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大人,我发现司内有人收集妖魂与妖魔之气。”

郑义山面色严肃道。

“哦?是司内的老人?”

公羊琰面色讶然。

她一直关注的极为凝视妖魔奸细的镇魔学徒,这段时间都很安分,并没有什么异动。

以她的推测,潜伏者的任务,是监控镇魔司的一举一动。

背后将这数位妖魔细作运作进入镇魔司,可不是为了收集所谓的妖魂与妖魔之气。

妖魔之气,于他们而言,没有任何用处。

还有其他势力插手进入东滨城?

世家、皇室、海外势力?

“杨峥。”

郑义山眸中闪过不忍。

“是他?”

公羊琰语气中带着不相信。

杨峥,可算镇魔司内的老好人。

负责焚尸所的他,二十年来不曾出错。

更何况,杨峥身负镇魔司任务审核的一环。

平常不起眼,在镇魔司内,却极为重要。

“是的,他吸魂之物,乃是黑魂瓶。”

“黑魂瓶!也对,就算是镇魔司,也抵挡不住来自宗门的诱惑。”

公羊琰叹息道。

她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忽略隐世很久的宗门。

当年马踏江湖,破山伐庙,大元与宗门之间的割裂,是难以修补的。

郑义山听后,面色刷白,面露恐惧。

尚存大元皇朝内的宗门,都是极为强悍,当年马踏江湖,都未能清洗对方,甚至逼得谷梁皇室签订协议,最终才将这场动荡平息下来。

能留下传承的宗门,其存在都比大元皇朝古老太多了。

掌握的力量,恐怖至极。

郑义山很明白,进入宗门有多难。

比镇魔司还要艰难百倍。

但任何一位武道修炼者,都难以抵挡宗门的诱惑。

“怕什么,时代在变化,再过百年,就算宗门掌握毁天灭地的力量,都难以抵挡人间大潮。”

公羊琰露出淡淡笑容。

西方诸国皇室被宗教奴役太惨了,现在民意觉醒,已经开始探索出一条普世道路,注入到了自己腐朽的文明。

公羊琰相信,若再过百年,武道未必是主流。

妖魔的存在,再也谈论不上威胁。

火器的出现,已经说明了一切。

格物致知,这条路,难以看到尽头。

此话,是公羊家族的老祖宗公羊刀圣说的。

以他老人家的修为,已经是陆地神仙。

从工业机械出现,开始普及人间之时,这位老祖宗就推演出,未来,普通人的智慧缔造出来的全新文明世界,将会颠覆千百万年的修炼体系。

郑义山不由想起了帝都传来的消息。

圣上组建了神机营。

组建了远海水师舰队。

变革。

是真的吗?

谷梁皇族不是号称最顽固的家族吗?

怎么会答应变革呢?

“义山,你去将杨峥带过来。”

公羊琰面色渐渐冷若冰霜。

若是宗门的家伙抵达东滨城,一定要知道对方来自什么门派,是何人?什么目的?

否则,她谈什么破除预言。

只会陷入与宗门无尽的纠缠。

“卑职现在就去将杨峥擒拿带来给镇守使大人。”

郑义山领命后,一副欲言又止表情。

“他若配合,我饶他一命。”

杨峥对于公羊琰而言,只是不足一提的小人物。

放过了,就放过了。

“属下谢过镇守使大人。”

郑义山整个人放松下来。

“有意思,这就拔了我一颗棋子了吗?”

江东流低头喝着茶。

他没有动手试探公羊琰,现在还不是时候。

但东滨城的一些情况,以及他的猜测,已经被他传回了宗门。

宗门在皇宫安插的棋子,一旦启动,必定会传来一些消息。

届时,他再调整自己的计划就是了。

现在,他的注意力都被东滨城特殊情况吸引。

作为阴阳天宗达的弟子,他有特殊的神通,可以觉察到一些东滨城的情况。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收集东滨城的历史、传说、民间神话等等。

企图从杂乱的信息中,找到一丝线索。

“镇守使斩鲲妖。”

东滨城的历史,如何都绕不过这充满着神话气息的这段历史。

江东流目光远眺,凝望立于镇魔司门前那把巨剑。

历经七八多年的风霜,剑中煞气与妖气依然纠缠着。

凌厉之感,直冲云霄。

鲲妖,如此神话般的妖魔,竟然被这位镇守使斩杀。

此事放在宗门内,也是一件值得铭记的大件事。

但,江东流来到了东滨城后,才对这位镇魔司七百多年前的镇守使有所了解。

只是片面的了解,甚至他至今都不知道这位镇守使的名字。

很显然,镇魔司有人将这位镇守使的真名掩盖了。

他,不可能,默默无闻。

如此强大的镇守使,必定是镇魔司的巨擘人物。

“你在东滨城下,究竟隐藏了什么!!!”

“鲲妖为何现世,抵达东滨城?”

“这东滨城究竟有什么秘密,没有被我们宗门所记录?”

江东流内心浮现诸多疑问。

他想要返回宗门,询问宗门宿老。

可想到宿老们,陷入沉寂,每次苏醒,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就此作罢。

“是否与神监司有关?”

当年点评东滨城是大元财穴的神监司高人,后来成为神监司第二位监正。

神监司极为神秘,其出身来历,很多宗门的前辈认为,其体系来自太上道门某一个分裂分支,与谷梁皇族合作,成立的机构。

镇魔司是谷梁皇族手中的刀。

神鉴司则是谷梁皇族的双眼与大脑。

“我所见到的深渊,让我都为之恐惧。”

“公羊琰,不知道你的武道天瞳术,是否也觉察到了东滨城的特殊情况?”

“可惜,你尚未踏入神通,观照不了天地阴阳变幻之妙,更不能神照天地。”

江东流将茶杯放下。

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阴阳天宗,江公子?”

公羊琰面色微变。

“难道是他?”

神监司内部密卷,记录着宗门天才弟子。

江东流,此人在大元皇朝名声不显,可是神监司给予他的点评:

未来百年,阴阳天宗宗子之一。

简单的一句话,透露的信息,足够让公羊琰重视。

如此尊贵的人物,为何降临东滨城?

阴阳天宗是否觉察到了什么?

“大人,杨峥如何处理?”

“暂时关押起来。”

公羊琰回应道,脑海中却不断地思考江东流此人。

可对于江东流的了解并不多,唯一清楚的是,他曾经越过大元国境,横渡东海,进入樱花国。

当年樱花国爆发一场妖祸,造成数十万人的死亡。

公羊琰不相信巧合,此事未必与江东流无关。

“宗门介入,真是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