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师兄的刀。”

六师兄张乾山吃饭去,并没有将他的兵器带走。

百里飞鸿看着身侧,放着的宝刀,心底诞生一股自信。

其他武馆的人来闹事,那就尝尝他的血河刀法。

娴熟层次的血河刀法,在吴四海面前,显得稚嫩些。

但百里飞鸿明白,就算面对五血层次的武师,他也浑然不惧。

刀锋之利,可以弥补差距。

“此事完毕,一定要进入镇魔司。”

不为其他,而是跟随镇魔司外出做任务,斩妖除魔,他也能快速积累技能点。

通过技能点,快速提升实力。

修炼积累经验,终究是通过金手指旱涝保收的一种修炼方式。

但是尝试过技能点带给他的甜头后,百里飞鸿在这条路上,已经有了更多的想法。

技能之书:

拥有者:百里飞鸿

境界:五血层次武师

技能点:0(可升级技能,可合成技能,可推演技能)

技能1:厨艺,娴熟(经验值:85/200)

技能2:四海拳法,巅峰(消耗五个技能点,可以推演。)

技能3:血河刀法(残缺):娴熟(3/2000),可加点,可推演补全。

看着技能之书,自己的属性版面信息,已经发生了改变。

其中街头打架技巧、腰马合一,已经融入道了自己的其他技能中。

并且,技能太过低端,不再显示。

百里飞鸿也注意道了技能点的应用,多了一项信息。

推演技能,补全残缺。

技能之书的功能越来越完善了。

“如此看来,技能点就不能乱花了。”

百里飞鸿看着可推演技能这字眼,立即意识到,或许可以通过技能点来推演更加强大的武道功法。

“张师侄可在?”

滚石武馆馆主杨飞再次登门。

这家伙,是真的盯上了四海武馆。

不将血河刀法得到手,是不会善罢甘休。

“见过杨馆主,我师兄休息去了。”

百里飞鸿抓住身边的刀,满面紧张地站起来,嘴唇颤抖道。

而他体内的四海拳法血气被压制。

只剩下一道血气外泄。

一血武师?

“你是何人?”

“家师吴四海,师父老人家新收的第七弟子。”

百里飞鸿彬彬有礼,抱拳行礼。

“哦?吴兄收你为第七弟子?为何我不知道?”

滚石武馆馆主杨飞冷笑道。

“我们四海武馆馆主收徒,好像不需要经过杨馆主同意吧。”

身体颤抖中的百里飞鸿,似乎在彰显他的底气,顶了滚石武馆馆主杨飞一句。

“放肆!!!你师父不在了,就让我这前辈教导你,什么叫做礼敬前辈。”

滚石武馆馆主杨飞面露狰狞,浑身气势如滚石,一步跨上前,以山崩滚石之势,大手抓向百里飞鸿。

第七弟子?

他身上这股血气,带着血河刀法的凌厉。

很显然,眼前这位年轻人也懂得血河刀法。

张乾山,我尚有一丝顾虑。

可你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掌握了血河刀法,将你抓走,看你师兄张乾山奈我如何?

待我审问你一番,问出血河刀法,留你全尸。

滚石武馆馆主杨飞眼中凶光闪烁,一言不合,就出手,根本不给后辈反击的余地。

“滚石重势,四海同样重势!”

“山崩滚石,四海礁石。”

本身就是对立的武术。

但是......

“对我出手,还心存杂念。”

百里飞鸿低头冷笑。

大河滔滔,血气如日!!!

血河刀法,第四式。

滚石武馆馆主杨飞觉察到异常之时,为时已晚。

血气如河,刀光如红日。

蓄势,拔刀,皆在一念之间。

根本不给滚石武馆馆主杨飞任何应对的余地。

“啊”

一刀断臂。

滚石武馆馆主杨飞伸出的手,被闪电般的血河刀法,一刀斩断。

凌厉,无情,冷漠!

