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东滨城,镇魔司。

“公羊大人,卑职无能,未查明妖魔的真正的来源。但以卑职多年的经验判断,此妖魔应该是随外藩船只横渡远洋而来。”

郑义山低头,神态恭敬地汇报。

短短数日,东滨城镇魔司风云变幻,局势大变。

镇守使公羊琰调来两位镇魔巡检作为副手。

镇魔司的组织结构很简单。

镇守使之下,是左右镇守副使,余下的人员职级,分为甲、乙、丙、丁四级镇魔使。

官衔自然与实力、积累的功勋有关。

若是实力不曾达到一定的层次,就算积累再多的功勋,也是徒劳无功。

两位副手都是公羊琰的人,而曾经的左右镇守副使,都被调离东滨城,前往某内陆混乱的小城池担任正式的镇守使。

看似升职,实质是明升暗降。

东滨城乃是大元帝国东边重镇,有东海门户之称。

其地位自然不是边陲小城池可比。

左右镇守副使调换,原来东滨城的镇魔司直接失去了主心骨,宛若一团散沙。

郑义山见风使舵,立即调整心态,紧随公羊琰的步伐。

“此妖魔很古怪,被其咬伤后,立即化身为黑夜里的吸血妖魔。但弱点很明显,被阳光照射,立即化作飞灰。尽管弱点明显,可危害极大,通过撕咬,就能将其妖魔之气蔓延,死者如同行尸,变得嗜血,狂暴地袭击百姓。”

郑义山不敢有任何隐瞒,将自己调查的情况,一五一十告知公羊琰。

“蝙蝠吸血妖魔,于西洋国度流传的传说极广,被称为吸血鬼。他们与外人无二,畏惧阳光,高阶的吸血鬼,阳光难以杀死他们,他们隐藏在西洋国度上流社会,化身贵族,与常人无异,拥有漫长的寿元。更可怕的是,一些西洋权贵,为了追逐永生,甘愿成为其血奴,化身吸血鬼。”

公羊琰手持书本,仔细阅读。

却能做到一心二用,一边看书,一边听取郑义山的汇报,一边补充郑义山情报信息。

“吸血鬼?”

郑义山一愣。

东滨城外商诸多,倒是听过海外诸国商贾谈论此妖。

“查,重查西洋诸国抵达港口的船只,特别是西洋诸国船只上的贵族们。我所斩杀的妖魔,其样貌是吾等大元人,这代表着真正的吸血鬼还没有死,此妖魔不过是吸血鬼通过初拥,发展的血奴后裔。”

公羊琰淡淡说道。

郑义山面露惊讶,眼前的镇守使大人,年纪轻轻,不仅武功高强,博学多才,其见识也超人一等。

对海外诸国,亦能了如指掌。

“是,大人,卑职一定将那群碧眼金毛的蛮人全查一遍,不让大人失望。”

郑义山拍着胸口说道。

能否挽回他在镇守心中的形象,就看这次任务调查结果了。

公羊琰抬头,看着郑义山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真的是流传海外的吸血鬼吗?

吸血鬼她见过,曾经混在海外某王室使团内受朝廷召见。

其举止优雅,无论谈吐、修养都是极好。

嗜血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诅咒,让他们成为了吸血鬼。

曾经生而为人的他们,在无尽的孤独中,有吸血鬼承受不住漫长时间孤独带来的痛苦,性格剧变,化作妖魔,嗜血杀戮。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会保持优雅。

很显然,自己所杀的那头妖魔,举止粗鄙,入不得真正吸血鬼法眼。

公羊琰判断此事不是吸血鬼所为,是基于她对吸血鬼的了解。

吸血鬼是不可能将珍贵的初拥用在大元人身上。

“蝙蝠妖魔,从何而来?”

