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小的院子内。

百里飞鸿将凳子,拿出院子,躺在凳子上,夜观星象。

此时的他头脑有点混乱。

东滨城要毁灭了?

预言不可信。

但他身处的时代很混乱。

蒸汽文明、工业萌芽、封建王朝等交织,本身没有什么。

按照清末时代代入即可。

可此界的妖魔、武道、西方的魔法、其他国度的咒法、秘术等等交织,却让整个世界看起来如此奇葩。

本以为是见证时代的崛起,却不曾想到,主宰这世界的却是隐藏阴暗的怪物们。

“公羊琰,这小娘们,屁股挺翘的。”

“真想将你压在身下,狠狠地打你一顿。”

百里飞鸿心里涌上一股狠劲。

毫无掩饰的拉拢。

如此直白的开场,让百里飞鸿没有任何抗拒余地。

但他的命运,不会被人主宰。

将目光看向技能之书。

拥有者:百里飞鸿

武道境界:炼血(炼血入神,四次淬炼)

技能点:1298(可升级技能,可合成技能,可推演技能)

技能1:厨艺,娴熟(经验值:128/400)

技能2:四海拳法,巅峰(消耗五个技能点,可以升级。)

技能3:血河刀法(残缺四招),巅峰(消耗技能点,可补全,可推演,可合成)

技能4:炼血元功,巅峰(消耗技能点,可升级,可推演,可合成)

技能5:镇魔六道经(未入门)

如此庞大一笔的技能点,足够让百里飞鸿实力更进一步。

炼血元功依然能修炼。

只是,技能已经走到极限。

理论上,百里飞鸿已经借助不了技能之书修炼血气。

除非,他将炼血元功再次推演。

但是,他却可以摄取外界的生物能,凝练成血气,壮实自己的血元,当血元达到极限,凭借着巅峰状态的炼血元功继续淬炼血元。

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

血元功只是转化外界能量为血元的一门技能工具。

炼血元功比血元功更加强悍,在淬炼血气、血元、血液方面比之血元功强大数十倍。

只要百里飞鸿摄取更多增长血气的能量,就可以继续提升血炼层次。

功法,在百里飞鸿的眼内,就是一门技术,一门技能,一门特殊的工具。

并非真的到达了巅峰,就局限于此。

武师时期使用四海拳法,不过尔尔。

以现在百里飞鸿的血气催动四海拳法,其威能神异无比。

根强,则技强。

限制技能的强大,永远只是自身实力。

“见机行事吧。”

百里飞鸿叹息道。

天亮,他并没有去镇魔司上班。

而是走到四海武馆。

怀中还放着血河刀法。

途中经过滚石武馆,滚石武馆已经关门。

百里飞鸿脸上露出冷笑。

被斩断了一条手臂的滚石馆主杨飞,已经不足为虑。

想必以前得罪的仇家,不介意落井下石。

哪里还敢找四海武馆的麻烦。

四海武馆,人声沸腾。

妖魔之祸在人们的记忆中渐行渐远,渐渐地给武馆交了钱的学徒们,也回归武馆修炼。

郑阿大无精打采地守住店门。

看见百里飞鸿,眼睛一亮。

“百里师......兄,可是来找馆主?”

“阿大,不错,快要入血了。”

百里飞鸿满含笑意。

“都是六师兄教导有方。”

郑阿大也露出笑容。

吴四海被杀,诸多弟子被屠杀,对于四海武馆还是打击很大。

从张乾山决定接手四海武馆开始,一切都是好的开始。

如今张乾山已经是四血武师,加上血河刀法,其实放在昌盛街武师中,也是后起之秀。

一般人都不敢惹。

“百里师兄,你成了镇魔使?”

郑阿大终于忍不住询问道。

“有幸参加招募选拔通过了。”

此时的百里飞鸿玄衣蟒袍还是原来的那件,并没有换上一爪蟒袍。

他已经是真正的镇魔使。

但尚未炼骨,贸然穿着一爪蟒袍,就是移动的靶子。

镇魔学徒无爪蟒袍挺好的。

郑阿大羡慕地看着百里飞鸿。

拱手道:“师兄,以后可要罩住四海武馆。”

“放心,只要我在东滨城一天,四海武馆就是我罩着。”

