吃饭了。”

温煜哈哈的笑得更大声,同时大声应和道:“好嘞!”

温妈忍俊不禁,“这孩子,有这么高兴吗……”

温爸老神在在,“孩子的事情,不问、不问。”

隔壁。

同样倚在门边的符橙雀好像听见了温煜的声音,是一声爽朗而欢快的“好”。旋即她又面色红润的垂下头去,今天满脑子都是温煜,回来短暂的分开,好像脑子里都在回荡他的声音。

自己病了,病的不轻。

但是……想自己的男朋友,那不是应该的吗?

哎呀,什么男朋友!

真怪!

少女一边想着,一边脸红,还在甜滋滋的笑。

厨房里的符妈瞅见了,便问:“巧儿,今天出门玩的开心吗?”

少女糯糯的应着:“开心呀!”

“都玩了点啥呀?”顿了顿,又说:“你那几个女同学,今天该带回来一起吃个饭的。”

符橙雀晃晃脑袋,“啊?她们今天没去啊。”

“哦。也行,玩的开心就好。”

“嘿嘿,是呀是呀!”

“去洗手,准备吃饭了。对了,明天和隔壁小煜家一起吃个饭,庆祝你们高考结束,早点起床。”

符橙雀一听,既有好吃的,又能跟小煜凑一起,顿时开心的喊:

“好呀!”

符爸其实也在厨房里。

只是他全程旁观,愣是没吭一声来。

他的目光随着女儿离开后落回到老婆身上,顺顺气,问:“今天巧儿和小煜出去了?”

符妈瞪过去一眼,斥道:“我哪里知道,我又没问,你想知道自己问去!”

符爸瑟缩的噤了声,一边忙活手边的事情,一边兀自滴咕“明明就问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听话”“我今天没做啥事情啊,吼我做什么……”。

符妈听着老公的絮絮叨叨,又没忍住笑了起来,伸手在符爸的腰肢上拧一把,疼得他龇牙咧嘴。可厨房里的气氛,顿时多了几分温暖。

桌子上的饭菜香味扑鼻,橘色的暖光落在上头,更显得可口。

两家人在差不多的时间吃着饭、聊着天,谈着以前和以后。

尽是亲睦。

饭后洗过澡的符橙雀第一时间趴到的床上,她躲在窗帘的后头,望着那头,等待着小竹马的出现。

而当温煜真得出现在视线里,她又立刻熘到床下,猫着身子出了卧室,然后在转角的地方整理好衣服和脸色,再缓步回卧室,在看到温煜在看她时,嫣然一笑。

“好巧呀!”她说。

“我刚洗完澡。”温煜笑起来,“你洗没?”

“我洗过啦!”

放下东西的温煜凑近到窗台,端详着符橙雀。

符橙雀被他看得羞红,往窗帘后藏起来,娇嗔地说:“你又看我……”

“巧儿,你真的很漂亮。”

“嘿嘿。”

以前的温煜也说过这样的话,那时候只是高兴,可如今听来,少女只觉得一瞬间心间就沁了蜜,甜丝丝的。

她喜欢听到温煜说这些,也喜欢温煜看她。只是总会没来由的会害羞,一害羞,就按捺不住的要躲。躲着时,她总会一半后悔,一边喜悦,矛盾的心理让她别扭的不行。

啊呀,要正常呀!

“我爸说,明天我们两家一起吃个饭。”温煜忽然说。

“嗯啊,我也听我爸妈说了。”

“巧儿。”

“嗯?”

“你是我的女朋友了!”某人咋呼一句。

“呀!突然说什么呀!”窗旁的女孩闹出一个俏生生的大红脸,娇嗔着白过去一眼。

可温煜却全然不顾,喜滋滋的继续道:

“你呀,符橙雀,是我的女朋友了!哈哈哈!”

少女吓一大跳,隔着窗户面红耳热的摆手阻止,“别喊呀别喊呀!”

“是不是?”

“是呀是呀!”

温煜露出舒悦的表情,笑着沉默了一会儿,又柔声道:“巧儿。”

“什么呀,你不准喊……”

“我喜欢你。”

“……”

温煜笑吟吟的,“我喜欢你,符橙雀。”

“……”

符橙雀瞄了瞄窗帘,她想躲进去,可身体始终没动。

默了一会儿,她吭哧说:“知道啦……”

双颊的绯红一定被温煜看个透彻,这样的话——不管啦!

少女深吸一口气:

“我也喜欢你,小煜!”

话音刚落,窗帘便“嗤啦”一下紧闭起来。灯光摇晃了夜色,荡漾着红粉的波澜。

山巅之上的告白,那是温煜与符橙雀之间的告白。

此刻对窗的告白,那是青梅和竹马之间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