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的镇魔学徒,尽数到齐。

百里飞鸿也松了口气。

镇守使突然的屠戮,将他整懵了。

看着来时还好好的大沥镇,此时,已经化作破烂的战场,整个大沥镇近乎被毁灭。

尸横遍野。

公羊琰将刀插在地下,坐在石凳上,俯瞰身前的数位大沥镇居民,豪气冲天。

刀意缠绕,浑身缠着一缕缕气息,肉眼可见。

但没有人敢触碰这一缕缕气息。

因为,触碰的人,都被斩断成几块。

左镇守使令狐雪、右镇守使铁无涯站在公羊琰两侧,手掌扶刀,一旦有任何异动,必定在掀起血雨腥风。

“说吧,蝙蝠吸血妖潜入城内吸血,夜魔屠杀武馆,是否都是你们冥府指使的?”

公羊琰淡淡说道。

“啊呸,落在你这刽子手里,要杀要剐,随意。”

肥胖圆脸的棺材铺老板向公羊琰吐口水,面带微笑,全然不惧。

“令狐前辈,这棺材铺的老板,就交给你了。”

左镇守使令狐雪看似雅儒的两鬓白发中年,一跃而起,落在棺材铺老板面前,将他抓起,前往巡捕所。

方德龙不敢出声,带着下属,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起来。

脑子还处于噩梦中,不曾回过神来。

镇魔司的镇魔使不断地从大沥镇,将隐藏的居民搜索出来。

集合在主街道上,颤颤抖抖地跪在地上。

“我很失望。”

公羊琰抬起头,看向所有镇魔司的成员。

“如此大的贼窝,竟然没有一位镇魔使发现。”

“大沥山妖兽清剿,是长期的任务,也就是说,你们很多人不断往返主城与大沥镇之间。”

镇魔司镇魔使低着头。

公羊琰的威势此时达到了顶点。

她的脚下,是无数尸骨铺成的道路。

威严是杀出来的。

“你们真的让我很失望。”

“镇魔学徒是否已尽数到达?”

乙等镇魔使丁博面色沉着,连忙上前道:“禀报大人,镇魔学徒已经尽数抵达大沥镇。”

“让他们都过来,也给他们上一课,我们镇魔司的职责是什么。”

公羊琰很满意点点头。

镇守使的召集令发出,至少,镇魔学徒从城中赶来。

这代表着,丁博的工作很不错。

将这群镇魔学徒培养的很好。

丁博面上有光,内心松了口气。

连忙召集镇魔学徒,走上前。

整个镇魔司,全员八十二人,尽数在场。

而镇魔学徒就占据了三十二位。

公羊琰深感东滨城的力量不足。

东滨城的镇魔司,已经烂到了根子。

贼窝就在眼底下,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同时,她的内心很不爽。

她知道自己被阴阳天宗的江东流算计了。

是他的出现,让自己的视线落在东滨城的地域最阴冷的城镇上。

看到了大沥山的百鬼夜行,看到了血气如狼烟,也看到了大沥镇全员是冥府组织外围成员。

大沥镇的居民,已经被冥府掌控。

很多人已经转化为冥府成员。

这座城镇隐藏得太深了。

从第二代神监司监正指出,此地是大元财穴之时,冥府已经开始在此地布局。

念及此。

冥府帮人埋葬在大沥山的尸体......

公羊琰都觉得头皮发麻。

只是外围组织。

冥府的核心成员,究竟是谁在此主持大局?

他是否就在大沥山?

以公羊琰的脾性,都感觉到大沥山很棘手。

冥府在大沥山经营什么?

神监司曾经在这里起到什么作用?

黄泉之门,真的只是通往黄泉的通道吗?

公羊琰不清楚。

但内心想要将大沥山夷为平地的欲望越发强烈。

但,大沥山这是非之地,隐藏着大恐怖。

她没有任何的把握。

除非将家族的力量调动,或许能将大沥山攻陷下来,将整座山的秘密扒出来,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百里飞鸿与其他三十一位镇魔学徒默默地穿过主街道,四周的镇魔使视线落在他们的身上,承受巨大的压力。

百里飞鸿屏住气,努力控制自己的气息,只是在体内运转血河刀法搬运之法。

炼血本身就很神异,对自身的气息掌控极强,别人想要探知自己的底细,也没有那么容易。

这就是血炼的神奇之处。

静则隐匿如木,动则雷霆万钧。

百里飞鸿掠过一具具尸体,还有不少尸体的面孔,有点眼熟。

鲜血流了一地,他们在主街道行走,能避过尸体,却避不开踩踏血液。

一步一脚印。

不少人面色苍白,面对炼狱般的场景,差点就吐出来。

百里飞鸿还好些,自己身处大沥山遇见过群鬼,那场景比眼前这幅血腥图,更加让人心里恐惧。

心理承受能力也强了很多。

意志在技能之书传递的经验洪流冲击,淬炼出了韧性,现在想起来,这也算是隐性的福利。

“禀报大人,三十二位镇魔学徒已经到场,另外,大沥镇已经搜刮一遍,所有人都被带了出来,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物品。”

“好,退下。”

五官端庄秀丽的公羊琰,本身就是绝世美人。

加上其身上的英气,很是吸引人。

可她的脚下,尸山血海。

再美丽的美貌,都没有人欣赏。

“你们能看到召集令赶来,我很欣慰,代表着你们进入镇魔司大半月并没有浪费光阴,而是在努力成长,等待未来成为镇魔使,镇守一方平安。”

公羊琰夸赞道。

“特别是六位学徒,其心坚定,其志凌云。”

“你们六位出列。”

公羊琰葱白的手指连点六位学徒。

百里飞鸿倒是疑惑,这六位镇魔学徒在他们一众中,是很低调的存在。

存在感近乎于零。

甚至到现在,百里飞鸿都没有记住他们的名字。

这事情说来也古怪。

“遗忘咒,此咒法,真让人叹为观止。”

此话一出,六位镇魔学徒面色刷白。

抬起头,双眸猩红,狠狠地盯着石凳坐着的公羊琰。

“现在的妖魔,都如此胆大,镇魔司都敢混进来。而且,除了我一人觉察我,包括令狐、铁老都没有认出你们的身份,这般咒法,何止叹为观止,简直让我都惊惧。”

公羊琰此话落下,全场一片哗然。

妖魔?

镇魔学徒混入了妖魔?

“公羊琰,黄师让我给你带话,东滨城的浑水不要趟。”

突然,一位镇魔学徒扬声道。

“原来是他。冥府的百家杂学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