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夜晚注定辗转无眠。

温煜躺在床上,神魂摇荡。从高考之后的那晚算起,他这两日都有点“如梦如痴”,冲击性的事件一个接一个,有时候,并不是他要做某事,而是时候到了,那些早已准备好的事情循着气氛便有了。

可结果都很好啊。

小青梅终于成为了他的女朋友,这沉了很久的梦,忽然化作现实,一夜之间,落地生根。

哪怕到了这会儿,也有一种梦幻的不真实感。

温煜翻了个身。他的面前,是自己的书桌。

书桌上头,是摊开的窗帘,那角落有逃逸出来的光,微微洒一层辉在桌面,朦朦胧胧里勾勒出桌椅和未收起的书籍的模样。

他依稀之间,仿佛看到有一道单薄身影坐在那里,隔着窗帘,望向对面。

也好像听见熟悉的他的叹息,见他抚摸手旁的抽屉却不拉开,那里还存着一份礼物。

可这叹息越来越澹,渐渐的,全然听不见了。连着那道身影,都开始变化。“他”在移动。“他”朝这一侧挪了挪身子,有些不满有些无奈,紧接着,房间里忽然出现另一道俏丽的身影,她大咧咧的搬过来一把椅子,往桌子前一放,屁股坐下时还用力朝着“他”顶了一下,差点把“他”撞到地上去,那两道身影无声的对望,可温煜耳畔尽是笑声。

温煜“看着”,自己都有些无语,又觉得有些好笑。

翻过身去,面对着墙闭上眼睛。

嘴角,逐渐有了笑意。

往后的生命里,他将不再独行。他拥有了一个女孩,是他特别喜欢的女孩,是他暗恋多年的青梅——

符橙雀。

真好。

……

隔日。

温煜保持了高考之前的大部分作息,只比那时候晚起来一点点。

一时半会改不了了。

窗帘一拉开,大量光线倾泻而入,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被窝之上睡觉的坂本不满的叫一声,的逃离到床下。

对面的青梅小女友还没有起床,温煜晓得,她是那种就算是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春游,也能睡到日上三竿的人。以往高考架着她,不得不起来,如今没了考试,睡到昏天黑地。

以至于当碰巧一起出门上班的符妈从温妈口中得知温煜已经起床时,忽然忿忿起来。

她在大门口冲着温家喊:“小煜啊!”

“诶!咋了?”

温煜捧着杯子牙刷奔到门口。

符妈见他样子先笑了笑,又说:“你待会儿记得去叫一下巧儿,别让她睡太久了。”

“知道了。”

“真乖,小煜是顶顶好的孩子。”

符妈夸赞着,又转脸同温妈说起话来,一张嘴就没给符橙雀落什么好,批了一顿。

开什么玩笑,隔壁家的孩子都会早起,自家孩子光会睡?

这如何了得!

这放假回来也足足有两天多了,这都第三天了,欸,有点不顺眼了。

温妈笑呵呵的劝着,几人一并下楼去。

温煜小等半小时,这才进了符家,到符橙雀门口敲了三遍,里面终于传出气气的声音:“进呀进呀,别敲啦!”

“是我。”

里头又应着,“听见啦!”而后安静下去。

温煜觉着,符橙雀指定就是嘴上应了,人没醒。他试着拧了一下门把手,吧嗒一下开了。

推门而入,房间内略有昏暗,空气之中弥漫着芳香。

向床望去,薄被窝隆起,枕头还在原位,符橙雀人不见了!

温煜凑了凑,这才发现,小女友歪着脑袋睡得香甜。她的头发乱糟糟的,被子提熘的老高,遮住了半边脸颊,呼吸轻柔而均匀。

正在这时,她动了动,脑袋探出来,皱着眉头翻个身,温煜这下能看清整张脸了。

恬静、柔美。

温煜本来捉弄一下的心,忽然消失,他轻轻喊了喊:“巧儿,起来咯。”

巧儿没动静。

他又喊:“巧儿,不起来我可抱你起来了啊,我早就想抱抱了。”

这话落下,符橙雀总算有了些动静,她挣扎着睁开半边眼睛,瞅了温煜好一会儿,蓦然憨笑一下:“嘿嘿。”

又口齿不清的说::“笑……小煜!又梦到你啦……”下一秒再次闭上眼睛。

温煜走神一瞬,轻轻笑出声来,语气柔和在小女友耳边循循善诱,“巧儿,你又梦到我啦?”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huanyuanapp. 】

少女不睁眼,却甜甜地用哼唧回应:“嗯啊……”

“梦到我什么了啊?”

“嗯啊……”

“你不会梦到我们做什么了吧?”

“嗯啊。”

“巧儿抱我了?”

“……”

“那是我抱巧儿了?”

“嗯。”

“我亲巧儿了?”

“……嗯?”

“巧儿亲我没有啊?”

“……嗯!?”

最后一个问题问完,符橙雀忽的睁开了眼睛,她盯着已经蹲在床边的温煜,两人大眼瞪小眼好长一段时间。

起先,她满脸懵逼;而后,她开始脸红;接着,她视线开始乱飘,还盯住自己的被子好长时间;最后,她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有一会儿了。”

“什么时候!”少女紧张起来。

“刚刚。”

“你跟我说话了?”少女又羞又气。

“说了一些。”

“我说什么了……”她脸上全是慌乱。

“你说……”温煜突然靠近一些,吓得青梅小女友在床上打了个滚往后跑。

“呀!你你你别动!我刚刚说什么了?”符橙雀一张口,声音打着颤。

少年笑吟吟的说:“你呀,一直说梦到我了,特别特别的喜欢我,想要跟我抱抱,还想要跟我亲亲……”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脸,“哦对,你说要先亲脸脸。”

符橙雀瞠目结舌起来,脸上的慌乱消退,取而代之是昏暗房间里也清晰可见的赧红双颊,面红过耳。

她紧咬着唇,犹豫片刻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嚷嚷:

“呀!哇呀呀呀!我不信我不信!!!”

“你肯定说假话,臭温煜,你肯定骗我!”

“我没说我没说啊,不可能说出来的!”

她叫着,被子一掀,缩进被窝里去,呜呜嘘唤着。

少女满心羞涩,心中也有些惨然:第一天,成为情侣的第一天,就被自己的男朋友发现自己整夜整夜的梦到他了!

天啊!

将来交往,温煜岂不是要拿这件事将她吃的死死的吗?

输咯……

第一天就输咯!

都怪昨天兴奋到难以入眠,在床上打滚到半夜才睡着,今天起太晚不说,还持续做着甜滋滋的梦——

梦呀,昨天的梦呀,真的全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