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拳法,招式套路,终于脱离入门阶段了。”

百里飞鸿扯着牙笑起来。

付出再多的汗水,只要有回报,一切都值得。

【四海拳法(招式):娴熟,5/400】

娴熟层次到精通层次的拳法关卡口,需要400点经验值。

“经验值越多,代表着技能的分量越重吗?”

百里飞鸿苦笑道。

但回想起四海武馆内的师兄们,很多人就是招式套路也练了三五年,才能达到娴熟的境界。

洗澡,休息。

躺在硬木板床上,百里飞鸿脑海不断地翻滚着四海拳法十六招,揣摩拳法精义。

原来晦涩难懂的拳法理论,仔细品味其中要义,如喝甘露,乐在其中。

晨练。

百里飞鸿一套四海拳法十六招使出,招式衔接娴熟,如波涛起伏,气势磅礴,拳招连绵不断。

中途不带停歇。

一套打完,出了一身热汗,微微喘气。

六师兄张乾山瞪大眼睛,神情失态,惊讶得合不拢嘴。

眼前这位新招弟子,才来了三天。

头一天,他张乾山还点评这位小师弟,手脚不协调。

第二天倒是脑子灵活,将拳法招式记熟练。

但一夜不见,他的四海拳法已经能娴熟地施展出来,拳招衔接不像新手,更像是练了三五年拳法的拳师。

“不错,看来昨晚你没有来武馆,是对拳招开了窍,下了一番苦功,将招式都熟悉了。”

张乾山绷紧着脸,严肃地对百里飞鸿道,“但你不要自傲,熟悉四海拳法招式套路,只是练拳熬练身体的开始。

四海拳法的要义在于桩劲,唯有将桩劲揉入四海十六,做到劲随拳动,拳随意到,才能练出血气来。

既然你已经熟练地使出四海拳法的招式,对于这套拳法,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我也是时候教你四海拳法最核心的三桩法。”

张乾山倒是想要看看,眼前这位聪慧的小师弟,是否还能创造奇迹。

若他真的是练武奇才,无论如何,也要推荐给师父。

传授血河刀法给他。

让他成为四海武馆的招牌武师,吸引更多的学徒习武,缓解武馆的财政压力。

“开篇明义,站桩能淬炼你的意志、体力、力量、抗打击能力,可调节你身上的血气流动,乃是拳法中最核心的基础。”

“四海拳法三桩法,一者曰礁石桩。

也是四海拳法中的首要炼劲法门,天地如海,人如礁石,于海中千锤百炼,自是屹立不动,其精义为静中求稳。

二者曰,海浪桩,海浪者,一起一伏,带着无穷劲力,其精义是动中求变。

三者曰,鲸鱼桩,一静如海礁石,一动雷霆万钧,若熔炼拳招中,战斗之时,一静一动,就能灭敌。”

六师兄张乾山讲解桩法要义,同时亲自演示给百里飞鸿看。

同时,也教导四海拳法之时,将三桩法融入四海拳法中,威力平白增添数倍,宛若滔滔海浪,连绵不绝,一旦拳势成,常人难以招架,会被四海拳法活活打死。

张乾山并没有不耐烦,说了一遍,再问百里飞鸿。

若百里飞鸿不懂,再说一遍。

直到百里飞鸿心中没有疑问后,才离开四海武馆。

【四海拳法(完整版):入门,105/800】

此时,百里飞鸿才学会这项完整的武术。

只是,想要升级这门拳法,经验值再次增加。

而且娴熟等级的招式,已经完全变成了四海拳法真正入门。

招式套路练法,三桩法炼劲,都处于真正的入门。

而不是一开始的不完整。

“真是百里飞鸿那混蛋家伙,小四,你没有说错,他确实有钱了,都开始进入四海武馆练武。”

街边,四位身穿粗布的壮汉盯着四海武馆门口。

说话的,脸上带着刀疤,麻布短袖衣布下,身体上伤疤交错。

吐出嘴里叼着的竹签,双眸不掩饰自己贪婪的内心,嘴角扯开,笑得很开心。

“刀疤哥哥,百里飞鸿现在是四海武馆的人,我担心武馆的武师会为他出头。”

“放心,百里飞鸿不过是缴费学习的学徒。四海武馆不会为了一个学徒,冒着风险,得罪我们漕运帮。”

