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镇魔司?”

百里飞鸿惊讶地看向眼前的建筑。

四四方方,与四周的建筑格格不入。

破地而起,高二十来丈。

建筑材料使用巨大的灰白色石头堆砌而成,坚不可摧。

比之前世的金字塔,也不遑多让。

灰白色的石头雕刻着扭曲的神秘的花纹,给予百里飞鸿一种神秘感。

镇魔司,位于东滨城西侧。

处于东滨城边缘之地。

临海而建立,面向东海。

四周戒备森严,有重兵守卫。

百里飞鸿在关卡处,确认是来参加镇魔司选拔,士兵才将他放行。

“我生活在东滨城如此之久,今天才发现这座建筑。”

“难怪以前的工友常道,这辈子不到城西一趟,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东滨城的人。”

很壮观,很恢弘大气。

听说,镇魔司内存在牢狱,专门为关押一些穷凶极恶的妖魔而准备。

也是东滨城财大气粗,才有钱建立如此巨大的大楼。

镇魔司前面,设立巨大的广场。

广场上,立着巨大的石头,一把巨剑插在石头上。

“石中剑?!”

却见石头雕刻文字,上面描述了这把斩魔剑的来历。

东滨城首任镇守使,于东海之滨,斩杀鲲妖,以鲲妖之骨骼为梁,以东滨山石为料,建立了这座镇魔楼。

鲲妖之恶,常常驱使巨浪,化作海啸,淹没大元帝国沿海。

致使百姓家破人亡,冤魂遍布四海,成为鲲妖之口粮。

东滨斩鲲剑。

就是这把剑的名字。

百里飞鸿低头看向手中的长刀,和这把剑一比,简直是小牙签。

“这东滨首任镇守使是巨人吗?”

剑长三丈,剑宽半丈,剑刃血迹斑斑,依然透着让人不舒服的阴冷血气。

距今数百年过去,其妖魔血,残存凶狠杀意。

百里飞鸿尽管心生疑惑,可这把剑给他的压迫感太强大了,他不敢靠太近。

怕被剑中杀意给撕裂。

沿着指示牌,进入大楼。

空旷的镇魔大楼,已经排起长龙。

“东滨城有如此多的三血年轻武师吗?”

这空旷的大楼大厅,已经挤满了人群。

与他一样携带兵器的不在少数。

他观测到了不少人,身上根本就没有血气的痕迹。

百里飞鸿不敢下断论。

毕竟,他自己就能隐藏四海拳法修炼出来的血气。

后面陆续还有人往镇魔大楼走来。

整个现场,没有镇魔司的人维持现场。

可进入镇魔大楼者,却都小心翼翼,并没有出现喧哗。

镇魔大楼厅堂,此时,已经汇聚不下千人之数。

郑义山站在高台上,观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

心里却是不屑一笑。

镇魔司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入的。

东滨城二十五岁以下,三血武师,不可能有那么多。

浑水摸鱼都摸到了镇魔司的头上来了。

公羊琰同样在观察人群。

她眼眸绽放银华,诡异的瞳术下,人群中武师一目了然。

“咦?”

洁白冰冷的脸上,绽放一丝涟漪。

“竟然能躲避过东滨斩鲲剑,潜伏进入我镇魔司。”

“若是以往,我已经拔刀,将你斩于刀下。”

“不过,任何事物都是双向的。”

“暴露的潜伏者,就是一盏明灯。”

郑义山跟着的两条线都断了。

正愁没有了线索,敌人竟然潜伏进入镇魔司。

如此胆大包天的妖魔,当真少见。

公羊琰也意识到,这次面对的妖魔,或许与以往遇到的不同。

如此狡诈,实属少见。

“这群人中,倒是有几位符合镇魔司选拔的人才。”

公羊琰放松门槛,招募镇魔司成员。

可不只是单纯为了招募队员。

正如郑义山所想,能在二十五岁以下,接触武术,并修炼至三血层次武师,家中在东滨城都算殷实家庭。

更有不少东滨城士族,也将家中俊杰,派来参加这次招募。

因为他们知道,想要接触更加强大的武道力量,加入镇魔司是最有效的一次机会。

当接触到那一个神秘的世界后,家族的视野才能跳出人世间的圈子,看到这世界更深层次的本质。

名门望族,多少听说过不少古老的传说。

也了解过,这些古老的传说,并非虚假。

甚至,流传在外界的古老传说,只是被朝廷拼命掩盖的事实真相。

“郑义山,这次选拔人才,由你主持。”

作为镇魔司为数不多的甲等镇魔使,郑义山喜出望外。

“遵命,镇守使大人。”

郑义山整理仪容,下了一楼,站在已经搭建好的舞台上。

感受全场一千多双眼注视着自己,郑义山并没有任何的紧张。

紧张?

为什么紧张?

