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气如狼烟?”

公羊琰错愕。

大沥山被阴邪雾气笼罩,就算站在镇魔大楼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但临近天亮之际,一道笔直的血气如狼烟竖起。

刺破了夜幕。

“东滨城什么时候出现一位血炼武道大家?”

血元诀的特殊她是清楚的。

就算是现在的公羊琰,也还在修炼血元诀,淬炼血液。

而此时的她已经进行第五次血元洗炼。

“倒是人才,若是能拉拢到我的麾下,也不失是一名大将。”

公羊琰一步跨出,踏空而行,一步百丈,速度极快。

她能感应到此人修为低下,想要在大沥山走出来极难。

此时出手,雪中送炭。

想要收拢人心,是最合适的时候。

百里飞鸿明白,若没有新的功法修炼,炼血这条路暂时是走到头了。

他不可能再花500技能点去推演炼血元功。

此时再炼血,对他的战力提升不高。

运转【炼血元功】,将血气收敛,完全压制。

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对生命的掌控力,达到一种非人的地步。

生命的气息渐渐地收敛,最后隐藏起来,宛若一根木头。

生命归元,化整为零。

“咦?”

“血元诀已经修炼至化境?”

公羊琰身影停留在大沥镇上,没有冲进去。

此时,这位血炼武道大家已经收敛气息,她也难以寻找到对方的方位。

进入大沥山,反而激起群鬼的攻击。

“此地已经成为了东滨城的毒瘤,若非为了寻找到黄泉之门,我必定将大沥山夷为平地。”

公羊琰狠色道。

环视四周,大沥镇诡异的场景让她轻皱眉头。

从事殡葬之事百姓太多了。

大沥镇的天空都飘荡着一种诡异的气息,让人不舒服。

这是公羊琰第一次踏入大沥镇。

巡视她的守卫的领土。

“大沥镇有古怪。”

“很大的古怪。”

公羊琰手扶腰间刀,杀机凌厉,笼罩大沥镇。

“当地巡捕,立即来见我。”

没有任何的犹豫。

威严声音传遍大沥镇,命令式的口气,惊动大沥镇躲藏在家里的众多居民。

方德龙面色并不好,白天一位白衣青年进入他的地界,已经让他提心吊胆。

这才刚入睡,却被人呼喊出来。

方德龙面带怒色,气冲冲出了门,高喊着:“何人在此造次?”

“镇守使,公羊琰。”

简单的六个字,让方德龙心脏都在颤抖。

连爬带滚,冲出家门,往声音传来处跑去。

“卑职大沥镇巡捕所队长方德龙拜见镇守使大人。”

方德龙跪倒在地,满头大汗。

镇守使公羊琰,此人手段狠辣,背景深厚,是东滨城最不可得罪的人。

“将大沥镇所有人汇聚广场,本官要排查妖魔与邪恶势力。”

公羊琰没有看方德龙,嘴角冷笑,看向四周。

蝙蝠吸血鬼也好,夜魔也罢。

尽管调查不到对方的来历,但所有线索显示,幕后有邪恶的势力在指挥这一切。

她应该想到,能操控妖魔的邪恶势力并不多。

而冥府就是其中之一。

灯下黑,说的就是自己吧。

“大人,现在深夜,镇上居民已经......”

黑色的长筒鞋踢在方德龙的身上,一脚将他踢飞,当场吐血。

身受重伤。

“这是命令,而非本官与你商议。”

凌厉的杀机笼罩方德龙。

这位主一旦不高兴,他必死无疑。

以公羊琰的此时的地位,莫说杀一位巡捕,就算将大沥镇屠灭,大元帝国都不会对她有任何的处罚。

这就是底气。

不同于宗门的底气。

她的背后,是整个大元朝的镇魔司体系,是皇室的支持。

方德龙惊恐地爬起身。

半跪在地,颤抖着声音道:“是,卑职现在就去办。”

在大沥镇称王称霸太久了,已经忘记他们的命,在镇魔司眼内,根本不值一提。

方德龙站起来,连忙招来巡捕所所有下属,开始挨家挨户将人叫出来集合。

百里飞鸿屏住呼吸,他感觉到邪恶又强大的特殊力量扫过此地,在一寸一寸地搜查他的踪迹。

大沥山群鬼众怒。

血气如刚阳,笼罩一方,将数百上千的游魂烧死。

如此行径,引发了大沥山的暴动。

而作为大沥山强大的鬼怪,自然出来主持局面。

“天色将明。”

百里飞鸿沉住气。

拒绝获取技能点的诱惑。

大沥山有大恐怖。

越是修为高,他的感知越明显。

幸好他收敛血气快,否则,将引来大沥山的大恐怖对付自己。

此时,大沥山的迷雾渐渐淡去。

鬼街正在消失。

这是好事。

抬头,正好看到山脚下的大沥镇。

此斯火焰冲天,杀机起伏,恐怖的刀意冲破凌霄。

吓得大沥山的群鬼退去,消失不见。

弥漫着的刀意,笼罩整个大沥镇。

百里飞鸿眼睛瞪大,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身穿玄衣蟒袍的镇守使公羊琰,挥着长刀,屠戮大沥镇。

十数尊恐怖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妖魔,在刀光下,被无情地收割。

鬼气、妖魔之气弥漫。

整个大沥镇化为炼狱。

这场厮杀时间极短,不足半小时,就结束了。

可是死在她刀下的冥府外围组织成员,高达千人。

整个大沥镇化为废墟。

大地上沟沟壑壑,深不见底,都是刀气斩出来的痕迹。

血流成河,人间化作废土。

镇魔司的人全员出动,包围整个大沥镇。

“屠镇?”

“这是何等强大的武力!!!”

百里飞鸿自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可是在镇守使公羊琰的刀下,一招都难抵挡,就人头滚滚落地。

趁着天明,群鬼被刀意惊退。

百里飞鸿趁机下山,悄悄地融入镇魔司的队伍中。

“兄弟,很面生,你们镇魔学徒都被召唤来参与这件事了?”

一位丙级镇魔司挑了挑眉头,看向身边这位小年轻,很是疑惑。

镇魔学徒加入镇魔司不足一月。

已经开始承担围杀冥府余孽的行动了?

“镇守使召唤,不得不来。”

百里飞鸿恭敬地说道。

此时,不止是他这位镇魔学徒,其余镇魔学徒看到悬挂在天穹的特殊信号,也赶了过来。

他们经过培训,很明白悬挂在天穹上的信号,是什么意思。

更何况,镇魔令牌发出的光芒,已经说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