刀疤脸拍着胸膛:“我已经成为东滨城漕运帮的人,以后在东滨城,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小弟,我刀疤哥罩住你。”

“谢谢刀疤哥。”三位兄弟顿时兴奋地叫道。

加入漕运帮,在码头上,可是有一小块地盘的决定权。

这代表着,他们以后干活,不需要再用命与人争夺地盘。

“刀疤哥,百里飞鸿已经进入小巷。”

“走,赶紧的,拦截他,莫要让这厮逃跑了。”

百里飞鸿心情极为愉快。

他现在赶着回家,尝试用技能点升级四海拳法这项技能。

尽管现在的百里飞鸿还不知道如何获得技能点,拥有的10点技能点就变得尤为可贵。

但总要尝试一番,才能更清晰了解技能之书。

更何况,没有技能点,通过不断练习,积累经验,同样可以升级技能。

技能点只是更为捷径的一条路。

突然,百里飞鸿停止了脚步。

想要转身离开。

却看到了老熟人站在他身后,在小巷上挡住了他的去路。

刀疤、黑牛、袁小四、雷公。

其中一位刀疤哥,曾经与他跟随的工头争夺过地盘。

刀疤哥身上的一道刀疤,还是百里飞鸿偷袭给了对方一刀,足足让他休息了半个月,才恢复过来。

“啧啧,这身好衣服,果然拆迁户就是不一样,官府应该赔了不少钱给你。”

刀疤哥身材高大威猛,手里玩弄着小匕首,眯着眼,打量着眼前换了一个人的百里飞鸿。

一刀之仇,他心里可是记得很清楚。

百里飞鸿看着他身边的袁小四,枉费自己在码头上,对他颇为关照。

“刀疤,你想做什么?”

“将你的钱交出来,再被我捅一刀,我们的恩怨就此了断。”

刀疤哥抛着刀,眯着眼,如两道弯刀冷艳。

他有一个习惯,对一个人下狠手的时候,就会眯着眼,笑眯眯地看着对方。

百里飞鸿嗤笑道:“就凭伱们四个废材,也想要打劫我?滚,免得弄脏了我的手。”

“啧啧,到四海武馆练了几天的武艺,口气越来越大了。”

刀疤哥并没有怒,反而不断靠近百里飞鸿。

“技能之书,将四海拳法提升至娴熟。”

百里飞鸿意念一动,开始了第一次尝试给予技能加点。

技能之书页面立即发生变化。

四海拳法:娴熟,105/1600。

脑海浮现八百次修炼四海拳法的经验,一瞬间,他对四海拳法的掌握达到了娴熟层次。

更为奇妙的是,肉身出现变化。

身体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身体仿佛日夜练武,练习了八百次。

百里飞鸿双眸绽放精光。

第一次尝试使用技能之书,确实很强大。

瞬间功夫,他已经达成了很多四海武馆学徒修炼数年四海拳法的程度。

肌肉变得很紧实,双手的力量,起码翻了一倍。

浑身赤红,血气涌动,炽热的身体,蒸发出大量的汗水。

同时,百里飞鸿感应大一股血气劲力,在四肢百骸流动。

入血!!!

三桩法也迅速进入娴熟层次。

百里飞鸿脚踏实地,如老树生根,狂风猛吹而不倒;如海中礁石,任凭惊涛拍岸,自是昂然不动。

刀疤哥面色迷惑,眼前的百里飞鸿仿佛生病了般,面色涨红,像是泡在开水里,刚从池子跳出来般,浑身湿哒哒。

搞什么?

但为何我的心开始不安起来?

百里飞鸿抬头,微微一笑。

折身,踢腿横扫。

声势如海浪,狂暴卷席眼前一切。

雷公,人如其名,其嗓门如大如雷,为人健壮,力大无穷。

他一直在盯着百里飞鸿,随时出手。

面对百里飞鸿如此声势的腿法,狭窄的小巷内,他感受最为强烈,身体如一叶轻舟出身于狂暴的海涛内。

下一刻,就要将他吞没。

但雷公为人胆大,他咬着牙,如猛熊扑向百里飞鸿。

以自身的巨力,破除眼前的困境,想要将百里飞鸿撞飞。

但是,他小看了百里飞鸿的如今的本领。

赫然是进入一血层次的武师。

根本不是它能够抗衡的。



庞大的身体被一脚踢中,狠狠地砸向黑牛。

雷公面色惨白,手臂阻挡一会,可是巨力传来,手臂被踢断,半边身体剧痛难顶。

窒息的感觉,瞬间也他背过气去,有一种差点被踢死的错觉。

身体横飞,撞上黑牛,缓冲一二,没有撞击在墙上,挽救了他的一条小命。

黑牛就惨了。

脑门磕在墙上,咚。

顿时脑袋血溅三尺,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当场昏死过去。

“百里飞鸿!!!”

