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飞鸿?”

“吴师父,您好。”

百里飞鸿略显拘谨道。

吴四海点点头,将郑阿大的银元拿在手,在仔细打量百里飞鸿一番,“年纪是大了点,骨骼已经成型,不过,身体倒是熬练得硬朗,也行,以后你就在四海武馆习武。阿大,去叫你六师兄过来。”

“是,师父。”

“家中还有什么人?为何要练武?”

吴四海问的很随意。

百里飞鸿抱拳恭敬道:“师父,弟子是孤儿。弟子在码头忙活,练武是为了防身之用。”

“飞鸿,既然你拜入四海武馆,无论一月后你是否还在四海武馆习武,都是四海武馆的弟子。你叫我一声师父,我就与你实话实说。”吴四海酝酿片刻,继续道,“穷文富武,习武除了个人天资以外,最重要的是资源,而想要获取修炼资源,就代表要花费大量的金钱。一位血气一层的武师,一日五顿,顿顿必须吃肉饱,才能维持血气不衰减。以你现在的条件,攒点钱不容易,留着娶个婆娘,好好过日子才是正途。”

百里飞鸿一愣,他如何也想象不到吴四海会说出这番话来。

这是要将他拒之门外?

“师父,你这是要赶我走?”

“不,既然收了你的学费,四海武馆自然会一视同仁,只是给你一个忠告罢了。”

吴四海想了想,也不再劝说。

既然上门学艺,给够钱即可。

“师父,徒儿昨夜遇到镇魔司了。”

百里飞鸿咬咬牙,低着头,不想让吴四海看到自己眼里的情绪波动。

“原来如此,难怪了。那就好好学武,真的成了武师,遇到了妖魔,打不过,也比常人跑得快点。”

吴四海拍拍百里飞鸿的肩膀,为他鼓劲。

“乾山,这是武馆新招的学徒,百里飞鸿。为师给你一个任务,这月内,让飞鸿熟练掌握四海拳法。”

吴四海看到郑阿大身后青年,笑着指向百里飞鸿道。

四海武馆的六师兄张乾山顿感无奈,但看了眼百里飞鸿的外表,也知道师父在做善事。

观眼前这位学徒,条件艰辛,想着将四海拳法传授给他。

让眼前这位百里飞鸿,自己回家琢磨。

也不需要继续交学费,浪费钱。

难怪师父秘传药膳最近升价了,像他这般开武馆,还没有倒闭,完全是将注意打到他们内传徒弟身上了。

张乾山内心尽管如此想,却对师父很尊敬。

吴四海教导武艺,从不留一手,尽心尽力教导他们。

从师父这边获取药膳,钱花多点,但熬练血气很管用,这笔生意不亏。

“师父请放心,这位小师弟,徒儿一定确保他一个月内,掌握四海拳法的套路。”

一个月是练不出真正的拳法来的,时间太仓促了。

吴四海点点头,没多说,负手离开。

“你叫百里飞鸿是吧?”

“见过师兄,不知师兄如何称呼?”

“张乾山,以后叫我六师兄即可,跟我来。”

张乾山说完,转身进入后院。

吴四海,倒是很有意思的人。

跟在张乾山身后的百里飞鸿如此想着。

暂时静心学好四海拳法,血河刀法另想他法。

关于一点,吴四海说的没错。

穷文富武,以他的经济条件,很难支持他持续练武。

生财之道,还需多做思考,谋求出路。

“嘿喝”

一群少年在后院,一眼一板地挥动拳脚,血气方刚气息扑面而来。

百里飞鸿仿佛置身于熔炉内,不免为眼前着场景微微失神。

半亩地大小的后院分为三块演武场。

百里飞鸿扫了一遍,估算着习武的人数。

约莫五十位弟子。

看来,这四海武馆规模不小。

就是演武场太过拥挤。

“四海武馆的规定,早晨七时晨练,八时结束,傍晚六时传课,同样是一个小时。”张乾山突然想到了什么,“我所说的是西洋钟时间,伱若担心错过时间,可到昌盛街的钟表店,购买一只钟表。”

张乾山指着演武场中央处,巨大的挂钟说道。

却发现百里飞鸿对此并不感到稀奇。

转念一想,百里飞鸿在码头干苦力,常与海外诸国之人交集,见识过钟表并不奇怪。

张乾山不再说什么。

将百里飞鸿待到空旷处。

“四海拳法分内外之法。内炼桩法,外炼拳力。你不曾习武,我先教你拳法招式,待你熟练招式,再指点你站桩之法。”

张乾山没有过多废话,直接开始教导百里飞鸿拳法招式。

四海拳法,被分解为十六招。

拳炼到深处,力气自生,犹如惊涛拍岸,海浪大势,连绵不绝,势不可挡。

但要达到这境界,需要将四海桩法修炼至动静合一。

静修桩法可内生精气,动修桩法,却是将静桩之法融入拳法招式中,一招一式,带着莫大的拳势。

张乾山作为内传弟子,并没有因为百里飞鸿的身份而敷衍他。

很认真地将四海拳法的一招一式,结合自己修炼的心得,尽数说给百里飞鸿。

让百里飞鸿对这套拳法,在心里建立了系统性的认知。

傍晚,从四海武馆出来。

百里飞鸿大脑略显晕眩,四肢无力,肚子干瘪。

他忘记自己午餐未吃,就跑到了四海武馆习武。

这一练,就是一整个下午。

四海拳法入门倒是简单。

十六招套路动作,不比广播体操、军体拳难。

可是任何招式,不练内法,就是空架子。

看了眼技能之书:

四海拳法(招式):入门(13/100)

练了十三次,得到了十三点经验点。

“练拳百遍,其义自见?”

