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魔司的人来了?”

钱又多眯着眼,继续询问道:“身穿玄衣蟒袍确实是镇魔司的人,可玄衣蟒袍也分等级,来者蟒袍是几爪?”

“蟒袍几爪?”

罗耀阳想了片刻,才想起来。

“没有爪。”

“没有爪?”

钱又多队长摇摇头道:“那就是东滨城最近招收的新人,属于镇魔学徒,不入流的角色,莫管他,这家伙是否能活着回来,都是未知数。毕竟,那山魈本身就是山中一霸,现在成了妖兽,更难对付。”

钱又多想到那山魈,不由打了冷颤。

山魈传说由来已久,黄贤村背靠大山,曾经是靠山而吃。

就因为山魈的存在,逼迫黄贤村村民不得不进入东滨城寻活儿干。

可这一代山魈成精,化作妖兽,对上山的人进行猎杀外,更是从山上下来,袭击黄贤村。

黄贤村短短数日,就死亡五十多人。

为了活命,村民不得不离开黄贤村。

这一走,公平镇就直面这山魈精。

公平镇不容有失。

若是山魈真的下山,进了公平镇。

公平镇如今大好局面,将会一哄而散。

故此,钱又多不得不请镇魔司出手。

结果,却来了一位新招募的镇魔学徒。

“不见血不流眼泪。”

“等学徒被杀,自然有镇魔使来处理这山魈。”

“死了更好,死了就解决公平镇直面山魈精的局面。”

钱又多心里嘀咕着。

但他不敢说出去。

毕竟,镇魔司是很多大元帝国人中的一座山。

镇守使权力之大,比之知府,更胜一筹。

若是得罪了镇魔司,自己花费巨额金钱换来的队长职位,付之流水。

要知道,这可是公平镇的巡捕所队长。

若是一座小镇的巡捕队长,也不过是不起眼的角色。

关键是,公平镇上的赌场、青楼、烟馆,日进斗金。

按照公平镇的规矩。

所有利润收成,将分百分之二给予巡捕所。

而作为队长的钱又多,占据其中一半。

可以说,公平镇除了镇长之外,赚取最多的就是他钱又多了。

“队长,傅家的少爷,又在烟馆闹事了。烟馆的杜先生让我通知你,傅少爷身上的油水已经榨干。”

“什么傅家的少爷,他老子死了,傅家已经不存在了。”

“是,是。对了,他身边的仆人也逃跑了,听说,是因为傅俊英想要将仆人给卖了,换钱抽烟。”

罗耀阳低声说道。

钱又多露出狰狞的笑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傅老爷子怎么说也是我们公平镇的大人物,可就是这大人物,他的儿子吸大烟,沦落到了这下场。这大烟害人不浅,不过,也要看掌握在谁的手里。”

同时,他环视一周,目光如鹰,看向每一位巡捕。

“我警告你们,你们去赌,去逛窑子,都是娱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若让我知道,谁吸那大烟,我不介意亲手将你们的腿打断,捆起来,关在牢房内,若能戒掉最好,若不能戒掉,就烂在牢狱里。”

钱又多厉声警告道。

正因为是赚了大烟的钱,自然明白这玩儿的毒害性有多强。

钱又多不是好人,也不介意下手的巡捕牺牲。

可吸了大烟,此人难免会被人所掌控。

为他人所用,将来背叛他。

“队长,我们可是知道这福禄膏的危害。”

罗耀阳连忙回应道。

“小罗不错。镇魔司这位爷,若是能活着回来,他有什么要求尽管满足,毕竟,这位爷不会在公平镇待太久。”

钱又多自然明白,请神容易送神难。

若是镇魔司的人起了贪心,地位不保是小事,更可怕的是对方起了歹心,一刀将他砍了,自己接手公平镇。

“大人,请放心,这位爷看着面冷,但我看得出,他心软得很。”

罗耀阳颇为得意说道。

在公平镇干久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揣摩人的本领自然见长。

“来了!!!”

百里飞鸿汗毛竖立,危机感袭来。

妖兽,终于被吸引来了。

他并未知晓,此妖兽是什么。

猛地转头,却看见一道庞大的如人形的黑影,在村庄内的屋顶腾挪。

身影灵活,快到百里飞鸿眼睛差点跟不上。

顿时,百里飞鸿面色凝重起来。

山魈精。

山魈,本身就是山中一霸。

普通的山魈,就算是一血层次的武师遇上,也要退避。

在山林中极为难对付。

这并不是最恐怖的。

一旦山魈成精,是所有同类中的妖兽,最难对付的一类。

“山魈消失了?”

一个起落,山魈就消失不见。

突然,百里飞鸿猛地后退。

一条梁柱木穿透泥砖瓦房,撞击在他刚才所坐着的桌子上。



木柱梁三分之二插入大地。

“唳”

诡异的嚎叫传来。

浑身披着猩红气焰的山魈,已经出现百里飞鸿的眼前,利爪拍向他的脑袋。

这一击,重若千钧。

若是被拍打中,脑袋都要开花。

退!!

百里飞鸿不断地后退。

躲避着山魈精看似杂乱的拍打,却胜似任何一门爪法巅峰的武术,浑然天成,每一招都能断木裂石。

猩红的眼珠,疯魔般的攻击,不将百里飞鸿撕裂,仿佛不会停止下来。

百里飞鸿一直在蓄势。

看似后退,每次都惊险躲过攻击而来的招式。

但百里飞鸿却陷入一种奇妙的境界。

千锤百炼的武术,赋予了他超人一等的自信与意志。

山魈精的攻击狂暴到极致,可是在百里飞鸿的眼中,终归存在破绽。

用力过猛,长臂挥舞,带着的利爪,就像一场暴风雨卷席而来。

可收臂,再发力,却出现短暂的空隙。

这破招间隙很短,却给予百里飞鸿的机会。

但百里飞鸿并没有出招。

因为,他一直被压制。

没有找到最佳出手的机会。

如此猛烈的攻击,百里飞鸿都在利用山魈精挥舞长臂空隙,小范围腾挪躲避而过。

这一躲,却是三分钟过去。

“唳”

山魈精再次发出怒吼。

身上的魔焰更甚。

气息一涨再涨。

连退数步的百里飞鸿,终于站稳脚。

拔出长刀,将刀鞘丢在地上。

双手持刀,凝神看向眼前这山魈精。

除了山魈的身体天赋外,他已经发现,这头山魈在速度的爆发上比他更快外,其余都略逊色于自己。

而且,自己手中武器在手。

优势在我!

再次爆发,猩红的魔焰,笼罩全身。

仿佛,山魈精已经被眼前的人类激怒。

宛若流星般横向冲击而来。

“血河刀法,第三式:翻江倒海!”

刀光挥舞,血气化作蛟龙,翻江倒海。

将眼前一切都绞杀!!

人类与妖魔对战,唯一的优势在于武器!!!

自古以来,从来都是如此。

赤手空拳的山魈精,终究是血肉之躯。

就算山魈精皮粗肉厚,可在百里飞鸿接近八吨的力量挥舞刀光下。

瞬间绞杀出一道道的血痕!

刀痕入骨。

“四海拳法,回流!”

独特的一招拳法,融入到了刀光中。

双手持刀奔袭,直冲山魈。

山魈浑身流血,双眸猩红滴出血来。

咆哮地扑向百里飞鸿。

却扑了一个空。

却见百里飞鸿宛若身处水中,在劲力的推动下,借助空气流动,身体如水流旋转,绕过山魈精。

用力过猛的山魈精,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刀借海水回流之势,以更猛更快的弧线划过山魈精的脖子。

一刀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