峨眉轻蹙,书本拿在身后,来回渡步。

脑海翻滚的却是镇魔司接到的诡异情报,源于一封血信。

镇魔司统领秘密召见自己,传递圣上密旨,前来东滨城,调查血信来源,同时力保东滨城,破除预言。

“始于血,东滨毁,大元终。”

血信上的一句预言,仿佛揭示什么。

血信本身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总司完全可以当作是恶作剧处理。

但此信预言三件事,印证血信的预言。

十六皇子溺亡。

皇贵妃一夜白发疯掉。

圣上患病。

总之,事态严重。

“时间不多了。”

公羊琰叹口气。

人人羡慕她登上东滨城这座东之滨重镇镇守使,手握重权。

可公羊琰明白,涉及皇子之死、皇贵妃疯癫、圣上患病。

无论是其中任何一样,处理不好,都死无葬身之地。

更不提预言中提到“东滨毁,大元灭”。

可一封血信,却将大元皇权彻底得罪。

她是被架在火焰上烤。

“无论是不是吸血鬼,他们带着‘血’字,就是原罪。”

“郑义山,莫要让我失望。”

公羊琰要在半年内,斩尽东滨妖魔。

“东滨城的镇魔司,力量严重不足。总司统领许我招揽一百位镇魔司成员名额,但东滨城的武师,只是练习了武术,在练血强体层次徘徊。”

若非如此,公羊琰早就对镇魔司痛下杀手,将这群酒囊饭袋清除出镇魔司。

“当炮灰,还是有点用处。”

公羊琰仿佛换了一副面孔,冰冷入骨子,与她平时表现出来的悲天悯人面孔,完全不同。

“可在城中挑选一些武师苗子,搭配火枪,倒是比巡捕司的人强。”

队伍的建设,至关重要。

只有足够的人手,才能执行她统领东滨城各方的力量。

集合东滨城一切力量,应对即将到来的预言。

饱吃一顿的百里飞鸿,感觉自己这条命算是活过来了。

感受一股血气在体内流动,他凝聚心神,汇聚于双掌,顿觉双拳能打虎。

百里飞鸿心知这想法很傻很天真,但掌握如此强大的力量,还是让他忍不住想入非非。

拳打老虎,角力大象。

成为天地间最强的武夫。

美滋滋的。

但很快残酷的事实就将他拉扯回现实。

花钱如流水。

他手里的钱,单纯伙食费,就撑不了多少天。

更残酷的真相是若没有技能点,以他现在手头上这点钱,根本不够从师父手里购买一剂药食。

单纯地从食物中摄取能量,提供身体熬炼血气,极为缓慢。

从一血层次,达到二血层次,起码要两年以上。

技能点可助他解决眼前困境。

只是,技能点太少了。

还剩下9点技能点,百里飞鸿舍不得全投入四海拳法里。

若是能习得血河刀法,将9点技能点投入其中,收获必定比投入四海拳法大。

而四海拳法可以通过练拳,积累经验,缓慢地提升。

“技能点如何获得?”

百里飞鸿想破脑袋都想不透。

技能之书没有额外的提示。

嘿,这糟糕的金手指。

“天色已昏,先站立两小时的三桩法,再睡。”

“笃笃笃”

“Duang”

打更人敲着竹筒与铜锣的声响从远处传来。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打更人用他公鸭嗓高声喊道。

正在入眠中的百里飞鸿,体感外界变冷,不由伸手想要抓被子盖上。

却握住了一条湿哒哒,冰冷柔滑的触感小手臂。

浅睡状态下的百里飞鸿猛地坐立起来,心脏如小鹿跳动。

扑通扑通

“呼呼,原来是发噩梦!!!”

趁着月色,观察四周。

恍惚一会儿,百里飞鸿才缓过劲来,喘着气道。

突然!

百里飞鸿举起手来,左手湿漉漉,满是水迹。

他很确定自己没有遗梦。

发噩梦与发春梦,他还是能界定清晰的。

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百里飞鸿小心翼翼下了床,走到面对院子的前窗。

不知何时,院子里那口让他很在意的水井,石板盖子已然掀开。

井口旁边,站立一道白色倩影。

倩影浑身湿透,透着光辉,玲珑曼妙的身姿,诱人可见。

青丝垂腰,随风而动,隐约可见肚兜红色绑丝。

白色长裙,紧贴臀部,勾画出诱人浑圆的曲线......

间中一抹黑影......错觉,一定是错觉。应是月辉照射不到的神秘地带。

百里飞鸿暗吞口水。

按理说,作为一名程序猿,日常鉴黄是惯例。

阅美无数,早已经练成一颗磐石心脏。

不会轻易对美色动心。

但,他已然忘记,身是童子身,心如磐石,也奈何不了荷尔蒙的威能。

轻轻一跃,跳窗而出。

如此良辰美景,就算遇到聂小倩也值得。

“姑娘,莫要想不开,投井自尽一时爽,亲人两眼泪汪汪,有什么话......”

