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地上,凸起的舞台,四周竖立着黑色的铁柱。

铁柱刻有铭文,绽放着特殊的光芒。

一闪一闪,极为神秘。

对于参加这次选拔的武师来说,镇魔司一切都是神秘的,一切都是新鲜的。

但处处透着的危险,让他们明白。

若不认真对待,他们会死。

在镇魔司的人眼里,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死了就死了。

不会因为你的身份,对你特殊对待。

因为他们知道,妖魔是不会给你讲背景。

未来,这些人中一定有人会成为他们的战友。

他们抗拒不了镇守使降低招募镇魔学徒的标准,却不会选一位猪队友,加入自己的团队中。

这涉及到了未来,他们可能搭伙作战。

“一号,罗景林,进入斗兽笼。”

郑义山眯着眼,看向手持一号令牌的小伙子。

这小伙子面色有点苍白,甚至神色紧张。

他的天赋不错。

若是在斗兽笼内激发潜能,将天赋激发,或许能成功。

毕竟,此人的意志力很差。

未上场,就胆怯。

罗景林深呼吸一口气,感到双腿颤抖。

咬着牙,搬运体内血气,感受体内流淌着的血气劲力,恢复不少信心,踏入斗兽笼。

笼中斗。

规则一:斩杀妖兽,奖励精血丹十枚。

规则二:坚持一炷香,可以成为镇魔司学徒。

规则三:规定时间内,弃权则是放弃成为镇魔司学徒。

简单明了的规则。

罗景林捏着的剑鞘指骨都发白。

幸好,出门带了武器。

进入地下牢房中央空地上的斗兽笼内。

咔嚓。

随着笼子门被关上。

罗景林内心一颤。

斗兽笼沟壑纵横的神秘图案,散发出特殊的光芒。

猩红的烟雾出现,慢慢地扩散。

而猩红烟雾内出现一头巨大野兽的轮廓。

野兽低沉的嘶吼声传来。

随着烟雾散去。

一头身上纵横着刀剑疤痕的巨狼出现他的面前。

它比普通的狼大了两倍,身上笼罩一层淡薄的血腥气,双眼猩红。

獠牙锋芒,盯着罗景林,垂涎欲滴。

仿佛被罗景林身上的血肉所吸引。

罗景林在后退,退到了斗兽笼边缘。

而妖狼步步紧逼。

“这是一头普通的丛林狼,被妖魔之气入侵,身上发生了诡异的变化,已经不能称之为普通的野兽,而是妖兽的一类。尽管很弱小,若是寻常的四血层次武师遇上,勉强能与之争斗,若是三血层次的武师,那就要看临战发挥了。”

郑义山嘴角翘起,介绍道。

妖狼弓身,后倾。

双爪抓地,猛地扑向罗景林。

感受那股从未有面对的凶煞之气。

罗景林呼吸紧促,紧张地拔出剑,下意识地使出家传剑法。

一道寒芒闪烁,巨浪被宝剑直接斩成两段。

顿时,全场哗然。

郑义山也是很惊讶地看向罗景林,特别是他手中的宝剑。

“妖狼防御很强,速度极快,一般的兵器很难在它身上留下伤痕。它身上的伤痕,都是强大的六血层次以上的武师留下的。”

郑义山介绍道。

挥挥手,让人打开了斗兽笼。

“这也行吗?”

“纯粹是靠着宝剑锋芒,将妖狼斩杀。”

“若是没有他手中的宝剑在,罗景林未必能安然走出斗兽笼。”

“这算作弊吗?”

未带兵器者,不满叫嚣道。

“蠢货!!!”

有人低声咒骂。

算不算数,镇魔司来定。

你们叫嚣什么。

加入镇魔司,是单人考核,而非竞争。

就这般看不得别人好吗?

罗景林目光呆滞,有点不敢相信看着手中的宝剑。

这把宝剑是他意外所得。

剑锋削铁如泥,极为锋利。

却不曾想到,一剑之下,将妖狼斩断。

恐怖的锋芒,让他心里都为之震撼。

同时,他也明白,财不露白,神剑出鞘,暴露在镇魔司的眼下,是否会被镇魔司夺走。

“镇守使大人,这剑有古怪。”铁无涯轻皱眉头。

“这是他的缘,也是他的资本,是他的实力一种。”

公羊琰淡淡说道。

并没有将这把剑看在眼内。

此剑锋芒,并非来源于剑刃,而是剑意。

剑的原主人是一位剑道修士。

而且剑道境界很高。

一号罗景林得到这把剑,代表着他被剑意承认。

他能执掌剑意,对于镇魔司来说,好好培养,是不错的苗子。

公羊琰一直在观察留下来的四十八人中少数几位。

能瞒过天赋水晶测试球,代表着它们身上存在一种特殊的力量。

这些潜伏者,尽管瞒不过她天赋诞生的瞳术。

可公羊琰也没有发现这股特殊的遮蔽妖魔气息的力量。

“一场选拔,意外收获。”

剑道苗子有了,送上门来的妖魔有了。

也不枉费她一番心血。

“赐精血丹。”

公羊琰开口了。

武师们听不见,郑义山却听见了。

一挥手,宣布罗景林通过考核。

罗景林才满面欢喜回过神来,收剑,激动地对郑义山抱拳作揖。

当场领了精血丹。

并且,又送上了无爪蟒袍,以及一块令牌。

罗景林,正式加入镇魔司。

顿时,惹来了其他人的灼热的目光。

接下来的笼中斗,进场的武师表现得很亢奋。

罗景林战斗太简单了,让很多武师信心满满。

连续三场,没有人选择弃权。

全落入妖兽的口腹。

血腥的场景,让人作呕。

剩余的武师,顿时面色难看。

太过血腥残暴了。

当着他们的脸,将人吞食。

而镇魔司的人并没有出手。

仿佛,制定规则那一刻开始,他们只会遵守规则。

所谓的恻隐之心,根本不存在他们的身上,冷漠地看着这些年轻的武师被妖兽吞噬。

百里飞鸿闭上眼,没有在观看战斗。

笼中斗。

只有三条规则。

若真的考核不过,遇到危险,立即弃权,是保命的方式。

但有人心存侥幸。

死了。

“为什么有智慧这一关?体现在哪里?”

接下来几场,实打实的战斗。

却有一位突然爆发,表现出他不相符合的战斗力,将妖兽斩杀。

智慧!!!

“欺骗也是智慧的一种吗?”

“虚报实际战力,也是智慧的一种?”

百里飞鸿嘴角轻翘。

但是真的是简单的隐瞒战力吗?

不,在郑义山说出规矩的时候,他就觉察到了某些规则,可以利用。

笼中斗,如何安排妖兽?

若是太强,选拔不了出色的学徒,没有意义。

若是太弱,那就是放水。

所以,在验身关的时候,已经决定了对手的实力。

幸好,自己隐藏了一部分战力。

而且。

百里飞鸿看向血河刀法:娴熟(2198/2000)。

体内修炼血河刀法,凝练的第五道血河血气,已经达到了极限。

他只需要确定升级,第六道血气就会诞生。

“十八号,百里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