百里飞鸿双眸明亮。

技能之书这可是好东西。

“房屋倒塌,现在没有了落脚的地方,难不成要回到码头的工棚住一晚?”

东滨城的客栈倒是有,可客栈专做外宾生意,宰起外宾来,毫不手软。

就百里飞鸿手头上的银元,顶不过几晚上,就消耗完。

倒是可以让人重新将房子建起,东滨城的建材很便宜,人工价贱。

但需要时间。

“想办法渡过今晚,明天租一间便宜的房子,解决住宿问题。”

住宿、饮食对于百里飞鸿来说,是头等大事。

回归问题本质,就是钱的问题。

怎么赚钱?

穿越者传统手艺?

造盐?

香皂?

香水?

白酒?

玻璃?

但很快,百里飞鸿就否定了这想法。

海外诸国已经进入第一次工业革命蒸汽时代中期。

无论是制造海盐、香皂、香水、白酒、玻璃都有一套工艺。

尽管很毛糙,可人家有天然的机械优势。

这时代,又不是追求小而精致,奢华品牌的年代。

机械产生的物品,比手工制造物品洋气多了,更受人追捧。

“难不成抄书发家致富?”

这副身体年幼之时,倒是上过学堂,认识不少字。

浅薄的学识,还没有达到创作文学水平。

毕竟,大元帝国的文字不是汉字。

同样源于象形文字发展而来,但大元帝国的文字与汉字,诞生于两个存在极大差异的文明。

文字言语都存在较大差异。

最怕的就是文字的相同又不同。

有时候,看似相同文字,却是一字之义,谬之千里。

所以,像百里飞鸿这半文盲,想要成为作家,现在看来是有点痴心妄想。

不过,往后就难说了。

毕竟融合了此身的记忆,尽管此身文化水平有限,简单的阅读书本还是没有问题。

他也在努力地将穿越前的知识体系嫁接到这世界。

文化碰撞的问题,磨合过程很顺利。

“仔细想想,除了当官,我都想不出我自己能干啥!!!”

百里飞鸿深深感叹,世道艰辛。

他前世不过是一个程序猿,如今,深深地感受到世界的恶意。

“想要过上好日子,如今只有一条路,那即是变强,进入镇魔司。”

“六二二分账,啧啧!!”

但想要进入镇魔司,何其艰难。

普通的武师根本没有机会。

那就尝试着变得强大,让镇魔司招纳自己。

天色昏暗。

无计可施下,百里飞鸿只能找了间客栈,入住一晚。

无奈之举。

不过,百里飞鸿已经决定了。

明天,找牙行,将自己家的地皮出售。

换来的钱物,租赁一间房子,渡过眼前这难关。

这也是百里飞鸿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不动产。

码头搬运工工作,来钱太慢了。

以往混一口饱饭吃,不让自己饿死还行。

可练武后,饭量大增,工作赚的钱,都不够填饱肚子。

以往干活除了吃饭还有点剩余,现在干活是亏本。

百里飞鸿此时此刻,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一分钱难倒英雄。

翌日。

清晨。

来到四海武馆,开始一日之晨练。

百里飞鸿已经记熟练十六招套路,可在练习拳法招式,总是遗忘招式,招式连贯更是手忙脚乱,总是出错,打出来的不是四海拳法,是王八拳。

张乾山见此,满心无奈摇头。

百里飞鸿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四肢不协调。

让他跟着练倒是有眼有板,可让自己单独练习,立即原形毕露。

左右脚不分,左右手互相搏击......

张乾山很无奈。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百里飞鸿脑子很灵活,不死板,记忆也不错。

往往他说一遍,对方就能记在脑子里。

“他这种情况,无他,唯熟练尔。”

练,大量的练习。

锻炼手脚协调性,淬炼身体肌肉的反应与灵活。

百里飞鸿需要付出常人更多的努力,才能真正娴熟地使出四海拳法。

若用于战斗,那需要练习的时间将会更长。

满身大汗的百里飞鸿离开了四海武馆。

他找到了城中一间小牙行。

“这块地皮,身处贫民区,这地区的价值不高。”

牙行的人看了后,摇了摇头。

“价值不高,也是地皮。”百里飞鸿请轻皱眉头,对方说的是实话,但就真的如此不堪吗?

未必。

“我也不要你钱,你找一间带院子的宅子给我住三个月,这块地皮归你们牙行了。”

“两个月,我跟你换。”牙行小厮眼睛一亮。

“成交,但我要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