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怕心狠。”

百里飞鸿叹息道。

他没有救张大牛这老大爷。

大罗金仙再世,也救不了他。

人老,大病一场,油灯尽枯。

身穿玄衣劲服的百里飞鸿,匕首插长靴下。

“黄翠花,张夫人,浮香,黄雨萱......”

都是张舵主张福夫人的名号。

理清了黄翠花现在的身份,百里飞鸿更愿意称她为毒妇。

“班头王安曾经说过,张夫人养了很多面首,其中最喜欢书生张安华。”

百里飞鸿低声说道。

张安华出身寒门,貌比潘安,才华横溢。

年过十六,已是秀才之身。

“果然,男人与女人都一样,都喜欢年轻美色。”

百里飞鸿眼中尽是不屑。

走小路,躲避巡捕,绕路前往城南朱雀街。

天涯书院就在城南朱雀街内。

张夫人购置别院,金屋藏娇,并不是什么秘密。

张福此人喜好美色,为人狡诈,懂得忍耐。

张大牛没有说错,当年张福娶浮香,就是因为浮香的座上客,就有漕运帮帮主浪翻海。

谣传,张福能从跑船运的船长,成为漕运帮八大舵主之一。

他做了一件事。

洞房花烛夜,喝酒醉后,让帮主浪翻海代劳。

所以,张舵主有了八个姨太。

只是不久前,八姨太难产死了。

“询问了码头上的工友,今晚张舵主又娶第八位妾侍。”

“这一对夫妇,是真的会玩。”

百里飞鸿料定,作为正牌夫人的浮香绝对不会参与张福娶妾大礼。

她前往城南朱雀街别院,找她的小白脸机会很大。

张福府上戒备森严,其护卫更持有火器,以他的身板,闯入张府必死。

百里飞鸿在赌。

赌张夫人前来找她的书生小白脸张安华。

“这别院藏得真深。谁人想到,张夫人就在怡红院对岸,购置了这一套别院。”

此地清幽。

与朱雀主街有不远距离。

河岸杨柳依依,与朱雀街繁华的地貌形成对比。

百里飞鸿潜伏别院树冠上,脸带黑布,掩盖自己的面容。

这宅院很大。

庭院幽雅,后院开阔清幽。

后院书房之内,除了一位书生在看书外。

还有两位老态龙钟的下人,侍候院内主人的饮食起居。

不知等了多久。

别院门前出现动静。

车辘转动的声响,将百里飞鸿的注意力拉扯回来。

却见婢女驾马车而来。

马车上走出身穿华丽衣服丰腴少妇。

门前的灯笼,朦胧的灯火光照下,清晰可见,其绝美的脸孔。

并没有随着岁月而消失。

抬手举足,带着一股人间富贵花气息。

一笑一颦,芳华绝代。

如此美人,百里飞鸿无论如何都想不出,她是如何输给了纪小倩。

不过,莫看浮香艳美,可心却是黑色的。

黑得出汁。

外在美,未必内在就美。

罂粟花,用来形容此毒妇,毫不为过。

百里飞鸿从浮香身上收回目光,将视线落在四周。

观察四周,是否适合动手。

却发现驾驭马车的婢女不简单。

“两个婢女,竟是修炼血气的武师。”

一血层次武师。

想来,张夫人在她们身上花费不少资源。

将贴身婢女培养成为贴身护卫。

“雨萱姐姐,你可是来了。可想念死小生了。”

张华安在张夫人进门后,迎了上去,撒娇道。

惊得百里飞鸿起了一身疙瘩。

奶油小生?!!

脸孔俊美,若是好好打扮一番,化身女生,这张安华完全不逊色任何美女。

如此俊美的男子,百里飞鸿是头一回见。

也不由多看两眼。

再对比自己这张脸,本来自觉英俊,如今方知自己是相貌粗鄙。

“姐姐也记挂着华弟弟。”

竟然挽着他的手,施施然,拉扯进入后院,来到书房。

孟浪之声一波接一波。

婢女一位守在别院大门外,一位守在书房门外,倒是尽忠尽守。

却为百里飞鸿增添了难度。

“首尾呼应,其中一位出事,只需要出声,就能惊动四周。”

“很麻烦。”

至于别院的老仆人,早已经回房,关上门,外面动静再大,也不敢出来。

似乎也知道了这位夫人的身份,知道她惹不起。

或许,这两位老仆人,也是浮香所安排。

“先解决大门婢女,再进入别院,解决书房门前婢女。”

一血层次的武师。

与自己实力相差甚大。

只要速度够快,此法可行。

说动手,就动手。

躲在别院内大树冠的百里飞鸿踩踏树枝,借助踩踏之力,一跃三丈,两个跳跃,快速攻向门外婢女。

“什么人?”

婢女小令剑眉轻蹙,抽剑严阵以待。

可一道黑影袭来,速度奇快,眨眼工夫,到达她的面前。

长剑吐信,剑尖刺向袭来的黑影。

短匕首格挡。

叮!

清脆的声音响起。

巨大的力量传来,婢女小令手中剑顿时脱手。

“四血层次武师?!”

她面色剧变。

像这般好手,放在昌盛街也是武馆馆主级别。

未等她再次防御,对方宛若礁石般硬度的身体,已经将她轻柔的身躯撞飞。

“四海礁石桩!!!”

飞出数丈的婢女口吐鲜血,倔强爬起来,双眸怨恨看着眼前这蒙面人,脱口而出。

“认出我的武功了?”

百里飞鸿一愣。

但心一狠,手中匕首投掷出去,插在婢女小令喉咙。

“本想饶你一命,只是想要将你敲晕,嘴巴不严实,害死了自己。”

抽回匕首。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杀人。

街头打架术,这项技能可不是过家家。

码头上火并,难免出现死伤。

死了,就被丢下滨河。

随着暗流,尸体涌入大海。

手持滴血的匕首,劲气一吐,打断门闩,从外门光明正大进来。

脑海浮现书房四周的环境,蹑手蹑脚,摸入后院。

运转血气,匕首用尽力量,投掷而出。

咻!!!

比子弹威能还大的匕首直接刺穿婢女的脑袋。

同时,匕首穿透书房的门,插入墙体上。

天生一对狗男女。

未觉察到外界的动静。

直至百里飞鸿站在他们身边。

百里飞鸿没有动手,而是好奇地拿起一本书。

栩栩如生的图案,描绘着房中秘术。

不由摇摇头。

自己终归是孤陋寡闻。

还以为这书生,勤奋好学。

原来,勤奋好学用于此道。

“黄翠花!”

百里飞鸿突然喊一声。

忘情中的张夫人怒睁虎目,威严十足看向身上的男人。

百里飞鸿抬手,长剑投掷,长剑从张安华的背部刺入,穿透两人心脏,放下手中书,取回匕首,退出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