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被窝里的符橙雀喊着“出去呀出去”,温煜晓得,他要是不走,自己的小女友今天一天都不带出来的。

“早点起床,我去拿早餐来,一起吃。”

被子的符橙雀没吭声,温煜暗笑着起身回了自家,将早餐重新加热好后一并端到了符家餐桌上。

符橙雀也起了床,刚从卫生间出来。

天气热了,白天穿在身上的睡衣薄了许多,符橙雀的居家衣服是夏日的棉质短袖、短裤,手臂、腿全数露在外面。这也就是在家里自个能勐瞧,出了外头,温煜断然不乐意她穿成这样。

温煜捏着下巴道:“我夏天的睡衣旧了,巧儿,给我买套新的?”

符橙雀屁股刚落在椅子上,听闻话语,抬眉瞧温煜一眼,然后“噢”了一声。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huanyuanapp.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她还是羞答答的。

温煜又说:“情侣款的。”

“……”

符橙雀低着头,含胸垂背,躲着目光。

温煜推过去一杯豆浆,杯子的高度正巧害得女孩抬起脸来,他立即瞧见了娇红的一张颜,煞是好看。符橙雀从他那带笑的目光中瞬时就明悟他动作的目的,气休休的在桌底下踢过去一脚,第一下就踢着了,可温煜面不改色,她疑惑的踢了第二次,这下,却被夹住了腿。她吓得一哆嗦。

“呀!”

“你怕是忘了以前也被我抓住过。”温煜说。

“啊……这次也放过我吧!”

“不行,老踢人是坏毛病,必须改。”

“我又没踢过别人!”女孩叫起来。

“咋了,光踢我是吧!”

“嗯!”

“理直气壮!”

“对呀!谁让你是我男朋友!”

“……”

温煜滞了一下,他居然觉得符橙雀说的好有道理!

可他没撒腿,脑子一转,又说:“既然如此,我们穿情侣款的不过分吧。”

少女顿了一下,忽地斩钉截铁起来:

“不过分!”

温煜沉默了一会儿,憋了半天吐出两个字:

“上道!”

说罢,继续大眼瞪小眼。

作为情侣的第一天,两人都有点不知所措。

这其实也不怪他们,别家情侣前几日大清早起来,必定是摸起手机先聊它三五个小时,含含湖湖约着下次见面的时间。

可他们不一样,如果凑巧,他们甚至睁开眼的第一幕就是对方的脸,好处是一下就解了相思苦恼,坏处是这谈起恋爱甚至没有经验可循。

令人头大。

因此那么互相望了一阵,两人终是忍不住了,“噗哧”一下齐齐笑出声来。

符橙雀也顺势恢复了一些平日姿态,她摇晃着手里的包子,笑嘻嘻的说:“温总,你的男朋友不如军师熟练呀。”

温煜抹了一把虚汗,“第一次,没啥经验,见谅见谅。”

“哈哈哈……”

“笑个屁,你好到哪里去?”

“我咋了!”

“你咋了?如此气氛之下,你叫我‘温总’。”

少女憋红了脸,哼唧半天没闷出个屁来,最后怒把包子拍桌子上,学舌说:“我也第一次呀……不好意思!”

面面相觑,相顾无言。随后,“哈哈哈”的笑声梅开二度。

早上的小对话成为了很好的调剂,再往后的聊天起码能顺利的进行了——

两人都有些意想不到,那之前简单到再简单不过的随口几句,现在也会瞻前顾后,极难张口。

温煜饭后也没走,就在符家沙发躺下,电视也打开来,里头播放着某历史剧。

可他心思并不在上面。

符橙雀在自己卧室滴熘熘转了一圈,看起来很忙碌,实际啥也没干。她回到客厅,慢慢踱步的靠近沙发,眼睛瞟着电视,故作好奇的问:

“什么电视呀?”

“不知道。”

“……”符橙雀噎了好一会儿,她看向温煜,后者也看着她,“你看半天看啥了?”

“看你去了。”

“呸……”

少女啐一口,坐到沙发上,两人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温煜瞅了一眼这间隔,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她的手——修长白嫩的小手,昨儿牵了一晚上,可今天瞧见了,他还是想握紧,甚至十指相扣。

可小女友把手放在了腿上,离的有些远,他有些犹豫。

巧的是,电视剧忽然演到皇子携禁军谋逆,那刀已经被那逆子架在了老皇帝的脖子上,场面焦灼。

一旁的小青梅,见这剧情当即大怒,手指着那皇子气休休的说:“呀呀呀!逆子呀,谋我皇位!军师嘞,朕的军师嘞!护驾呀护驾,把那逆子拖出去剁了!”

那手挥舞几下,又搁回两人正中央,支着身体。

温煜见状,兴奋叫起来:“帝帝别怕,我马上剁了他!”

说着,自己的手自然的盖在女孩的手上。

符橙雀看似一无所知,可俏脸却抑不住的在飞红……

虽时近夏至,但上午阳光不烈,坐在屋子里把阳台门敞开,那风会穿堂而过,人倒是也凉爽。这样的话,哪怕心理紧张一些,手上也不至于渗出汗珠来,徒增尴尬。也可让这一左一右的心思,显得玲珑一些,不那么纯情到有些傻气。

两人动也不动的继续看着,偶尔搭几句话,聊的都是电视剧情。

符橙雀不屑的说:“那老皇帝还谈起恋爱来了。”

温煜咂咂嘴,“毕竟这宫女第一个救驾。”

“那也太怪了。”

“确实。”

“小煜,皇帝能和宫女谈恋爱吗?”

“不可以,只能和位高权重的人谈。”

“什么人?”

“军师。”

“……”

符橙雀无语的转过脸来,看了看温煜认真的脸,又歪着头看了看电视剧里的老皇帝。老皇帝是男的,那古时候的老军师能是女的吗?她忍不住脑补了一出老皇帝和老军师的戏码,面色狂变。

而后吁一口气,咬牙道:“等我当女帝了,得立个法!”

“什么法?”

“巾帼不让须眉,军师也可以是女性。”

“赞成。”

“嗯。”

少女笑了起来,手上有了细微的动作:她轻轻翻了翻,手心朝上。

如此,两人便是互相握着了。

指尖触碰的瞬间,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体轻微的颤抖。不管是温煜还是符橙雀,这堂而皇之的亲昵,与往日虽也亲密却依旧有距离的关系比较起来,令人心颤,又让他们沉醉。屋外的热风吹来甜腻的芬芳,好像盛开了满地的花,细品之下才知道,那都是心里酿得蜜呀。

毕竟,他们手牵着手!牵手,喜欢牵着!

六月的阳光走的飞快,早上晒不到的地方,到了中午,被炙烤到滚烫。

从这灼热的温度里,符橙雀甚至嗅到了烤肉的味道。

她的肚子叫了叫,然后为难的偏了脑袋:“小煜……”

“嗯?”

“饭饭。”

温煜很高兴的应着,“你想吃点什么?少吃点,晚上有大餐。”

少女高兴的嚷嚷起来,“你做的我都爱吃!!”

温煜起了身,符橙雀也跟着起来去往厨房,饭菜是其次,她更想和小煜一起做些什么,抑或者就是看着他做些事情。当然呀,事情不重要——

他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