百里飞鸿明白,若非四海武馆前期的教诲,他根本进入不了镇魔司。

更受六师兄张乾山的委托,守护四海武馆的传承。

血河刀法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

没有这门刀法,他未必能通过考核,更不可能快速收获如此多的技能点,将血气修炼到这一地步。

郑阿大将百里飞鸿引入后院。

四海武馆新招了很多新面孔,想必是现在东滨城不安稳,很多人为了自保,开始学习武艺。

张乾山还是如此负责。

对于新人,都是亲自教导。

四海拳法十六招,一招一式,三桩法更是将自身的经验传授给武馆的弟子。

百里飞鸿静静地看着,内心出奇地平静。

他在四海武馆待的时间不长,可对于此地,很有感情。

可惜,吴四海师父。

自从看了夜魔案件,百里飞鸿内心其实很内疚。

万物皆有牵连。

他若不杀死黄翠花,这位张舵主的夫人,或许吴四海就不用死。

巡捕司给出的案件侦查信息,更让他心惊。

杀人之时,他都不曾使用四海拳法,可对方却从尸体中找到线索,锁定了几家武馆。

看到案件档案,百里飞鸿已经明白,自己已经被锁定。

而巡捕司之所以没有锁定自己,只是因为他进入四海武馆习武太短了。

而且,巡捕司甚至不知道自己这号人的存在。

“不能小看任何一个人。”

怀着惭愧的心情,百里飞鸿选择再次来到了四海武馆。

张乾山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抬头看到百里飞鸿,那件玄衣蟒袍让他很惊讶。

穿上玄衣蟒袍代表什么,不用多说。

百里飞鸿的武艺是他一手一脚教导出来的。

如此短的时间内,进入镇魔司,他的武学天赋真如自己所想。

天生就是练武奇才。

比之大师兄,更加恐怖。

“你们勤加练习,入血后,武馆将会大力支持你们,若是达到条件,加入镇魔司,未来前途光明。”

张乾山激励几句。

很多四海武馆的弟子,已经留意到了百里飞鸿。

他身上的玄衣蟒袍太过耀眼了。

“六师兄,四海武馆在你手上焕发荣光,师父老人家在天之灵,看着也欣慰。”

百里飞鸿语气略显伤感。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吴四海师父亦是如此。

“师父若是知道,他的弟子中,有人进入镇魔司,将会更高兴。”

张乾山露出开心的笑容。

有了百里飞鸿这位镇魔司成员在,再也没有人敢打四海武馆的传承刀法血河刀法的主意。

“机缘巧合,当天我还以为师兄也参加这次镇魔司的招募,到最后却没有发现师兄的身影,若是师兄参加这次招募,也会成为镇魔司的镇魔学徒。”

“四海武馆就是我的归宿了,我的天赋有限,加入镇魔司又如何,到头来只会沦为炮灰。”

张乾山摇了摇头,苦笑道。

若是吴四海还在,他有此决心去追逐未来。

可吴四海已经死了,他若是再死,四海武馆的传承就真的断了。

“其他师兄师姐呢?”

“他们已经离开东滨城,回归自己的人生轨道。”

张乾山叹息,他们内门弟子六人,再次相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人各有志,这样很好,四海武馆留给师兄是最适合的。”

百里飞鸿也明白,张乾山为了四海武馆,已经与他们张家闹僵。

突然,百里飞鸿将玉瓶子与玉简书拿出来,递给张乾山。

“师弟,你这是?”

“镇魔司赏赐的精血丹十颗,药效很大,炼化之时,不要一颗吞下去,切开十次服用。这一瓶精血丹,足够支持你修炼至武师巅峰。”

张乾山惊愕,连忙摆手:“师弟,你进入镇魔司,正是建功立业之时,这瓶精血丹太贵重了,给我是浪费。”

“精血丹于我而言,已经没有什么用。”

百里飞鸿却道。

精血丹对于他来说还是很有用的。

只是,一瓶十颗精血丹,对于他来说,服用了,增强不了多少实力。

百里飞鸿起身,准备离开。

站在门外,又转头道:“武馆夜魔案,镇魔司已经交给我负责。”

“好,好,好。”

张乾山流着泪,激动说道。

如此一来,吴四海之仇,终于有人报了。

百里飞鸿也是四海武馆的弟子。

站在四海武馆门外。

伫立良久。

昌盛街武馆武师,都在注视着眼前这位玉面小郎君。

此刻的百里飞鸿,随着修炼越深,在码头搬运留下的黑黝皮肤,已经大变样。

用冰肌玉骨来形容,也不为过。

阳光洒落在他身上,莹莹生辉,是如此地耀眼。

“他是谁?”

“镇魔司,百里飞鸿。”

“四海武馆的弟子。”

滚石馆主被人一刀斩断手臂,根本瞒不住人。

也是此刻,百里飞鸿才被武馆武师知晓。

在别人眼里,他就是四海武馆第七位内门弟子。

进入镇魔司后,更是一飞冲天。

想要低调,已经不可能。

盯着镇魔司的眼睛太多了,有心人想要查探百里飞鸿的底细,很容易就能将他的人生轨迹掀出来。