有时候并非人多决定强弱。

这一千人,哪怕有不少血气武师存在。

郑义山若真发起狠来,这群人就如同羊羔般,任由自己宰割。

“未达条件者,请现在立即离开镇魔大楼。”

“否则,赏三十大板。”

郑义山面色严肃,以他为中心,强大的气势压迫全场。

在场众人仿佛被一座大山压下。

扑通!!!

一群人撑不住气势的压迫,被压得跪倒在地。

单凭这一手,就淘汰了九成人选。

“还站着的出列。”

“余下的人,五分钟之内,不离开者,赏罚。”

郑义山收敛气势。

霸气十足道。

一瞬间的气势压迫,让近千人心生胆怯,仿佛陷入无尽尸山血海中。

此时,再听郑义山的话。

为了不挨板子,立即爬起身来。

大量的人群,往镇魔大楼门口,蜂拥而出。

这世间何其多心存侥幸的人。

他们只是看到镇魔司手握大权的美好,却忽视了镇魔司职责,就是斩妖除魔。

弱者就算侥幸进入镇魔司,于他们而言,非但不是福气,而是他们的祸根。

上了战场,沦为妖魔塞牙缝的血肉。

“触摸到炼神的边缘了。”

公羊琰点了点头,对于郑义山,除了贪财之外,她都认可。

不过,正因为郑义山贪财,她反而更放心。

人要有缺点,才好掌握。

百里飞鸿暗吞口水,心中暗叹,这就是武道修炼者吗。

“这就是武势吗?不,这位镇魔使大人,已经掌握了更深层次的武道意境,他只是没有释放出来。”

血河刀法对武势有描述。

百里飞鸿一直想不明白。

但,此刻他深有体会。

就算眼前这位镇魔司前辈,站着让他双手双脚,百里飞鸿都难以伤害对方分毫。

一个气势,就能将他镇压动弹不得。

“好了,二十五岁以上者,也请你们离开,镇魔司有办法测算你们的骨龄,通过骨龄判断你们的真实年龄。”

郑义山冷冷的道。

他看向几位比较年长的武道馆主,他们的实力是这群人中,最顶尖的一群人。

可年龄大了,潜力已经消耗差不多,达到了他们人生的巅峰。

进入镇魔司,就是浪费镇魔司的资源。

他不知道公羊琰大人为何要放宽条件,招募新的镇魔司成员。

当年他加入镇魔司,二十二岁,已经是九血层次武师。

同时,已经掌握了一门武道秘法。

是触及超凡武道边缘的武师。

参加进入镇魔司考核,是猎杀一头丁级层次的妖魔。

甲乙丙丁,应对的是武道境界炼骨、炼髓、炼脏、炼窍四等层次。

再往上,就是大妖魔,应对的是炼神层次。

吸血蝙蝠妖是甲等妖魔。

夜魔尽管很恐怖,可只是一头丁级妖魔。

可出列的武师,却站着不动。

郑义山嘴角露出一丝狰狞:“是本大人的好意,让你们产生错觉,让你们存在侥幸的心理?”

话音刚落。

很多武师低着头。

他们确实存在侥幸心态。

在他们眼内,为了追逐真正的武道,被打板子,算什么呢。

毕竟,不少人,已经是血气六层甚至七层的武师。

现在离开,他们将一辈子接触不到武道。

若是侥幸,被镇魔司收下,那就祖坟冒青烟。

“不知死活。”

郑义山身上涌动一股强大的力量。

十指凝聚冰霜,隔空打出十道冰霜气劲。

十位武师全身被冰霜蔓延。

“不!!!”

哀嚎之声,在镇魔大楼回荡。

然后,他们化身为冰雕。

“镇魔司,杀人了!!!”

“逃吧!!!”

不少武师惊恐喊道。

转身逃跑。

“玄冰指!!”

双手隔空一点。

被玄冰指击中的武师,冻结为冰雕。

“大人,郑义山如此闹,怕是......”右副镇守使铁无涯担忧道。

“铁老,请放心。郑义山是在教我们未来镇魔司成员,什么叫做规矩。也在展示我们镇魔司的力量,条件达到者,看到郑义山的力量后,不会有任何人退出。”

公羊琰自信道。

很多人在颤抖。

可更多的年轻武师,却无比振奋地看向郑义山。

郑义山很满意。

三番四次提醒,依然有人顶风作案。

当真以为镇魔司是慈善机构?

同时,他也教给未来的镇魔司新人们一个道理。

镇魔司,是杀戮之地。

自古如此。

比之军伍,更加惨烈。

乃是大元帝国,最核心的武力机构。

当然,郑义山也是满肚子气。

两头妖魔断了线索。

吸血鬼没有找到,吸血蝙蝠妖是如何冒出来的尚未查清楚。

更重要的是,公羊琰大人,赐下法宝寻魔罗盘,竟然在海上丢失了夜魔的行踪。

寻魔罗盘来自大元帝国最神秘的神监司。

此法宝拥有追踪敌人的功效,一旦锁定,就算是天涯海角都能追踪到。

可是,夜魔身上是否有神秘的力量隔绝了寻魔罗盘的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