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我们快走吧,没有钱了。”



强撑着身体,一巴掌扇在仆人得脸上。

“狗奴才,我要如烟,我要大烟,赶紧送我回烟馆。”

精神萎靡,面色苍白,瘦骨如柴的青年大吼道。

青筋毕现,气喘吁吁,打人和怒吼,都消耗他身上大半体力。

身体摇摇欲坠。

“没钱了,没钱了,没钱了......”

仆人捂着嘴,噙着泪,嘴里就喃喃道一句话。

老爷留下来偌大的家产,都被少爷败在烟馆内。

这干瘦青年眼神呆滞,他内心确实被震撼了。

可下一秒,长长的鼻涕流出来。

浑身如蚂蚁钻骨,难受极致。

“烟,我要烟......”

冒着绿光的眼睛,落到了这仆人身上。

哭啼中的仆人一愣,张了张嘴,面色苍白,浑身颤抖,却没有说出话来。

一咬牙,转身逃跑。

少爷要将自己卖了。

百里飞鸿看着眼前一幕,却心有触感。

但他却不能插手其中。

镇魔司只有对付妖魔诡怪的权力。

政务之时,也不敢乱插手。

沿街询问路人,找到了巡捕所。

巡捕司是维持治安、执法的全新机构。

“这里是巡捕司,要报案的话,先上缴费用。”

巡捕所能的青年人,双腿搭在办公桌,躺靠椅子,帽子盖着眼睛,优哉游哉地抖着腿。

百里飞鸿面色阴沉。

但他并不好说什么。

“镇魔司,前来执行任务,需要巡捕司相助。”

百里飞鸿冷冷地说一句。

啪!

年轻的巡捕猛地立正,“巡捕罗耀阳见过镇魔司大人,有什么需要帮忙,请大人尽管吩咐。”

百里飞鸿出示自己的令牌,“带我去黄贤村。”

“是,大人。”

但很快罗耀阳就面露难色。

“大人,我们队长外出执行公务,大人是否在巡捕所能休息片刻,我立即通知队长回来。”

“不用,你将我带到黄贤村,余下的事情无需你操心。”

公平镇的巡捕插手进来,又不知道出什么幺蛾子。

人生地不熟,还需小心提防一二。

“好的,大人。”

罗耀阳不敢抗拒。

立即答应。

可心里却嘀咕,黄贤村现在可是凶险之地,自己带路,这不是往火坑里跳吗?

尽管心里不情愿,却不敢违抗镇魔司的人命令。

这群人都是疯子。

好好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要进入镇魔司?若是被妖魔杀了,想后悔都来不及。

百里飞鸿并不知道眼前这小巡捕的心态。

就算知道,也不会说什么。

将镇魔司的骏马放在巡捕所能,让马夫照应。

罗耀阳招来了马车,亲自驾马车,将这尊爷送到黄贤村。

山林小路多崎岖,颠簸的马车停在一处荒无人烟的村落里。

“百里大人,黄贤村其青壮外出城里打工,留下妇孺老人守候村庄的庄稼。自从出了这妖兽,黄贤村活着的人拖家带口,都到城里避灾。”

罗耀阳见百里飞鸿这位镇魔司大人面色不对劲,立即解释道。

“死在妖兽利爪下的百姓有多少?”

百里飞鸿沉声问道。

“大人,伤亡人员,已经上报给镇魔司。”

罗耀阳没有直接说。

因为他也不清楚,队长上报了多少死亡人员。

若是被镇魔司发现瞒报死亡人数,队长必定会责罚自己。

罗耀阳说的很有技巧。

百里飞鸿不再问。

罗耀阳面色迟疑,最后鼓足勇气道:“大人,若有任何问题,请到巡捕所找卑职。”

“行,你回去吧。”

百里飞鸿摆了摆手。

这小巡捕在,反而拖他后腿,自己还要分心照应罗耀阳的安危。

“百里大人,保重。”

“驾”

驾驭马车匆匆逃离黄贤村。

百里飞鸿无奈摇摇头。

避之如蛇。

常人对妖魔都有畏惧的心理。

不,就算是百里飞鸿已经成为七血层次的武师,同样对妖魔诡怪存在恐惧之心。

面对未知暗黑邪恶的存在,生死皆不由自己掌控。

血海长刀在手,一步踏入布满落叶的村落。

寂静的村子,已经没有任何的人气。

衰败,陈旧,空旷,孤寂......

散落地下残破的尸骨,破断裂口,明显有被啃咬的痕迹。

人的腿骨很坚硬,可破断裂口处判断,再坚硬也没有这头妖兽的那口牙锋利。

“这妖兽吃的人,远远超过公平镇巡捕商上报的数额。”

而且,被妖兽屠戮吞食的黄贤村百姓,会越超他的想象。

“妖兽吃人,每吃一人,妖魔之气就壮大一分。”

“若是吃了整条村的人,估计,需要丁级镇魔使出手了。”

未见妖雾萦绕黄贤村。

代表着这头妖兽,还处于野兽行列。

而非真正蜕变成为妖魔。

尚能应付!

百里飞鸿从村头走到村尾,黄贤村不小,按照规模也有一百三十二户,村民的数量在六百至七百人左右。

放在公平镇都是一条大村落。

“不在黄贤村!!”

百里飞鸿并没有焦急,而是坐下来,烧水煮饭。

人去,村还在。

他找出大米、自制腊肉,以及一坛酒。

煮了顿饭,开始享受起来。

他携带了精血丹在身上,可以补充自身的血气。

将桌子搬至室外,看着傍晚时分的晚霞,优哉游哉地吃着饭菜。

根据丁博的教导,妖兽对于镇魔司的人来说,是很容易对付。

比一般的野兽还容易对付。

一般的野兽怕人。

妖兽非但不怕人,反而对人有一种独特的贪婪。

吃人,成了它们的本性。

野兽的欲望,在沾染妖魔之气后,就变得无限大。

百里飞鸿坐在村道上,享受着美餐。

完全看不出来,他是来做任务,杀妖兽的。

反而是一个人坐在这景色如画的村庄内度假般。

丁博曾说过:“在山林荒野,一定要小心,小心戒备妖兽的偷袭。妖兽对于人气的嗅觉很灵敏,隔着很远就能嗅到。若人群多,这东西还会避开,但若是单独在野外,很容易就被妖兽袭击,这是它们保留了野兽狩猎的本性。”

人气。

什么叫做人气?

煮饭,吃饭,独身一人。

百里飞鸿以自身为诱饵,想要将这妖兽钓出来。

他尽力收敛四海拳法修炼出来的血气气息。

也唯有四海拳法的血气能够收敛,血河刀法修炼出来的血气,尚未达到这般掌控力度。

一门功法达到巅峰,是对这门功法的点点滴滴,已经掌握到了极致。

百里飞鸿吃得很慢。

等到了夜晚,点燃了烛火,依然还在吃。

静悄悄的村落,孤身一人,点着蜡烛,埋头吃饭。

如此诡异的气氛,若是被人见到,还以为撞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