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现在也可以!一个亿万富翁到欧洲找个普通的妹子,还是很容易的!”王副总道。

“嗯?”杨东升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王副总在开玩笑。

“哈哈!”杨东升配合的干笑了两声,随即道,“回去吧,天太冷了!”

两人回到屋里,立刻感觉暖和了起来。

华京的热电厂,不仅要用于发电,还要用来取暖。

两人脱了大衣,家里的老妈子上了茶,杨东升冲王副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改革开放后,咱们国家的很多产业都被外国冲垮了!当然其中有部分企业也是被我们挖垮的,人家本来还能抢救一下!”

“也不能这么说,那些企业顶多也就是多撑几年,可是技术人员耽误几年很有可能就废了,让这些技术人员人尽其用,也不枉国家培养他们!”王副总道。

杨东升冲王副总摆了摆手,“这一次的燃气轮机,你放心去投!我能忍受半导体产业亏上千亿,对燃气轮机,亏五百个亿我还是能接受的!”

参与这次投标的,除了东升重工,还有冰城电气通用燃气轮机公司、沪上西门子燃气轮机公司、三菱重工蓉城燃气轮机公司,以及法国的阿尔斯通公司。

按照市场份额算,阿尔斯通现在可以排到全球第四。

法国人在技术上很有一套,如果不是几年前他们的f级燃机gt24和gt26,出现了一些问题,现在坐在第三位置上的,应该是他们。

他们的输电技术也很先进,而且又不是德国、日本这样的傀儡。

几年后,他们遭黑手一点也不意外。

不过阿尔斯通没有跟国内任何一家公司成立合资企业,这一次基本上就是陪跑的。

这次项目的主要投资方之一是华京能源投资集团。

这是华京市政府设立的一家国有独资公司,除了电力,他们还担负着华京集中取暖普及的任务。

这个时代,华京很多单位的小区、办公楼仍然在用自己的取暖小锅炉。

这些锅炉很多已经几十年都没更新过了,一旦烧起来,浓烟滚滚。

投标出来,杨东升的手机很快响了。

掏出手机一看,电话是杨槐打来的。

“什么时候到?”杨东升问。

“我们已经到了!哥,你在哪?我们过去找你!”

“这么快!”杨东升低头上了车,“刚刚从国宾馆出来,我去找你吧,我过去近!”

杨槐在故宫旁边的住处,也学杨东升的房子做了改造,走廊、门廊都加装了落地窗。

杨东升抵达的时候,杨槐他们也是刚刚到。

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二十八九岁长相非常漂亮的女孩,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看起来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东升哥!”女孩正是杨槐的妹妹杨榆。

“杨榆博士毕业了吧?怎么样,还回美国接着做博士后吗?”杨东升问。

“这次回来,就不回去了!”杨榆道。

“姑娘家的,早就应该安生下来了!”杨槐不满的道。

“这位是……”杨东升看向那个完全陌生的青年。

“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妹夫李家俊,也是杨榆在伯克利的同学!”杨槐道。

“李佳俊是吧?你好!”杨东升伸出手。

青年抓住杨东升的手,“东升哥,你好!早就听阿榆总是提起您,今天终于有机会见面了!”

“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杨东升道。

几人再次坐下,杨东升看向杨榆,“博士学的是什么专业来着?”

“我和家俊读的都是材料学,毕业论文也都是关于光导电高分子材料的!”杨榆道。

“光导电高分子材料?”杨东升听的有点迷湖,“是不是就是太阳能电池板?”

李家俊笑了笑道,“光导电高分子材料的应用范围很广阔,在静电复印、有机太阳能电池、光敏二极管等方面都有需要。不过东升哥,您说的不错!我跟阿榆都认为,太阳能电池板应该是这个领域现在最有前景的项目,毕竟目前各个国家越来越重视环保,清洁能源技术肯定是最有前景的项目!”

“确实是这么回事,我开会的时候,就听领导不止一次提到过这方面的东西!”杨东升点点头,“现在的光电转化效率有没有15%?”

李家俊想了想道,“这个得分什么材料,单晶硅片甚至还能更高一些!但是距离商业化应用,恐怕还得10年。”

杨东升点点头,看着两人道,“你们这个项目的前景我很看好,如果你们不反对的话,我想投一份!”

杨榆和李家俊都是一喜。

杨东升随即语气一转,“不过以目前的光电转化效率,短期内恐怕难以盈利。我们公司目前投的项目很多,我只能负担你们部分资金,大部分资金还得靠你们自己。我给你们两个建议吧!”

杨东升可以领投一份,但是没兴趣在这一行投入太多。

他的产业版图已经够大了,用钱的地方也非常多。

再说前世我们国家在太阳能产业上做的不错,不缺他这一位。

“您说!”李家俊忙道。

“第一,太阳能电池板恐怕很长时间内都得靠政府补贴,这方面你们可以多关注欧洲,那边毕竟是老牌发达国家,舆论也更加关注这一块,他们的补贴力度应该更大一些,初期的市场也会更广阔,不过隐患是同样的,人家补贴肯定是想扶持自己的产业,一旦我们占据的市场份额过多,肯定会遭遇贸易战,因此你们将来的公司不止要有技术,还要有国际贸易人才。”

杨榆和李家俊闻言都点点头。

“第二就是尽快上市圈钱,用圈来的钱做研发,投资生产线!”

杨东升说完之后,杨榆和李家俊两人出去。

杨东升向四周看了看,“浩然没跟你一块过来?”

“别提了,一放假就到他妈那去了!”杨槐叹了口气。

“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孩子长这么大,你尽过多少当父亲的责任?当初没付出那么多,就别想那么多好事!”

杨槐摇了摇头,似乎想把心里的不快摇出去,“我想把婚礼尽快给他们办了,杨榆眼看就三十了,再不结婚,真成老姑娘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huanyuanapp 安装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