百里飞鸿的突然出手,将他的两个小弟解决。

刀疤哥被激怒,仗着手中匕首利器,冲向百里飞鸿。

百里飞鸿凌空踩踏墙壁,如燕子般灵活,从刀疤哥头跳跃过去,脚后跟回踢,踩在刀疤哥的后脑。

咚!

如大锤敲脑袋。

一下子,刀疤哥就懵了。

百里飞鸿没有给他机会,稳住身体,一把掐住他的后脖子,将刀疤哥往墙上碰撞去。

咚!!

血溅当场。

刀疤哥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飞鸿......大哥.....,饶命,饶命。”

袁小四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

神情恐慌。

百里飞鸿嘴角轻翘,不屑一笑,道:“将他们带走,记住,以后再找我麻烦,那就不是被打一顿,五肢我都给你折了。”

说完,整理下身子,低头将匕首捡起来。

家里除了一把菜刀,还真没有防身的武器。

总不能拿着菜刀砍人吧?

谁知道被砍的人,有什么传染病?

菜刀拿来砍人,就不能切菜了。

咕噜咕噜!!!

肚子在叫。

练武什么都好,就是消耗太大了。

听说,一些练武高明的武师,一顿能吃一头大肥猪。

不是在吃的路上,就是在吃的桌上。

此时的百里飞鸿,也没有把这场打斗当回事。

四海拳法技能提升,消耗甚大。

他满脑子都是想着吃,摄取能量,供应身体的消耗。

陆巡捕巡街,正好见着刀疤男他们身负伤势从巷子走出来,眉头轻皱。

“你们四个,站住!!”

腰间别刀,手持警棍的巡捕陆敬先喊道。

一肚子怨气的刀疤哥正想发难,看到巡捕陆敬先,顾不上脑袋的疼痛,立即露出灿烂的媚笑,低头哈腰。

“陆巡捕,巡街啊,真巧,在这里都能遇到你。”

“身上的伤怎么来的?”

“误会,误会,自己走路磕着了。”

刀疤哥立即识趣地掏出一枚银元,悄悄地递到陆巡捕的手里。

巡捕陆敬先不动声色收起来。

“真的是磕着的?”

“真的,如假包换。”

“行,你们几个快走,昌盛街这边龙蛇混杂,莫要滞留此地,惹了不该惹的人,漕运帮都兜不住你们四个混蛋。”

巡捕陆敬先挥了挥警棍,让他们离开。

刀疤哥连忙道谢,不敢有半点怨言。

转过身,却是满面的肉痛。

不怕遇上狠人,就怕遇上黑皮。

此言不假。

“四个苦力都打不过别人,不知道招惹了谁家的武师。”

巡捕陆敬先摇摇头,转身继续巡逻。

能在昌盛街开武馆收徒,在东滨城都有千丝万缕的人脉关系,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巡捕,自然很识趣,没有招惹武馆的武师。

“百里飞鸿,走着瞧!!!”

疼失一银币的刀疤哥,心痛比身上伤势还疼。

满眼怨恨,让袁小四看着心悸,低着头,不敢与之对视。

“小四,听说你姐长得如花似玉?”

刀疤哥突然说道。

袁小四满面惊恐看向刀疤哥。

“漕运帮的张舵主八姨太死了,你姐长得如此标致,若是嫁给张舵主做了妾室,你可就是一步登天,成为张舵主的小舅子,到时候,你就不需要搬运,直接在码头掌管货仓,荣华富贵指日可待。”

刀疤哥强硬压迫袁小四,至少他是这么认为。

但他深深知道人的劣根性,无人逃过贪欲这张网。

袁小四思想会挣扎,最后一定会同意。

不可以!!!袁小四内心挣扎怒吼道。

但是想到姐姐长相标致,已经被很多地痞流氓看上,若非他跟着刀疤哥,这群豺狼早就强下手了。

姐姐年纪渐大,也到了嫁人的地步。

若是......

仿佛内心深处有一头魔鬼在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