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四海的死亡,让百里飞鸿产生强大的危机感。

这些时日,他已经忘记,自己身处的世界,妖魔横行。

东滨城是大元重镇,防备的力量很好,具备斩杀妖魔的力量。

可大元之大,占据东土。

乃天地间最繁华的地带。

边缘之处,十室九空。

妖魔横行,杀戮众生,以血为食,以人为牧。

“血河刀法已经到手,是时候修炼血河刀法了。”

就算没有技能点,百里飞鸿也不惧。

技能之书,并非只有技能点可提升武力。

勤奋,是任何成功者必备的因素。

而技能之书相助,只需要修炼,就能获得经验,而经验增加功法的熟练度。

只要经验条件达到升级,就能破界。

尽管熬夜,但是百里飞鸿并没有感觉到困意。

他取出六师兄张乾山给予四海武馆传承绝学,血河刀法玉简书,开始仔细阅读起来。

血河刀法刻画在玉片上,图文并茂,只有四式。

但是血河刀法的血河刀劲玄妙,却在前言,以搬运血气之法,将之阐述。

“或许,这就是血河刀法能修炼出九道血气的核心关键。”

已经将四海拳法修炼至巅峰的百里飞鸿,已经不是武道上的菜鸟。

技能之书帮助下,他对四海拳法参悟,已经达到极致。

血气搬运,劲力运转,桩法修炼,拳脚运用等等。

他已经是经验老到的武师。

像是反复钻研四海拳法数十年之久,将拳法练入了骨髓,练入了灵魂。

十八片玉条用金丝缕成册。

玉质细腻,单纯材质,就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百里飞摊开玉简书,一字一句,开始阅读起来,他读得很慢,边读边停下来思考。

身心都陶醉在玉简书阐述的武术上,甚至能从中窥见一丝武道玄妙。

“只有四招,若是血河刀法完整,绝对是武道级的传承。”

武术与武道,一字之差,却完全是两个天地。

若要仔细区分。

武术只能让人达到凡人生命巅峰。

但是修炼武道后,却让人成就非凡。

练血再多,也是壮大内劲,壮大血气,让身体变得强壮。

而生命层次没有发生任何的质变。

唯有修炼真正的武道,超越九血,真正迎来脱胎换骨。

凡胎,凡骨,承受不住武道的力量。

唯有脱胎换骨,铸造非凡之骨,超凡之体,才能承受真正的力量,才能与妖魔抗衡。

短短数百字,五张图案,却用最精简的言语,描述了人体血气之妙,描述了人体极限,刀术之真谛。

真传一句话,假传十万卷。

古人诚不欺我也。

百里飞鸿将玉简书放置一边。

闭上眼睛,幻想自己,手持大刀,一招一式,开始演绎血河刀法四招。

这是百里飞鸿学习专业知识的习惯。

他当程序猿的时候,一般都是在脑海中模拟一遍代码,做到心中有底气,才下指敲打键盘。

自然能做到键步如飞。

一遍,又一遍。

同时,体内四海拳法修炼出来的四道血气,在意志影响下,开始改变搬运血气途径,以血河刀法搬运血气之法而行。

四海拳法修炼出来的四道血气,已经彻底被百里飞鸿掌控。

这就是将一门武术修炼到巅峰的好处。

静心养神,以观想之道,模拟刀法招式。

不知道模拟刀法多少遍后。

观看技能之书。

血河刀法(残缺):入门(3/200),可加点,可推演补全。

简单的一句话,却深深地吸引了百里飞鸿。

功法可推演补全!!!

“可惜,只剩下1技能点了。”

百里飞鸿懊悔道。

他若是知道纪小倩是水货,说什么都不会使用技能点。

尽管他变得强大了,可却没有将为数不多的技能点消耗一空。

走出房间,大吃一顿。

吃饱喝足后,闭目休息。

等待天黑。

百里飞鸿睁开眼。

煮了饭,打包提着,去见六师兄张乾山。

张乾山设置灵堂,守着,等待其他的师兄归来。

此时,四海武馆,却是热闹。

大门被壮汉守住。

“什么人?”

“武馆学徒,为六师兄送饭。”

百里飞鸿低声道。

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

眼前这些陌生人,若是其他武馆的弟子,这会,说什么都要出手。

就算暴露又如何。

壮汉检查一遍,露出和善的表情,没有阻拦。

百里飞鸿走到后院。

就听到了张乾山与人在争吵。

“逆子,逆子,你老子我还没有死呢,你就披麻戴孝,守什么灵堂?”

后院灵堂,咆哮的声音传来。

“师父对我恩重如山,如今东滨城,唯有我这位内传弟子在,他的后事当由孩儿操办。”

张乾山跪在地上,面无表情说道。

“哼,你知不知道,我这张老脸,在我们张家已经丢尽脸面。父亲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有时候你的一举一动,代表着张家,走,跟我回张家。你就算尽一份师徒之情,也可以叫下人代替。”

张父压抑内心的怒火,终于冷静下来,声音缓和不少。

“众位师兄未归,孩子要守住此地。”

张父的软和,张乾山并没有领情。

此时,他是铁了心守住这灵堂。

却见张父怒火中烧,一巴掌扇在张乾山的脸上。

“逆子,我让你死在此地。”

张父满怀怒火冲出了灵堂,同时,将所有张家下人都带走。

半边脸红肿的张乾山,缓缓闭上眼睛,面无情绪。

百里飞鸿心里却是一沉。

张家这般做法,六师兄借不到势。

觊觎血河刀法的其他武馆,窥见六师兄与张家破裂,必定出手,强迫六师兄交出血河刀法。

莫怪百里飞鸿心冷。

这就是现实。

狐假虎威。

终究会被反噬。

“六师兄。”

“来了,飞鸿师弟。”

张乾山睁开眼,苦笑一声。

“你没事吧。”

“没事,父亲就是好面子罢了。”

这可不是好面子。

你对师父的情,已经让你父亲妒忌了。

“六师兄,这是师弟给你做的晚饭,你休息下,这灵堂让我守一会儿。伱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了,身体为重。”

“......好。”

张乾山拿着饭盒,离开了灵堂。

百里飞鸿面色渐冷。

“技能之书,加点。”

一点技能点,也能让他的血河刀法入门。

从入门到娴熟,只需要一点技能点。

仿佛修炼了两百次血河刀法的经验,在脑海中翻滚。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四海血气,融入了一道河流,带给了整个血气一股锋锐之感。

他本身就是四血层次巅峰的武师。

这股微弱的血气注入,让他体内诞生一道全新的血气。

尽管这道血气很弱。

可却让百里飞鸿身体血气震荡,血气如江河,如大海。

感受体内崩腾的五道血气,脑海中闪烁着关于血河刀法的招式。

他已经掌握了一丝血河刀法的精髓。

血河刀法(残缺):娴熟(3/2000),可加点,可推演补全。

血河刀法这技能现在需要升级的经验,直接增加十倍,达到2000才能继续升级。

但是百里飞鸿却只有兴奋。

他知道,自己能用一个技能点升级血河刀法,是因为四海拳法多少与血河刀法一脉相承。

体内的血气,可以很快转化为血河刀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