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飞鸿一直在参悟【血元诀】,并没有急着将身上的血气转化为血元。

此法尽管很好,但短时间内,会造成他的实力下降。

而且,这层次使用技能点太过浪费了。

单凭经验熟练度升级,已经足够百里飞鸿保持与其他镇魔学徒修炼上的优势。

【血元诀:入门430/800】

有了四海拳法、血河刀法的基础,参悟【血元诀】获得的经验很快。

【血河刀法:炉火纯青(/)】

除了参悟【血元诀】,剩余的时间都用在镇魔司学习新知识,与修炼【血河刀法】上。

除了服用一颗精血丹外,百里飞鸿每天都要修炼十次血河刀法。

经验值的获取,从10点100点不等。

区间跨距很大,主要是涉及到了练功的专注度问题。

丁博尽管很年轻,却是极为厉害的镇魔使。

实力不凡,学识也不差。

在他的教导下,三十二位镇魔学徒,正在快速成长。

唯一让人烦躁的是,镇魔学徒每天都只能呆在镇魔大楼内学习。

不能胡乱走动,不能大声交谈。

除了学习镇魔司内的书籍知识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吃饭。

三十二人,三分之二都是世家公子。

如何受得了这种沉闷的气氛,但坏了规矩,迎来的是丁博的搏斗‘培训’。

一顿下来,骨头差点被打断。

丁博冷漠的脸,再次看向坐在教室内,端正坐着的三十二位学徒。

“很好,尽管半个月的时间,未能真正地将你们培养成为一名合格的镇魔使,但你们对镇魔司的存在已经有了清晰的认知。半个月的期限已经过去,是时候迎来你们任职的日子。”

“镇魔司内,任务繁多,其中野外异变的妖兽,将会交由你们对付。镇魔使们都有自己的任务,消耗他们太多精力,铲除妖兽,将会交给你们。”

丁博嘴角轻翘。

冷笑道:“镇魔司,并非凌驾于人之上的机构,它的残酷,未来你们会知道。不过,想要有未来,那就要好好活着。”

斩妖除魔。

斩的是野外异变的野兽。

它们接触到了不洁之物,沦为妖兽,身体已经发生了妖化,继续放任不管,妖兽必定成长为妖魔,恐怖的妖魔。

东滨城郊外存在大元村镇,被妖魔诡怪袭击最多的就是这山野之地。

东滨城之内,反而是安全。

三十二位镇魔学徒听后,心里都很兴奋。

任何的任务都能获得功勋,而功勋可以换取镇魔司的修炼资源。

功法、丹药、神兵,甚至名师指导。

百里飞鸿同样兴奋。

斩杀妖兽,代表着可以获取更多的技能点。

而且,他发现,自己斩杀的妖兽,获得的技能点比其他人斩杀妖兽,他撸羊毛来得多。

斩杀白虎妖兽,得到两个技能点。

可是,在笼中斗之时,其他武师斩杀妖兽,他只会获得一个技能点。

此时的他,手里已经积攒十四个技能点。

其中,两个技能点是自己斩杀白虎妖兽获得的。

余下的十个技能点,是蹭别人的。

“作为你们出师的证明,郑义山大人,已经为你们挑选了任务。”

“接下来,你们将会得到一封信,这封信内记录你们即将要完成的任务。”

“莫要让他人窥视,若你的任务被破坏,将会延迟出师,继续留在学堂内,独自看书,什么时候完成出师考核,什么时候成为真正的镇魔司学徒。”

“另外,镇魔学徒也有薪酬,比如每年获取多少颗精血丹,比如你的工薪是多少。若不出师,将不会有。”

丁博简单地说了几句。

似乎在为他们上最后一堂课。

百里飞鸿将信封放入怀中,就匆匆地离开镇魔大楼。

回到家后,才拆开信封。

一张纸,上面写着这次的任务。

“请前往东滨城公平镇黄贤村,根据巡捕所汇报,黄贤村山野之林,有猎人被妖兽袭击而亡。”

“任务:斩杀妖兽,为民除害。任务考核:请当地公平镇巡捕所,运送尸体,返回镇魔大楼焚烧炉燃烧。”

“任务奖励:丁级功勋一次,大元银票二十两。”

八等功勋,甲乙丙丁,天地玄黄。

以丁级最低,天级功勋最高。

听说,还有更高的皇家功勋。

“一次丁级功勋,可换一颗精血丹。”

“十次丁级功勋,可换炼骨武道秘法。”

“十次丁级功勋,可兑换丙级功勋一次。”

百里飞鸿心里默念。

什么妖兽,任务信息上没有给出。

这代表着百里飞鸿需要自己去破案,追踪妖兽,将其斩杀。

因为是出师考核,奖励比寻常丰富不少。

首次作为镇魔司的人,完成镇魔司的委派任务,百里飞鸿自然不能将他搞砸了。

镇魔司固定的俸禄并不高,但其任务奖励,却是丰厚。

而且,根据任务的危险性不同,给予的奖励也不同,有时候会出现一些稀缺性资源。

于百里飞鸿而言,当下功勋是最重要的。

兑换炼骨秘法,迫在眼前。

他还剩余八颗精血丹,十四点技能点。

随时都能进入九血武师层次。

但他并没有。

进入镇魔司后,若是一日三境,同行同事用什么眼神看待自己?

镇守使是否会将自己当成了妖魔处理掉?

百里飞鸿需要合理地提高修为。

而且,天花顶就在眼前。

炼骨武道秘法尚未功勋兑换。

“除非我走镇守血将的道路。”

以炼血一境破万境。

百里飞鸿了解过这位镇守血将,他是镇南王世子。

家族资源丰厚,才能支撑起他这般炼体。

收拾行李,回归镇魔大楼,借来一匹马,直奔城东三十里郊外的公平镇而去。

百里飞鸿不曾骑过马,但他四海拳法的三桩法,已经练到了巅峰。

驾驭一匹马,轻而易举。

稳如泰山坐在马背上,随着马而起伏。

三十里路,不需半小时,就沿着官道到达公平镇。

“这就是公平镇吗?”

百里飞鸿好奇看向着城镇。

临街建筑上挂着最多的招牌就是【赌场】!!!

此地极为繁华。

东滨城内,少有赌馆。

可公平镇,却是外客、跑海上的船夫们最爱的地方。

除了【赌场】,青楼也随处可见。

“烟馆?!!!”

有古怪的香味从烟馆飘出来。

跌跌宕宕的客人从烟馆走出,客人并非饮醉,但他们的思维与行为表现出来的都极为不清晰。

百里飞鸿抓住刀柄,用力捏着,指骨发白,眉目间萦绕着一道怒火。

没错,就是他想象中那种烟馆。

前世,山河破碎,百年屈辱史,就开始于小小的烟馆。

“若没有记错,大元是明令禁止福禄膏。”

大烟,福禄膏,也可叫福寿膏。

常吸之,男丧斗志,女失贞操,三分像人七分似鬼。

这东西上瘾后,烟瘾一来,使人萎靡不振,四肢无力,涕泪交流,如蚂蚁钻骨,万箭穿心。

“洋鬼子,灭我大元之心不死。”

百里飞鸿回想码头一些事儿,立即明白,漕运帮或许参与了走私大烟。

“待我掌刀时,必定让尔等人头落地。”

没有人比百里飞鸿更清楚,此物的危害性,毒瘤之深,比那妖魔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