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继续。

没有人离开。

这场笼中斗,持续了数个时辰。

挑选出来的镇魔司新成员,只有三十二位。

其中一半选择斩杀妖兽。

而死亡人数达到七人。

后续不少武师都选择弃权。

保住了性命。

天大地大,性命最大。

“明晨八时,镇魔大楼集合,将会有镇魔使教导你们镇魔司规矩,为期半个月。”

郑义山宣布选拔结束。

百里飞鸿离开镇魔大楼,才想起来,六师兄张乾山并没有参加镇魔司选拔。

四海武馆其余师兄,年纪已经超过,是不可能参加的了。

“大人,选拔出来的镇魔司学徒资料都在这里。”

郑义山双手恭敬地将书册递给公羊琰。

“三十二位学徒,离我需要的百人队伍相差很大。郑镇魔使,继续招募新人,人员不必限制于东滨城。只要是我们大元人,都可以盛情邀请他们来参加东滨城镇魔司的选拔。”

公羊琰将书册拿在手里,转身离开。

这本书册记录了三十二位镇魔学徒最详细的资料。

里面的内容,就算是郑义山都没有看过。

一些关于镇魔学徒特殊能力天赋,测试的镇魔使,得到指令,并没有外泄。

甚至镇魔学徒,他们自己都不清楚。

这份名册,掌握在镇守使手里,代表着镇守使可以根据学徒们的情况,调动不同的资源,培养他们。

未来,当这群人成长起来后,他们都是公羊琰手底下可支配的核心力量。

更何况,事关妖魔潜伏镇魔司内,此事,越少人知道,对她越有利。

她很明白自己在东滨城的任务是什么。

一旦失败,公羊家族,都要承受巨大的损失,遭到皇室的惩罚。

永远不要小看大元皇室的力量。

百里飞鸿满怀兴奋回到家中。

精血丹。

这一小瓶精血丹,足够他修炼出九道血气。

成为最顶级的武师。

“技能点留着,积累起来,等我接触到了真正的武道秘法,方可使用。”

“有了精血丹,我的修炼将会大大加快。”

“免去我吞食大量的精肉,摄取生命所需的能量。”

看了眼血河刀法。

血河刀法:精通(198/8000)。

“8000经验值!!!”

如今百里飞鸿修炼一次血河剑法,所获得的经验值在十点均值。

正常修炼,也要练八百次。

而且,中途还需要补充能量。

若不是白衣女鬼纪小倩留下的金钱,百里飞鸿就算有技能之书,资源也跟不上。

练习武术,只会让自己饿死。

吞服一颗精血丹。

一股庞大的精血能量从肚子内散发四肢百骸,流转全身,让百里飞鸿浑身充满着爆炸性力量。

“服用丹药,就算是练习四海拳法,也能凝练血气。”

只是转化为血气的功效低,不如血河刀法。

百里飞鸿拿出血海长刀,开始练习血河刀法。

“经验值+1000!”

一次修炼,体内第六层血气,就从初期壮大成中期。

百里飞鸿继续修炼血河刀法。

一遍又一遍,足足修炼了十次。

“经验值+1000。”

“经验值+1000。”

.....

十次的炼化,体内的第六层血气已经圆满。

“升级。”

没有任何的犹豫。

“血河剑法:炉火纯青(2198/)。”

感受体内第七道血气,比之第六道血气更加精纯。

“这就是武道资源的帮助吗?”

“丹药资源比之我的经验值升级,对修炼更加快速。”

但经验值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升级可以破除卡关。

别的武师,想要参悟出七层血气,还需要参悟武术中的玄妙。

而百里飞鸿有技能之书,却免去了这一层。

方法修炼了8000次血河刀法的感悟,在脑海中浮现,让百里飞鸿对血河刀法的参悟,已经到达一个极致。

同时,对于血气劲力搬运,细微入神。

若是再来一次笼中斗,他能一刀就将白虎妖兽给劈死。

“掌控这般力量,在真正的武道秘法修炼者眼前,还是不值一提。看来,这世界的真正武力天花板,比我想象中还要高。”

不过,想想也是。

一人镇压一城的镇守使,可以抗衡一支大军,无惧于火器。

如此可怕的存在,武力放在东滨城,都是战略级的。

夜色已深。

百里飞鸿没有继续修炼。

随身藏好精血丹,他进入了梦乡。

“东滨城,公羊琰为何前来此地任职镇守使?”

一道人影踏空而来。

羽扇纶巾,白衣飘飘,气质出尘,不似凡俗之人,更像神话中的谪仙公子哥。

出类拔尖,已难以形容眼前这位年轻男人。

“以公羊琰的天赋,在镇魔总司,担任一支镇守使小队的队长,卓卓有余。”

“东滨城是繁华的海外贸易重镇不假,可这般繁华的城市,并不适合镇魔司的人。唯有边陲之地,妖魔巨擘出没,方能建功立业,获取镇魔司甚至皇室的资源,未来踏上武圣之路。”

摇着白色山水扇,这位公子哥眼中充满着疑惑。

但他知道自己的任务。

公羊世家,作为武圣家族,竟然甘愿沦为朝廷的鹰犬。

这对于他们宗派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威胁。

“公羊琰被派遣进入东滨城,背后隐藏的真相必须查明。”

“镇魔总司,给予她招募一百位镇魔司成员的权力,已经说明一切。”

“放在边陲之地,妖魔出没重灾区,也未曾批准获得如此多的编制。”

镇魔司每一个编制,代表着的是背后资源的投入。

“招募镇魔司学徒,公羊琰倒是给予了我的机会。”

宗门与朝廷,存在利益之争。

当初鼎盛时期的朝廷,可是派遣大量的高手,马踏江湖,将宗门在世俗的权利收回,更掠夺了诸多修炼资源与武道秘法。

造成了宗门衰弱数百年。

很多宗门甚至宣布闭门不出,远离世俗,沦为传说。

“大元武运动荡,师父派遣我行走世间,就是让我寻找机会,削弱皇室,若有机会,扶持龙庭,取代大元八百年的江山。”

江东流低吟道。

张开武道天眼,俯瞰东滨城。

却见一道刀光,搅动云霄,警示四方。

任何的异动,都极有可能引发这一刀的落下。

“公羊琰,武道进境,已到了这一步了吗?”

“倒是一位势均力敌的对手。”

江东流绽放金色琉璃的眸子,扫了一遍东滨城,眉头轻皱。

“东滨城,竟没有诞生任何的妖魔诡怪!!!”

“不可能!!!”

“只要有人的地方,欲望红尘不绝,妖魔诡怪就永远清除不干净。”

“此地存在古怪!!!”

突然,江东流看到了什么。

脑海浮现一段幻境碎片。

无尽的深渊,仿佛想要将他的灵魂拉扯吞噬掉。

腰间挂着的宝剑,发出清脆的剑鸣之音,将他震醒。

额头上,已经密布汗珠。

“此地,有古怪!!看不透的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