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飞鸿昂首挺胸,紧握血海长刀,以坚定的步伐,走向斗兽笼。

血迹斑斑,碎骨烂肉散落一地。

踩踏进入斗兽笼,方知武师们究竟面对如何恶劣的环境。

扑鼻而来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并不算什么。

感受来自四面八方邪恶的视线,注视着自己,无形中的精神压迫,就让百里飞鸿体会到,何为修罗地狱场。

笼中斗的观众非镇魔司的人,更非来自参加这次选拔的武师.

地牢关押的妖魔,才是笼中斗的观众。

邪恶妖魔的注视下,整个笼中斗内,都笼罩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说不清,道不明。

但,百里飞鸿能感受到自己的意志受到了影响,内心深处,有一种狂呼。

斩杀妖兽!!!

一举定乾坤。

进入镇魔司,从此享受官身特权。

从此成全人上人。

这是百里飞鸿内心深处的潜意识。

但,此时,却清晰地浮现自己的脑海。

目标是如此明确,坚定。

“百里飞鸿的底细是否已经调查清楚?”

公羊琰突然询问道。

这是她第一次询问镇魔司学徒候选人的信息情况。

眼前这人,她见过。

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以她近乎过目不忘的记忆,见过的人想不起来,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镇守使大人,百里飞鸿,孤儿,住于贫民区,根据巡捕司传来的情报,这人是码头的搬运工,他房子被毁,领取了赔偿金,是我们镇魔司所出。一月前,曾在四海武道馆学习武艺。”

左副镇守使出声道。

短短数个小时内,他们就将达到条件者的信息收集齐全。

“修炼挺快的。”

公羊琰听后,淡淡评论一句。

码头搬运工,四海武馆。

两者看似没有关系,可是相互结合起来,百里飞鸿就成为了巡捕司追捕的嫌疑犯。

漕运帮张富舵主夫人之死,他洗脱不了嫌疑。

公羊琰不由对眼前这位只有十八岁的年轻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在她的眼里,百里飞鸿过去人生轨迹清晰可见。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一个月内,将武术修炼至五血层次的武师。

血气本身就是一个积累的过程。

如此短时间内修炼出五道血气,却是极为困难。

反正百里飞鸿是她遇到所有人中,最不可能完成这件事的人。

“笼中斗,可莫让我失望才是。”

公羊琰视线落在百里飞鸿手里提着的刀。

刀未出鞘,但从刀身形状观看,此刀杀伤力很大。

很适用于发挥刀技的一把刀。

红雾出场,妖兽登台。

硝烟散尽,终于露出妖兽的真面目了。

一头白虎。

浑身散发着黑色的气息,双眸如红宝石猩红,盯着百里飞鸿。

“吼”

一声虎吼,本应威慑山林。

可这笼中斗的存在,让它一代虎王妖,成为了困兽。

高达一丈,长达三丈的巨大虎妖,站在斗兽笼内,庞大的身躯已经占据了斗兽笼十分之一的面积。

百里飞鸿站在它面前,就是一根不起眼的树桩。

可它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位武师,并没有畏惧,反而感受到一股亢奋感。

“技能之书,将血河刀法升级为精通。”

一刹那,念头都未转动,他内心就升起一股明悟感。

以往血海刀法不解之处,瞬息间,内心就获得了解答。

同时,身体涌动一股强大的血河血劲。

“杀!!”

伴随着虎吼,百里飞鸿拔刀如雷霆般砍向白虎妖。

“大河滔滔,血气如日。”

血气沿着刀柄延伸整把血海长刀。

黑白相间的刀背与刀刃,被血气所渲染,萦绕着血气。

一招使出,就是最强大的血河刀法招式。

宛若大河滔滔缠绕他身,血气化作江海,被其掌握于刀身之上。

气血如河水,浑身被包裹在血焰状态下。

巨大的虎妖,猛扑而来。

百里飞鸿刀中气劲凝聚到极致,血河刀势,也到达了极限,瞬间挥刀,一时间,刀劲纵横斗兽笼。

身影变幻,已经在虎妖身上留下十数道深深的伤痕。

白虎妖的实力,相当于五血层次武师实力。

瞬间被百里飞鸿的刀重创。

此时,它甚至站起来都困难。

四肢筋骨被伤,鲜血淋淋,白骨可见。

“血河刀法,第一式,血河斩。”

半丈长的刀刃,随着百里飞鸿高高跃起,刀刃如血河倒灌,侧斩而落。

擦,微微的响动。

虎妖首级被斩落。

没有你来我往,出手就是杀招。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干净利落,两招见生死。

“好刀。”

郑义山赞叹道。

“这苗子不错,好好培养。”

公羊琰满意地点点头。

百里飞鸿面色沉着,收回刀。

趁机看了眼技能之书。

斩杀白虎妖兽,增加了2个技能点。

加上其余人斩杀的妖兽,百里飞鸿已经累计获得了7个技能点。

其他武师所杀的妖兽,亦能增加技能之书的技能点。

“遵命,镇守使大人。”

右副镇守使铁无涯,视线一直停留在百里飞鸿身上。

百里飞鸿的天赋测评并不好。

但不妨碍,右副镇守使铁无涯看好百里飞鸿的未来。

出手果断,刀法招式娴熟,看不到年轻人的毛躁,反而很老道。

仿佛,浸淫刀法十数年的武师。

特别是对方看穿了镇魔司笼中斗智慧的套路。

临阵突破,成就六血武师。

达到六血武师,放在东滨城昌盛街,也可以撑起一个武馆。

百里飞鸿走出斗兽笼,松了口气,过度绷紧的肌肉松弛下来,让他略显乏力。

身体上的乏力是其次,真正的压力源于地牢四周的妖魔。

无形中的精神压迫,就是让百里飞鸿顶着压力,斩杀这头白虎妖兽。

妖,与妖兽,是两个概念的存在。

也幸好,这妖兽还没有脱胎换骨,褪去兽体。

只是被妖魔之气异化的兽王,再离开,也脱离不了兽体。

“百里飞鸿,这是你的奖励,这是你的镇魔司服装,一共两套。这是你的身份令牌,莫要丢失了,没有令牌,在镇魔大楼寸步难行。”

百里飞鸿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到手。

终于加入了镇魔司。

但是,百里飞鸿没有离开地牢,而是继续旁观。

他能获取多少技能点,取决于武师们斩杀多少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