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事多。

四海武馆。

吴四海正在阅读道教经文。

企图从道教经文中,寻找到一丝武道的真谛。

他是四海武馆武师。

如今所流传在外的武术,并不能突破血气层次。

血河刀法是他父亲偶然所获。

此法残缺,只留下四刀。

可凭借这四刀,也能将血气推高至九层。

若是真正的血河刀法,必定能破境,跨入真正的武道大门。

学习道教经文,增强自己的知识底蕴,对天地万物大道有更深刻的认知,可以让自己的血河刀法,更进一步。

夜幕下,繁华的昌盛街,已经变得寂静无比。

吴四海挑灯夜读,亦并非为了自己。

他想要教导出更加强大的徒弟。

六位内传弟子,尊师重道,天赋出众,是他四海武馆一脉的未来。

其中大徒弟行走江湖,不久前回信,他已经登临九血层次武师。

更是加入某武道传承的古老门派,未来破境,脱胎换骨,指日可待。

不到炼骨层次,终究是凡骨。

骨骼难以承受练习高深武道带来的负担。

唯有炼骨,才能窥见真正的武道之门。

无论大弟子将来如何,四海武馆与有荣焉。

“谁?”

阅读经文状态下的吴四海猛地抬头。

心悸不安,涌上心头。

血气沸腾,仿佛感知到外界的危险。

吴四海站立起来,眼中精芒如电,抓起挂在墙上的大刀。



拔刀,面色严肃看向门外。

寂静。

静得可怕,静得过头了。

虫儿鸣叫,没了。

风吹物动,似乎风也停止了。

吴四海体感生寒,血气崩腾如海,依然驱散不了身体的寒意。

一丝一缕的恐惧涌上心头。

他不担心自己的生死。

多少次的生死搏杀,淬炼了他的意志。

可是,四海武馆之内,尽是他的家人,一些学徒弟子,无家可归,也被他收留下来,在武馆打杂,赚取点钱物生活。

而此时,耳目灵敏的他,听不到学徒弟子的打鼾声。

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阴风入室。

烛火熄灭。

眼前一黑,明目可夜视的双眼,却陷入了绝对的漆黑,看不到物体的轮廓。

甚至,感知不到外界。

吴四海可是知晓,今晚月色正浓。

烛火熄灭,也能借月光而视。

紧紧地握住手中的刀,驱除内心的杂念,尽量让自己陷入一片宁静。

江湖经验老到的吴四海明白,自己此时遇到了妖魔诡怪。

如此诡异的场景。

只是从故事中听说过。

而今,自己将会成为故事的主人公。

他很冷静。

静静地站着。

视角不可见,听不到任何动静。

唯一能做的就是冷静,让自己的心随着感觉而动。

“大河滔滔,血气如日。”

吴四海动了。

血河刀法第四式。

体内五股血气爆发,如烈日般灼热,血气刚阳威猛,犹如河流滔滔不绝,卷席书房。

啊!

凄厉的叫声传来。

“妖魔,纳命来。”

吴四海脚下生根,燃烧体内的血气。

四海之水,倒灌成河。

这一条河,更像是血海之河。

血河如刀,匹练血气,凝聚成刀劲。

借助血气充斥四周环境,他感受到了那阴冷如深渊的妖魔怪物。

不惧死。

以必死姿态,燃烧自己的生命。

爆发出超越自己境界的一刀。

这一刀如灼热的血阳,焚烧暗黑,驱散暗黑,狠狠地一刀劈向只能看到轮廓的妖魔。



这一刀,爆发出他这一生最强大的一次攻击。

却砍在了铜皮铁骨的妖魔身上。

发出金属般的清脆响动。

一道绽放妖异红光的伤口出现妖魔身上。

吴四海面上闪过一丝惊喜。

他,伤了妖魔。

突然,胸膛剧痛。

妖魔的手掌穿透他的胸膛,抓住他的心脏,将它扯出来。

“妖魔不可力敌。”

“你们跟随我吴四海练武,打不过妖魔,若是成了武师,总比普通人跑得快些。”

“所以,桩功不能落下,这是四海拳法的根基,是一切武术的基础。”

脑海浮现以往自己教诲弟子的场景。

遇见妖魔,不要逞能,一定要第一时间跑。

而他吴四海,却是最不认真听课。

这道诡影妖魔将心脏丢入自己的口中,嚼动几下。

“人老血衰。”

“比起那些年轻的人类,食材的品质差很多。”

“还剩四家,不要让我失望了。”

飞身跃起,所到之处,四周陷入绝对的阴影状态。

看不到任何的光穿透。

黑影移动,宛若一片阴影在移动。

“大人!!!”

陆敬先撞开门闯入房中。

“滚!!!”

一个枕头丢过来,砸在陆敬先的身上。

他瞥了眼,连忙低头,后退出去。

那画面,却像在脑海里生根般。

白嫩的玉体,被这头死肥猪压住。

半刻钟后,张敬忠阴沉着脸走出来。

一而再,再而三闯入他家中的陆敬先,已经犯了他的大忌。

家中的仆人也是废物。

随便让人闯入来。

“如此慌张,究竟何时?”

张敬忠狠狠地瞪了陆敬先一眼。

他若不给自己一个充足的理由,今天死定了。

陆敬先低着头,额头尽是汗水。

“大人,昌盛街出现掏心案。疑似妖魔作案,而且,涉及到的几家武馆,卑职查过了,与大人吩咐卑职查找张夫人被害线索都相符合。”

张敬忠瞪大眼,满面惊喜。

“当真?!”

陆敬先不明所以。

“千真万确。”

“好,很好。这回张福,谁也救不了他。”

张敬忠大笑起来。

至于掏心案件,涉及妖魔,自然与他不相关。

但却给了他在镇魔司面前邀功的机会。

“走,我们现在去见郑义山大人。”

张敬忠眯着眼,笑容满面。

至于刚才的不满,早已经忘却。

“大人,卑职收到消息,张福昨夜,拖家带口,坐上海船,出海而去。”

陆敬先想了想,低声说道。

“听闻,漕运帮也在找他。他将漕运帮在东滨城积累的财富,尽数携带走,而且,张福从海外购买蒸汽铁轮,漕运帮一般的海船,根本追不上他的船只。”

“张福,真的以为逃到海外,就没人找得到你了吗?”

张敬忠面色阴沉如水。

尽管他嘴硬。

若是张福真的躲起来,处于隐居状态,无论是镇魔司,还是漕运帮都很难将他找出来。

“蒸汽铁轮,放在海外,都是稀缺货,而且很多西方诸国,暗地里禁止将蒸汽铁轮船贩卖到大元。”

“这张福看来不简单,隐藏得比我们想象的还深。”

这不是一件功劳,而是两件大功。

“什么?四海武馆被屠了?!!”

百里飞鸿进入酒馆喝茶,听着八卦,立即激动站了起来。

“昌盛街六家武馆被妖魔杀戮,死亡过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