百里飞鸿朗声道。

白衣倩影仿佛被他身影惊动,一百八十度回眸咧嘴一笑。

这一笑,嘴裂耳根,满口洁白得渗人的牙齿,清晰可见猩红如血的牙龈,蛇信子般的长舌尽然暴露。

她直勾勾,勾人心魄的眼神,望着眼前精壮美男子。

太久,太久没有看到男人了。

在河底真的待太久,太寂寞了。

“公子,奴家美吗?”

垂涎欲滴。

长舌还不忘舔了舔红唇,欲做勾引姿态......

卧槽,裂口女!!!

“加点!!!”

“加点!!!”

“都给我满上!!!”

百里飞鸿惊魂失措,身形后退到墙壁。

惊慌中,大声喊道,加点护体,什么技能点最大利用化,见鬼去。

瞬间,技能之书启动,消耗两个技能点。

1600次修炼四海拳法的经验涌上心头。

四肢百骸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身上再次涌动一股更加强大的血气。

瞬间,四海拳法达到精通。

3200次修炼四海拳法的经验涌上心头,四肢百骸,浑身每一寸肌肉都变成精钢般打造。

身上再次涌动第三股血气,在体内策马奔腾。

此时,百里飞鸿体温如火炉般,浑身赤红,冒着蒸气。

体型随之变大一圈。

此时,四海拳法已经变成了炉火纯青阶段。

而技能点只剩下4点。

最后,这4点技能点,也随之消失。

滚滚血气,如熔浆在体内流淌。

6400次修炼的经验涌上心头。

心间浮现四海拳法的精义,有一种恍然大悟,瞬间开窍。

同时,身上没有多余的一块赘肉,都是由硬如精钢肌肉组成。

仿佛,他的身体,就是海中的礁石。

又硬又抗揍。

四股血气流动,为他注入强大的力量。

技能点清零。

精通消耗技能2点,炉火纯青消耗技能3点,巅峰消耗技能4点。

“公子,你让奴家伤心了,难道奴家不美吗。”

说罢,一副伤心欲滴,楚楚可怜模样。

嘴巴合拢上的白衣女鬼,露出精致美丽的五官,整体看起来靓丽可人,甜美清纯。

让男人心中产生一种保护欲与占有欲。

这小皮娘是真的美,古典与现代美融合体,有让男人欲罢不能的资本。

但,什么都好,就是一张嘴破坏一切。

“公子,不要讨厌奴家,你不是喜欢看人家的臀部吗?奴家的翘臀给你欣赏。”

说完,撅起翘臀,对着百里飞鸿露出诱人姿势。

可是,你的脸蛋都与你的屁股扭到同一面,你不觉得诡异吗?

“果然,公子,就喜欢奴家的屁股......”

说完,不经意咧嘴一笑。

卧槽!!!

还来!

“双龙出海!!!”

四海拳法,第十四招。

浑身血气汇聚双拳,涛涛血气如百川归海,骤然爆发出大海狂涛,幻化双龙,轰向眼前白衣裂口女。

血气充塞庭院。

如骄阳烈日之烈。

“啊”

一声惨叫传来。

眼前白衣女人浑身冒白烟,身体在血气笼罩下,如烟雾般模糊变幻。

拳未至,阴魂已伤。

百里飞鸿的拳头还没有轰中对方,她已经投井消失。

强行收拳。

安奈心中的躁动。

但很快,百里飞鸿面色阴沉如水。

他看向井口。

该死的中介。

原来这是凶宅。

这女鬼不强。

只懂得一些显形吓人的小把戏,才被百里飞鸿拳劲血气所伤及。

但是......

TM的这井水,我煮饭喝水洗澡的水源,都来自这口井。

若是沉尸井底,我岂不是......

“姑娘,小生鲁莽,一时冲动,动了粗,很对不起,你出来,我们好好聊聊。”

百里飞鸿声音变得轻柔。

水井里没有回应。

“真的,你出来,我不会打死......君子动口不动手,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百里飞鸿,说到做到。”

百里飞鸿继续劝解道。

不解决你,我心难安。

“真...的...吗?”

胆怯的声音从井底传来,特别清晰,还带着回音。

百里飞鸿也是愣住。

这女鬼有点单纯。

“真的。”

“不,你说谎,你都不喜欢奴家的屁股。”

这有关系吗?