没有拖泥带水,果断地一招出,断了敌人的遐想。

滚石武馆馆主杨飞一只手抱住伤口断裂处,面色苍白,连忙后退。

“杨馆主,听闻西洋医馆有断臂重接之术,就看你有没有这命。”

百里飞鸿收刀回鞘,强大的血气萦绕其身,冷漠地看着滚石武馆馆主杨飞冷冷道。

“你阴我?!!你根本不是一血武师!!”

滚石馆主杨飞咆哮道。

“对付伱这种经验老到的武师,我自认战斗经验不足。不过,这也是年轻人的优势,你们这群老武师,就喜欢小看人,这一刀没有砍掉你的脑袋,而是斩了你的手,就是因为你的贪婪,伸手太长的报答。”

百里飞鸿面无表情道。

可他身上的血气凝聚,隐隐有河海相交,体内血气,化作血刀的气象,笼罩着滚石馆主杨飞。

“好,真的好得很。吴四海收了一个好徒弟,死了还藏这一手。”

滚石馆主撑着痛楚,面色苍白,他手掌掐住右臂血管,截断血液喷涌。

不然,单纯断臂流血,就能要他的老命。

捡起手臂,狼狈地走出四海武馆。

百里飞鸿松了一口气。

看到技能之书,血河刀法增加了将近120点的经验。

一刀运用,竟然让他对血河刀法有了新的理解。

“战斗,也能获得经验吗?”

他想到了杀死张夫人浮香那晚上。

那时候可没有。

不对,应该说,自己没有使用四海拳法杀人。

而且,四海拳法已经修炼到了巅峰。

所以,没有参考的价值。

这一战,意义重大。

仿佛,让百里飞鸿看到了快速增加经验值的可能性。

“难怪武馆内,设有对战的演武台。唯有实战,最能淬炼武术。”

百里飞鸿低吟道。

耳中听着酣睡声传来,百里飞鸿松了口气。

同时,开始收拾灵堂,洗刷地板上的血液。

这是师父吴四海的灵堂,见血不好。

“师父,你在天之灵,可莫要怪我乱了你的灵堂,毕竟,我也是为了守护四海武馆尽了一份力。”

这次之后,应该不会有人打扰四海武馆了。

因为,他们知道,血河刀法有了传人。

能断滚石武馆馆主杨飞一臂,这代表着,也能斩伤他们。

想要得到血河刀法更加困难。

静坐灵堂,闭目养神,脑海不断回放刚才那一刀的体悟。

这也算是一种修行,对血河刀法的更深入感悟。

经验在缓慢地增加。

三更后,张乾山再次醒来。

“飞鸿师弟,有劳你了。”

“六师兄客气了。你传我血河刀法,也算是代师收徒,尽管不是正式,但我的内心已经当自己是四海武馆第七内传弟子。”

百里飞鸿此话没有说错。

他得到了四海武馆的内传。

就算不拜师,也是内传弟子。

“若是师父还活着,看着你,一定欣喜若狂。”

张乾山叹息道,“师弟,回家吧,这里有我。”

“好。”

百里飞鸿将放置双膝间的大刀放在一旁。

张乾山并没有在意,只是当百里飞鸿拿刀,是为了壮胆气。

直到百里飞鸿离开,张乾山的内心趋向平和,他觉察到一丝异常。

“血腥味?”

灵堂萦绕一股很淡的血腥味。

张乾山拿起大刀拨开,寒芒闪烁,看不出什么来,放鼻子边缘嗅了嗅,却是沾染了一丝血腥味与水汽。

“师弟动我刀做了什么?”

张乾山脑海浮现不祥想法。

但很快就被驱散。

百里飞鸿这两天的表现,他已经开始将他当为自己真正的师弟。

而非学徒辈分。

也许是他留下来帮自己处理师父的后事吧。

张乾山才选择将血河刀法交给百里飞鸿保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