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弟,你究竟是什么人?”

张乾山双眸涌出泪水。

四海武馆在崩离的时候,唯有他站出来,默默地支持他。

张乾山明白,百里飞鸿这次离开,以后踏入四海武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该还的情,已经还了。”

“来到这世界多少年了,我已经忘记了。”

“是时候去追逐我的人生了。”

技能之书的觉醒,也快一个月了。

他从一个码头搬运工,已经成为一名五血层次的武师。

拥有这般武力的他,其实想要赚钱,甚至获得一定的社会地位,是完全没有任何阻碍。

强者恒强。

恒古不变。

百里飞鸿没有选择出头,而是默默地选择修炼。

“秦师傅,我的刀铸造好了吗?”

“百里兄弟,你这把刀可是折腾老夫不少时日。”

朱雀街。

一家铸造刀的店铺。

秦氏刀铺。

以铸造刀为主。

家族渊源,铸刀技术八代相传。

放在东滨城,都极有名气。

秦氏刀铺,为人铸刀,极为昂贵。

不是一般人可以消费得起。

百里飞鸿以刀的图纸,以及十两黄金,才让秦氏刀铺的铸刀师傅出手,为他打造这把刀。

刀名:血海。

刀的形状来自戚家刀。

是百里飞鸿最喜欢《绣春刀》电影里面的戚家刀。

而且,此刀配合自己的血河刀法,杀伤力巨大。

“百里兄弟,此刀想要驾驭,不是一般难。”

秦铁匠将手中的黑色长刀丢给百里飞鸿。

百里飞鸿一把接着,抽刀,一刀砍在磨刀石上,磨刀石应声而断。

刀刃锋芒毕露,吹毛断发,斩断磨刀石,未见划痕。

“好刀,好手艺。”

从怀中取出一锭黄金,丢给秦铁匠。

秦铁匠抛了抛,露出灿烂的笑容。

金子,谁都喜欢。

有了真正的刀在手,而不是用木棍削成的木刀练武,百里飞鸿的进步更加神速。

练一次血河刀法,都能获得七至十点不等的经验值。

手中长刀,如蛟龙闹海,不断地使出,招式衔接,连绵不绝,刀光覆盖整个院子。

但是百里飞鸿并没有获得质的提升。

他看了眼技能书。

血河刀法(残缺):娴熟【1530/2000】。

“还有三天,就是镇魔司招募弟子之日。”

“修炼血河刀法后,我的食量大增,同时血气凝练的速度也加快,现在已经壮大了第五道血气,尽管还没有到达巅峰,相信不久后,随着我的刀法突破,我的血气会再次突破。”

百里飞鸿还是嫌慢。

至于四海武馆。

自从滚石馆主杨飞被他斩断了手臂后,再也没有同行武馆欺上门。

根据百里飞鸿得到的消息,除了大师兄未归外,其余四海武馆内传弟子已经回归东滨城。

吴四海的骨灰终于下葬了。

挥舞着长刀的百里飞鸿,上身赤裸,热汗不断挥洒。

眼神专注,唯有手中刀。

长刀在狭窄的院子内,不断地如血色蛟龙翻滚,刀法渐进化境的他,似乎已经触及到了某种境界。

若是能突破,必定精通此血河刀法。

介时,四海拳法可融入刀中,以刀驾驭拳法。

拳法厉害,终究比不得血海长刀之利。

“血河刀法,增加经验+15!”

此时的血河刀法,在娴熟这一层次,已经高达1955点经验。

再次练习几次,就能破境。

可谓进步神速。

体内的第五股血气,已经达到巅峰。

感受腹部的饥饿感。

百里飞鸿开始享用牛肉。

此牛肉是老牛肉,经过官府批准,才能上市。

东滨城并不缺牛肉。

海外诸国养牛牧场良多,大量的冰冻牛肉,流入东滨城。

但口感略差。

三成熟的牛肉,只是沾了盐与油,一块两斤重的牛肉,几口就被百里飞鸿狼吞虎咽吃下肚子。

若是寻常的人,这般老牛肉,没煮过数小时,煮得烂熟,根本嚼不动。

可在百里飞鸿口里,如同豆腐般,一大口,就是二两牛肉下肚子。

除了生牛肉,百里飞鸿还卤了数百斤牛肉风干。

以备不时之需。

血河刀法进步极快,血气的能量供应,全来自牛肉肉食提供的生物能,供应身体的能量需求。

“大人,港口上的外国船只,已经调查一遍,未见任何妖魔踪迹。你说,妖魔是否已经离港,逃离了东滨城。”

丁博低声询问道。

郑义山面色阴沉。

东滨城武馆血案一事,已经过去九天,夜魔踪迹,依然未找到。

吸血蝙蝠妖也断了线索。

公羊琰交付他的任务,未能完成任何一件。

“难不成真的是漕运帮在背后搞鬼,否则,妖魔是如何消失不见的?”

如此谨慎的妖魔,郑义山不曾见过。

“郑大哥,这些洋人怎么办?”

丁博问出了关键问题。

未等郑义山考量清楚。

金发碧眼,穿着华丽的中年男人叫嚣道。

“我是拉法帝国的贵族,等到了京城,一定将你们粗鲁的行为告诉我们大使。我们会让我们的大使,正式向你们帝国皇帝提交文件,质问你们。”

这位拉法帝国的贵族,以往并未到过大元帝国,根本不了解大元的情况。

在遭遇郑义山审查后,怒气冲天。

他很愤怒对方的做法,简直是将自己当作了犯人来侵犯。

在拉法帝国,他可是贵族,高高在上的贵族。

郑义山转过身,附身在丁博耳边,低声道:“四下无人,你应该知道如何做的。拉法帝国,正在与我们的海军争夺海上霸权。”

郑义山清楚丁博的亲哥,就是大元海军的实权派,却在海上遭遇神秘力量偷袭,军舰覆灭,而他哥哥至今下落不明。

“漕运帮做的事情,与我们何关。”

丁博面色变得阴冷,回应郑义山的话。

“不错,但手段太嫩了。吸血鬼,也是妖魔,我们镇魔司是做什么的?焚尸炉尚未冷却。”

郑义山站在船头上,一跃而起,踏浪而行,身影渐行渐远。

留下来的丁级镇魔使,仿佛得到了指令,将目光看向这群金发碧眼的拉法帝国的人。

“杀!”

鲜血染红海面。

郑义山听到身后的厮杀声,冷笑几声。

丁博是公羊琰带来的人,未来一定得到重用。

按理说,郑义山理应与对方打好关系才是。

可郑义山明白,忠实的狗永远只有一条。

拉法帝国。

传闻对方修炼的武道叫做骑士之道。

就不知道拉法帝国的骑士,是否真的如传言般厉害。

这一战,也是丁博这小子,站稳脚的一战。

不然,没有人会服他。

毕竟,乙级镇魔使,是需要实力的。

“郑大哥,已经解决了。”

很快,丁博就回到了岸上。

“做得好,处理好手尾,莫要留下把柄。”

“沉船,焚烧。”丁博简单道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