“奴家以前的爱人,就喜欢奴家的身段。后来,奴家惨遭人迫害,嘴巴被割开,他就不再喜欢奴家了。”

娇滴滴的声音从井底下传来。

“你们男人,都是骗子,只要身材好,脸蛋不重要。但奴家脸蛋被毁容后,一切都变了。他们说身材重要,是因为喜欢看着奴家的脸孔,更喜欢这脸孔下光着的身子。”

说着,说着,井底的女鬼哭起来了。

水井喷涌,哗啦啦。

直冲三丈高,溅射百里飞鸿一身水花。

将百里飞鸿怒火浇灭。

回想起来,这白衣女鬼若不张嘴,真的很美。

曼妙的身姿,增一分太多减一分太少。

妙得绝顶。

单纯身姿的诱惑,就能打动他那颗磐石的心。

“出来,我不打伱。不过要背着我。”百里飞鸿想了想,对着井口喊道。

“奴家不要,奴家不过是被压在河底太久,挣脱束缚,随着暗涌来到这井,想要出来找人聊聊天,你就把奴家打伤了。”

白衣女鬼发脾性。

“你不出来,我就下井去了。”

百里飞鸿淡淡说道。

异常坚决。

今晚一定要解决她,不杀她也要让她离开。

“难道公子真的对奴家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白衣女鬼悲伤道。

这女鬼也是异类。

百里飞鸿很像狠心肠说,不。

“你被何人迫害?为什么死后化鬼?”

“怡红院,黄翠花,这贱人,为了勾引奴家的男人,给奴家下药,将奴家迷昏后,用剪刀将奴家的嘴角剪裂......”

声音中带着恨意,伴随着怨气,将水井水冲得高高飞起。

“为什么不去报仇?为什么不去投胎?”

百里飞鸿继续询问道。

最毒妇人心,一点都不错。

这般手段,都能用得出来。

“大仇未报,心怨不解,奴家是进不了轮回。而且,这东滨城很古怪,被某样神秘的东西罩着,奴家束缚在暗河底,就是这股神秘的力量作怪。”

白衣女鬼慢慢恢复平静,井水恢复正常。

不是她不想变得凶狠。

而是没力气了。

一动用身上的力量,浑身就会绞痛难耐。

眼前这男人血气灼伤了她。

好痛哦!

好气哦,但打不过别人。

“你既然化作了鬼,找到你仇家,解决她就是了。”

百里飞鸿听了白衣女鬼的话,顿觉无语。

“哦哦?对哦。不过,我不知道仇家在哪里,而且,杀人不好吧?杀人违法。”

服了!!!

百里飞鸿才明白,对方真的没有恶意。

刚才看起来很吓人的笑容,是这白衣女鬼发自内心的笑容。

只是,化作了鬼,加上裂嘴,看起来百分百像恶鬼。

很有可能,她自己有时候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笑容多么可怕。

或许,她一直沉醉在嘴巴还没有被人剪开时候的容颜上。

“要不,我帮你?”

“真的吗?”白衣女鬼惊喜地从井底蹦跳出来。

但感觉到百里飞鸿的血气恐怖,立即缩入井里,只剩下眼睛部分露在井口外。

“假的。你都说杀人犯法了,为什么我要帮你。”

“奴家可以......以身相许?”白衣女鬼尝试性问道。

以前她麻烦男人帮忙,男人就喜欢这一种回报方式。

“不,我想都不敢想,也请你尊重下自己。”

“可,奴家是怡红院的头牌......”

“你现在不是了,你已经是鬼了。做鬼也要有做鬼的尊严,不能动不动就以身相许。”

百里飞鸿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劝女人从良。

“那我给钱?”

“你有钱?!”百里飞鸿双眸发亮。

“奴家是沉箱投海自尽。箱子装着奴家多年来积累的金银珠宝。”

白衣女鬼声音低沉道。

太久没思考的秀逗脑子,仿佛浮现很多记忆。

甚至死亡时候的痛苦,都一一浮现心头。

“好。”

百里飞鸿沉思片刻,答应道。

“什么好?”

“我答应你,为你报仇,你给我金银珠宝。”

白衣女鬼水汪汪的大眼珠充满着惊喜,脑袋冉冉从井中升起,裂开嘴。

百里飞鸿吓了一跳,连忙后退。

白衣女鬼见此,顿时心里来气,气鼓鼓地吐出三块金元宝。

吐完后,立即合上嘴巴,泪眼汪汪看着眼前这臭男人。

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以前想见奴家的男人,可是从城西可以排到城东。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小倩,纪小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